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王夫人的奇怪思维

    王夫人听说了,却得出一个奇怪的结论:林黛玉不当狐媚子了,就劝着宝玉念书,所以宝玉不念书是因为狐媚子们教唆的,只要把狐媚子们都赶走,宝玉就念书了。

    这是哪跟哪儿啊?

    不过因为王夫人这么想,就认为黛玉一定不再勾引宝玉了,要不怎么会让宝玉读书呢?可是王夫人,要是照您这般逻辑,您外甥女薛大姑娘可也劝着宝玉念书的,难道是她没看上您儿子?那您还折腾什么?

    好处是王夫人现在不针对黛玉了,几乎视为同三一般。就是有就也是为面子上好看的照看着,没有也罢,全不在意了。王夫人正开足马力应付湘云呢。

    不过湘云这姑娘要说心眼也不少,可是不是宝钗的对手。晴雯看了湘云对阵宝钗,次次落下风,完全没有原著是对付黛玉的本事。不过原著上黛玉也没真和她计较过,毕竟她不是宝钗那么大的威胁。不过是小姑娘嫉妒心发作,口头上明讥暗讽,背地里说些是非,找机会做点挑拨。不值得自己再开一条战线两头作战,还是盯住宝钗要紧。事实上也不需要黛玉自己回击,贾母一看这个的侄孙女自己反水了,于是就干脆把她放到圈外头——不接她到贾府了。湘云不傻啊,后来虽然亲近宝钗,但对黛玉也收敛了,起码在贾母跟前不在招惹黛玉了。等到查抄大观园后被宝钗抛弃,才再次靠拢黛玉。

    晴雯倒是不讨厌湘云,一个孤女,亲戚再怎么照顾和和父母跟前的感觉不同,怎么也不可能是白纸一张,而一个天真爽直的表象是最好的掩护色,何况这个女孩子还真的有几分天真爽直。

    如果不是真的天真爽直,她根本不会在贾母、宝玉面前和攻击黛玉的,毕竟亲疏有别。可是她按不住自己的嫉妒,没有黛玉这个人之前,贾母的疼、宝玉的关注都在自己上,可是等黛玉来了,自己在贾府享受的一切都转移到那个弱的女孩子上。

    现在一切好像有都回到自己上,贾母对自己和黛玉一样的慈,而宝哥哥也有时间和自己玩,不怕林姐姐生气了。当然还有一个宝钗,不过宝哥哥一点也不偏着她的。湘云还是高兴的,高兴的没注意到王夫人的眼神越来越冷。

    不过一场突如其来的事件让晴雯顾不上观察史大姑娘了。这当然是宝玉挨打事件了。

    晴雯正在房里做针线,突然听见外头闹轰轰的,出来一看,一群丫鬟仆妇们抬着宝玉回来了,说被老爷打的。

    晴雯心说不是金钏没死么,看了宝玉挨打主要原因是勾引忠顺王的心戏子,至于金钏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晴雯实在恨这没人权的环境。但是还是得在宝玉边做忙活状,可是有什麽可忙的,袭人还在给宝玉脱裤子,十几个丫鬟在屋里,有什麽可干的?

    好容易袭人那脱完了,正还心痛呢。就听见丫鬟们说:“宝姑娘来了。”袭人听见,知道穿不及中衣,便拿了一袷纱被替宝玉盖了。只见宝钗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向袭人说道:“晚上把这药用酒研开,替他敷上,把那淤血的毒散开,可以就好了。”说毕,递与袭人,又问道:“这会子可好些?”宝玉一面道谢说:“好了。”又让坐。

    宝钗见他睁开眼说话,不象先时,心中也宽慰了好些,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

    晴雯看宝钗一时动竟然忘了自己一向的淑女风范,心想宝钗可能是真的着宝玉,虽然在晴雯眼里宝玉不是一个可靠的男人,但是对宝钗来说他不只代表是一段美满的良缘,而且是一个真的也不一定。人眼里出西施么!

    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他又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不觉心中大畅,将疼痛早丢在九霄云外,只是痴痴的看着宝钗。晴雯看了他的痴样子不由为宝钗一叹,那也是一个精明入骨的人才,真是不配啊。

    只听宝钗问袭人道:“怎么好好的动了气,就打起来了?”袭人便把焙茗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忙又止住袭人道:“薛大哥哥从来不这样的,你们不可混猜度。”

    宝钗听说,想了一想,正要开口,晴雯知道原著上她也信了袭人的话,怀疑自己哥哥,回去还有一场闹。这薛蟠固然不是好的,但是对妹妹还是没说的,晴雯也不想他们生上一场闲气,毕竟宝钗有这么傻哥哥,又看上这么痴弟弟,也够可怜了,就说:“我倒认为要说是薛大爷说的万不能的。想那王府里找戏子,要是怀疑到我们二爷,还能去问二爷的亲姨表哥哥不成。就是薛大爷一时失口说了出来,要来咱们府里找二爷也得确认了不是?那薛大爷还能认了自己说过引出宝二爷。”

    宝钗也是怀疑薛蟠的,但是晴雯给了这个说法,她当然是高兴的。要是宝玉挨打是因为薛蟠,而且还让人当面说出来,她怎么个心。晴雯这么说也不是大通的,正常况固然是这样,可是毕竟赶上自己哥哥那个混人就不一定了。

    宝玉听了晴雯的话,正好给宝钗解围,当然喜欢就是:“可不是这样的。”

    宝钗也笑道:“我哥哥说话原不理论这些防嫌小事,一时不小心说出来也是有的。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么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

    袭人因说出薛蟠来,见宝玉拦他的话,早已明白自己说造次了,让晴雯这么一说,又见宝玉、宝钗都是喜欢晴雯的话的,更加暗恨晴雯。晴雯倒是不怕袭人恨她,反正袭人不恨的很难,不如就让她恨吧。

    宝钗起说道:“明儿再来看你,你好生养着罢。方才我拿了药来交给袭人,晚上敷上管就好了。”说着便走出门去。袭人赶着送出院外,说:“姑娘倒费心了。改宝二爷好了,亲自来谢。”宝钗就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