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防毒防魇防袭人

    子还那么过,宝玉房里,宝钗、湘云来来往往的,湘云开始也和宝钗闹了些别扭,不过不久就好了,看来宝钗本事不凡,笼络住她了。想黛玉如此小心的人物,宝钗都搞的定,何况一个没心没肺的湘云了。看来宝二的位置宝钗坐定了。袭人却还没投靠宝钗,不知道是否念及和湘云的分,当然湘云当了宝二要比宝钗更亲近的。

    倒是晴雯想着紫鹃那天的话,抽空去蘅芜苑,没人时就问起紫鹃那的话是什么意思。

    紫鹃说:“二太太不喜欢我们姑娘,你也是知道的。虽然老太太是想这撮合宝二爷和我们姑娘的,但是以后还不是要在婆婆跟前。以前,我们姑娘喜欢宝二爷,我也糊涂,想着一家子在这儿,私心想留着贾府里。可是现在我们姑娘和宝二爷总说不到一块儿。也不是宝二爷不再体贴这姑娘,只是姑娘从扬州回来子变了不少。所以宝二爷虽好,但是‘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这两人话不投机,千好万好也枉然不是。”

    晴雯就问了:“林姑娘是什么个意思啊?”

    紫鹃:“姑娘这事能明里头说么,不过我想着我们姑娘现在喜欢读书人,这些天,她一直教着林哥儿将来要蟾宫折桂。”

    晴雯说:“这倒难。林老爷也没给姑娘定下来。而咱们府里和书生什么的也没交集,来往的都是些纨绔子弟,哪有正经读书的。”

    紫鹃说:“是你,我也不怕被你笑话了,别人我是打死不说的。看咱们府里来往的公子王孙,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若娘家有人有势的还好些,像我们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还好一,真要是没了老太太,岂不凭人去欺负了。所以还不如寒门小户,便是清苦些,也斯敬斯抬的。”

    晴雯知道紫鹃这丫头有见识,可是她和黛玉两个哪里能做的主?贾母现在是做主黛玉婚事的人,可她一心想撮合黛玉和宝玉两个。

    不过要是黛玉只是想嫁给清白人家的书生,王夫人是愿意的。晴雯观察此人见识浅,却自大的很,最恨别人越过她去,为了压过别人,就是损失自己的利益也在所不惜的,典型的损人不利己。

    其他的,林栖太小根本指望不上,还得黛玉照看他。那楚夫人没有后台,在贾母跟前根本没话语权。

    好在现在考虑这些还早,以后再说吧。不过好在现在黛玉想明白了,忙着教育幼弟,又没有对宝玉的心思吊着,反而不大悲风伤月了。平时礼数上更周全了,也不发小儿了——她的小都是对着宝玉来的,现在和宝玉关系不远不近的,哪能再使呢?平里倒和宝钗关系不错,因为宝钗想着靠她拉近和老太太的关系,而黛玉不知道,只看着她渊博,帮着教育林栖,所以和她交好。

    湘云还是那样,风风火火的,现在她被贾母宠,和宝玉玩耍,都超过闭门不出的黛玉,所以当然不会嫉妒黛玉,两人毕竟从小长大的交,哪能不好。湘云十分喜欢林栖小家伙,不过小家伙颇具小动物的本能,对这个凶猛的姐姐躲闪不及。

    所以蘅芜苑常见的戏码是藏猫猫,林栖小动物一听见湘云的声音,就赶紧找地方躲藏,湘云哪里肯放过,必要找到他,揉捏一通才罢。致使小动物更怕见她,于是周而复始的一个躲一个找。

    这楚夫人过府来看黛玉姐弟,说是自己已经收拾好房舍,虽然狭小简陋,但是也让哥儿姐儿们回去认认门。贾母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确实也不好说不让去,毕竟是人家自己家收拾好了接儿女回去也是天经地义的,贾母只好答应了,命黛玉要早些回来。宝玉那正好出门,也没法反对。

    贾母派了贾家下人护送,等贾家下人回来,才知道这楚夫人也不是没依没靠的。

    楚夫人也是书香门第出,祖上也做过不小的官,可是到她父亲却是没用的,又是庶出。偏偏她也是庶出,就被说给林如海做良妾了——贾敏为了子嗣反倒的帮着夫君纳妾,听说楚家姑娘知书达理的,就聘了进来。楚夫人也没生育,但是林如海最后还是扶正了她,给林家姐弟一个母亲,牵制贾府。

    原来这楚夫人的姐姐因为也是庶出,被嫡母嫁了个穷书生,不想这书生金榜题名,二甲进士,做了官。楚家姐妹虽不同母,但是感极好,这次楚夫人上京也是先住她家。

    这个贾家可以不放在眼里,而这回闱,楚夫人的亲弟弟一举高中状元。

    这不,人家等姐姐回去,还是好脾气的还拜见贾赦、贾政。贾赦还罢了。贾政倒是很喜欢读书人的,何况状元郎,不过人家客气但不亲近。不过贾家是不敢把人家楚夫人完全不当回事了。

    黛玉在新家住着好,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宝玉耐不住,去看了一回,不过黛玉可能讲了些经济文章,宝玉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转眼到了四月二十六,原来这未时交芒种节。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然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

    晴雯起来在院子里逛。看见小红正扫落花,就过去问:“今天不是你当值,怎么你在这儿扫花?她们扫地的人呢?”

    小红:“反正我今天留下看炉子,就顺便把地扫了。”

    晴雯知道小红因为上次插空给宝玉倒了一回茶,秋纹、碧痕她们就排挤她,找她麻烦。可是今天是你有机会攀上琏二的高枝的时间啊!小红要是今天在这扫地,可能就没出头的子了。

    晴雯前世看书时就喜欢小红这个明白姑娘,现在在怡红院私下看这些丫鬟,小红还真是一个拔尖的,不过她父母不愿意她在宝玉跟前出头,不提拔她。她却是个擅长抓住机会的,这个也不算什么,怡红院的丫鬟哪个不是想方设法要把上宝玉的。

    于是晴雯说:“你还有什么活?我今天也不出去,就替你干了。你出去玩玩吧。”

    小红说:“那如何使得。怎么让姐姐您干这些个粗活!”

    晴雯说:“怎么干不得?我当年也是从干粗话开始的。别推辞了。赶紧去园子里逛逛吧。我平时比你们时间灵活的,什么时候都好出去。快去吧。”

    小红看晴雯真的帮她,也真的不忿今天本不是她当值,却留下她做活。就千恩万谢的去了。

    因为晴雯说的,她也就不怕秋纹、碧痕他们了。原来这晴雯因为宝玉被魇的事,被贾母亲口表扬赏赐过,还被王夫人连着赏过三回,一时间风头无两——晴雯自己倒没感觉。倒是因为这个现在晴雯处于紧张的三防状态:防毒防魇防袭人!

    每天睡前,晴雯都仔细检查被褥,防止被人放了小纸人;吃饭喝水都和大家一起,避免被下了耗子药;防袭人么,谁知道袭人放不了小纸人、下不了耗子药,还会怎么办。

    现在王夫人看着晴雯怎么看怎么顺眼,这丫鬟长得机灵,内里头傻啊!我家宝玉这么的活宝贝,她都不知道抓住,还想着出去干活谋生。这么好的傻丫头哪里找啊!所以袭人打小报告是不行了。事实上这些天晴雯也的确没登过宝玉的房门。

    不过袭人不是王夫人,深刻知道宝玉根本不是王夫人相信的那样洁自好,没人勾引的话能立贞节牌坊的伟大人士。别人不勾他,他也要找人吃胭脂的主儿。所以晴雯就是对宝玉没兴趣,但是只要晴雯是大观园里最漂亮的丫鬟,就是不可放松的警备线。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