21、柳湘莲的择偶标准问题

    袭人抽回来,进来见宝玉沉思默默似睡非睡的模样,因而退出房外,自去栉沐。晴雯也回自己房里去了,不过开着窗户,听宝玉房里动静。没办法,这地方没电脑、没电视、连报纸都没有,唯一的和现代接轨的娱乐活动就是八卦了。

    这不一会儿,湘云来了。晴雯的屋子离得太远,不知道她和宝玉说些什么,直到凤姐来了。最后湘云和凤姐一起走的。

    然后袭人就奔赴王夫人上房的第一线了。晴雯知道如果有机会,袭人不会说她好话,不过自己也不能越过袭人去回复王夫人。

    不过紫鹃像有内应一样,恰在袭人出去的时候,来看宝玉了。紫鹃说的是“我们姑娘有心来看看二爷,又怕不方便。”看得出宝玉十分失望的,当然就没有晴雯送帕这一节了。

    第二,李宫裁,迎,探等人都来怡红院探望,黛玉也带著林栖和惜一起来了。林栖小朋友带了自己最吃的糖,这孩子十分吃糖,但是楚夫人告诉黛玉不让他多吃。所以林栖小朋友就认定糖是世界上最珍贵美好的东西。

    晴雯知道林栖小朋友送的糖是很贵重的礼物呢。当然宝玉再长不大,对吃糖的兴趣也有限,不过很高兴黛玉来看他。正要拉黛玉,黛玉却坐在边的绣墩上,宝玉拉不到,晴雯看他正要像乌龟一样运动一下,赶紧上来阻拦:“林姑娘好容易来一趟,林哥儿还带了自己的糖呢,可是只有老太太收过林哥的糖呢。”一边说一边按住宝玉的肩,宝玉只好放弃乌龟运动的企图,只能隔着惜和黛玉说话。

    正这时,贾母搭着凤姐儿的手,后头邢夫人王夫人跟着周姨娘并丫鬟媳妇等人都来了。贾母看见黛玉来看宝玉很满意,王夫人看见两人隔着惜和林栖也很满意。

    之后的莲叶羹、梅花络甚至傅家的婆子都和原著一样,不过莺儿正推销她家主子,翠缕来给宝玉送鞋,说是袭人托她家小姐做的。两个丫鬟为了各自小姐和自己的前途都是寸步不让的。

    晴雯看了一场大戏,袭人出来劝和,晴雯发现她已经倒像宝钗的阵营,看来昨天真的正是投靠了王夫人,可怜的翠缕就成了投名状。翠缕那丫头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阵营里最靠近宝玉的那个桩子投敌了,气的直哭。晴雯对宝钗湘云一视同仁,自然不去趟这浑水,麝月倒想去,被晴雯拉住了,麝月也不傻,就退缩了。

    可是过了好些子,宝玉都全好了,也没见袭人被升级。期间王夫人倒是赏过几回菜还有自己的光芒四的旧衣服。

    接着楚夫人说自己生,接了黛玉姐弟回去住,宝玉听了就喊:“这里才是林妹妹的家,哪里家去?妹妹去了就变了。妹妹不要去了,没得让那些污了妹妹的耳朵。”黛玉当场就翻了脸,王夫人脸色也不好看,楚夫人到没说什么,带着儿女走了,一去就是月余。

    贾政又点了学差,择于八月二十。贾母就把黛玉姐弟接回来,全家小宴。是贾政拜过宗祠及贾母起,宝玉诸子弟等送至洒泪亭。

    宝玉每在园中任意纵的逛,真把光虚度,岁月空添。这正无聊之际,探起了诗社,贾芸送了白海棠。宝玉就跑到秋爽斋作诗去了。回来晴雯好奇打听他们的号,还好宝钗没叫缀锦君,黛玉没叫蘅芜妃子。

    原来定号的时候,黛玉说她在家的房子后头有个聆雨亭,她很喜欢,所以她就选了聆雨客;宝钗就也说自己在金陵的旧的房舍叫揽月楼,就定做揽月君;别人还是差不多和原著一样的。

    做的诗,晴雯看宝玉抄录的,果然和原著上一样的。袭人提醒接了湘云来,看了她给王夫人交了投名状,没什么实质上的收获,现在要两头下注了。其实她的大注是压在宝玉上,最近晴雯虽然不大接近宝玉,也知道她和宝玉的首尾。毕竟袭人笼络住了麝月和秋纹,碧痕等还是不少闲话的,而且许多内幕根本就是从秋纹那里传出来的。没办法光怡红院里就十几匹狼,就宝玉一块唐僧,能不抢疯了!这时候晴雯有些理解王夫人了。

    这天,多姑娘捎信来,说是晴雯生,让她回家吃一顿长寿面。怡红院伙食虽好,但是绝没有为丫鬟的生准备寿面的,所以晴雯回去,她哥哥也在正下厨煮面,一家人吃了顿面,虽然简单,晴雯吃的却很舒服。

    饭后,晴雯哥哥又出去了。晴雯就央了多姑娘带她出去看看。晴雯她们这些大丫鬟是跟养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是下层人家的女子也还是能上街的。晴雯想着以后出来了,连外头什么样都没见过也不行的。多姑娘是个没男女之防观念的,自然随随便便的就领着晴雯上街去了。

    京城的街市繁华闹,比晴雯前世在电视里看见的古装片里的街市要生动繁荣的多。晴雯正目不暇接,忽然被撞了一下,一个人跑过去,晴雯正想着没被吃豆腐吧。一个英的少年一把抓住了那人,从那人手里取出一物,扔给楞在一边的晴雯,“姑娘的钱袋可拿好了。”晴雯接住一看果然是自己的钱袋,应该是刚才买那小玩意的时候被盯上了。晴雯赶紧福了一福说:“谢谢公子了。”

    那公子材秀颀匀称,眉如刀裁,目凝秋水,端是个玉树临风的美少年,腰里还带着剑。听了晴雯道谢也只是淡淡一笑,转要走。可是他的傍边可能是同伴的一个锦衣宝带的贵公子却拦住说:“柳兄果然不同,就是在街上顺便抓个小贼,也能成英雄救美的好戏。”

    柳姓少年说:“别浑说。人家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哪里受的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走吧,今晚上石家三爷的酒。”

    同伴说:“这会儿还早,你今晚上串戏?”

    柳?串戏?“柳湘莲?”对方回头看晴雯问:“姑娘认识我?”原来晴雯本来只是心里想的,不小心说了出来。晴雯难堪不已,只好说:“我是贾府的丫鬟,我们宝二爷总说起您。我看着像,就冒昧一问了。”

    柳湘莲听了一笑:“宝玉还好吧?好久也不见他了。”

    晴雯说:“我们二爷前一阵病了,才好。所以没出去。”

    柳湘莲的同伴就说:“病了?被贾老爷打的吧!忠顺王府那边也是,为个戏子弄的鸡飞狗跳的。”

    鸡飞狗跳?形容当时的贾府到贴切。不过好歹也当着贾府丫鬟,您也客气一点啊,“两位公子固然知道我们二爷的事,可是我们做下人的总得委婉些吧。”

    那贵公子就说:“这倒是。你倒爽快,不像那些个说个话非装美人哼哼,反倒蚊子似的。你叫什么名字?贾宝玉的丫鬟?”

    晴雯想这人和凤姐估计和的来:“我是宝二爷的丫鬟。”晴雯故意忽略了名字,毕竟这个时代女子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人的,即使晴雯只是个丫鬟,也是个自重的人。

    那人也明白晴雯是故意忽略的,就没再追问。柳湘莲当然也不会问。晴雯就行了个礼告辞了。柳湘莲让给宝玉带个好。

    多姑娘一直在边上看没说话,回来问晴雯:“你对那柳公子有意思啊?”

    晴雯说:“怎么可能?不过是我们那个呆爷老是说他,说的我一时失口了。”

    多姑娘说:“那柳公子人长的实在是俊俏,不过既然是你们二爷的朋友,没看上也好。人家什么人,我们什么人,要是光想着好看,反倒把自己耽误了。”晴雯听了她后半句,听出些悲凉,估计是多姑娘自己的自叹。要说晴雯的表哥当初也是一表人才的好相貌,谁知道这么不成器。晴雯正想怎么安慰她,多姑娘已经转了话题。晚上回去后晴雯回来把自己买的小玩意分给了紫鹃、琥珀等。

    晴雯真没想过居然遇到了柳湘莲。晴雯本人还是满喜欢柳湘莲的。有人专门著文评论柳湘莲有多么不好,所以就配和尤三姐结婚,甚至连尤三姐也是高攀了。晴雯当时还年轻不由恶毒的想这人不是尤三姐一样的人当然估计没尤三姐漂亮,而被人以柳湘莲挑剔尤三姐的同样原因拒绝了,就恨上了柳湘莲。为什么推测不如尤三姐漂亮,是因为在二十一世纪,要是有尤三姐那样的绝色估计计较她不是处女的人不少,她还有大把选择,完全不至于把个柳湘莲骂到那般。

    还说柳湘莲不娶尤三姐娶谁,要娶宝钗黛玉人家干么?可是问题在于柳湘莲不是贾瑞,没白天做梦要娶宝钗黛玉那样的高门小姐。从他答应贾琏的提亲说明他是很理智的选择同等阶层的女子——贾琏二房的妹子,没什么份吧?最体面的亲戚是尤大,不过不但不能增加婚嫁砝码,只能拖后腿。要不是贾琏狡猾的隐瞒了她是贾珍小姨子这一况,柳湘莲根本不会答应。

    他的择偶标准是漂亮,这个也不过分啊,毕竟他本人是个帅哥么,在不高攀的况下,帅哥当然有权利选择美女了。他退婚是因为听说尤三姐品行不端,事实上尤三姐也是品行不端过,不管什么原因,都是即成现实,这个也是人之常,没人想娶个水杨花的女人。就算你痛改前非了,但是名声已经败了,丈夫能有脸面么?这是这个时代的现实况,不是二十一世纪,只要是美女是不是处女没人在意,好吧就是不幸遇到一个有严重处女节的,还能再找个没有的不是。时代在进步,社会在走向宽容,可是那是以后的事。

    总之,晴雯还是喜欢柳湘莲的,不过是个缺少人约束管教的没落贵族子弟,自然会成为个任的浪子,不过也算个重重义的人。今天见了发现比书上写的还好,起码会帮一个不认识的人追回钱包。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