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古代魇魔的现场观摩

    这天王子腾夫人的寿诞,宝玉出去一天,晚上,晴雯正和其他丫鬟们边做针线边聊天,就见王夫人的丫鬟把宝玉送回来,原来烫着了。袭人等见了,都慌的了不得。

    晴雯知道是贾环故意烫的,不由感叹这高门大户,却人如纸,怎么也是同父的兄弟,怎么狠成这样?又想起贾环也没多大,却已经这般所为,贾府焉能不败?

    不过晴雯看了宝玉的伤,就知道马上就要有魇魔法逢鬼事件发生,那个才是大事。虽然晴雯不是很看的上宝玉,但是她现在的工作就照顾宝玉生活,就是从敬业上讲,也不能看着别人算计宝玉啊?当然,原著上,晴雯等人是因为这事服侍得力,才生成一等丫鬟的。不过晴雯不能为了这一等丫鬟的份,就看这宝玉死去活来一回的,虽然知道最后会有僧道来救他们。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僧道出场是否是必要的?如果是这样,那她应不应该插上一杠呢?

    想了想,要管的。只是这事又不能对人说,该怎么办呢?不过,原著中说了这个魇魔法要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上才行,自己别的不能做,但是盯着宝玉的还是很方便的,只要赵姨娘一来,自己就借口晒被褥,把那五鬼纸人找出来。

    可是马道婆来过了,赵姨娘却没来过。过了两,晴雯沉不住气了,莫非和原著不同,马道婆自己掖了那五鬼?

    晴雯借口晒被,把宝玉的被褥翻了个遍,没找到东西,难道这个也改变了不成?

    刚放下心来,这天,李宫裁,凤姐,宝钗,湘云都在怡红院闲话,只见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人进来瞧宝玉。晴雯马上如临大敌,偷偷的死死盯着赵姨娘。

    李宫裁,宝钗宝玉等都让他两个坐。独凤姐只和湘云说笑,正眼也不看他们。这时王夫人房内的丫头来说:“舅太太来了,请姑娘们出去呢。”李宫裁听了,连忙叫着凤姐、宝钗走了。赵,周两个忙辞了宝玉出去。晴雯也没看见赵姨娘接近宝玉的,正纳闷。

    就听宝玉说:“我也不能出去,你们好歹别叫舅母进来。”只有湘云不去的,就笑话他脸上有伤,不能见客。

    宝玉忽然“嗳哟”了一声,说:“好头疼!”湘云只说:“是脸好疼才对呢!”晴雯一听心里咯噔一声,这么防着,宝玉还是着了道!

    只见宝玉大叫一声:“我要死!”将一纵,离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内乱嚷乱叫,说起胡话来了。

    湘云并丫头们都吓慌了,忙去报知王夫人,贾母等。晴雯想去看宝玉的,但是现在也不是时候,只能等待时机。

    此时王子腾的夫人也在这里,都一齐来时,宝玉益发拿刀弄杖,寻死觅活的,闹得天翻地覆。贾母,王夫人见了,唬的抖衣而颤,且放声恸哭。

    贾母这一哭,大家也跟着哭,一时间哭声震天。其实除了贾母,王夫人、湘云、袭人等人是真的哭,其他许多人是见贾母、王夫人都哭了,哪能不跟着哭,又没泪,就只能扯着嗓子干嚎。一大群人一起干嚎,那声音能不大,一时间,连宁国府都听到了。

    先是黛玉、迎等园里的姐妹们带着丫鬟婆子们赶来了,见了这般,还以为宝玉不行了也跟着哭起来。

    接着贾赦,邢夫人,贾珍,贾政,贾琏,贾蓉,贾芸,贾萍,薛姨妈,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众媳妇丫头等,都来园内看视。别说怡红院站不下了,就是怡红院门口也挤的水泄不通。园内乱麻一般,里头的都跟着贾母、王夫人只是哭,外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宝玉是死是活?

    正闹的如同世博会,只见凤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钢刀砍进园来,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就要杀人,众人一时间如同被泼了开水的蚁巢,又是躲又是挤。还是外围的周瑞媳妇反应上来,带着几个有力量的胆壮的婆娘上去抱住,夺下刀来,抬回房去。这个因为晴雯在怡红院的最里层,根本看不见,只见人群蠕动,这个全靠听声音判别出来,和原著一致的。

    晴雯这时候也不能去翻宝玉的,贾母、王夫人、袭人等在前头,自己也不好上前照顾宝玉,只能在一边干等着。想起,书上写的这段“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晴雯看看能否保护黛玉不被人看见,发现没办法,人多的,她连黛玉在哪都找不到。事后才知道,紫鹃因为不十分关心宝玉的事了,分出心来,护着自己小姐,别说薛蟠,就是贾珍也没让他看见。

    贾家众人七言八语,有的说请端公送祟的,有的说请巫婆跳神的,有的又荐玉皇阁的张真人,种种喧腾不一。百般医治祈祷,问卜求神,总无效验。倒是晴雯得以被迫观赏了一次连续的法事博览和民俗展,倒是新奇的紧,放现在有些都能申请非物资遗产了。反正知道宝玉她们最后一定没事,晴雯倒是不急了,急也没有用,只能认真看“表演”。

    虽然闹,但站了大半天,水米未进,晴雯是又累又饿,腰酸背痛,就是世博会也有贩卖点啊。看人家贾母老人家还撑的住,只好坚持着,不过她是宝玉的一个丫鬟,主子不累,你能说累?就是主子累了,你还不能说累!上纲上线是没人权,自我安慰是敬业!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