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古代生活之福利、同事和洗漱问题

    不过晴雯也不是好做的,要是现在让赶出去了,比做迎还惨。

    林微,不!晴雯躺着上盘算。最高目标,回到原来的世界,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尸体是否已经火化了?想到这,林微又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好吧,现阶段目标,作为晴雯好好活着。不出差错,不被赶出去,做到退休,听说丫鬟的退休年纪最大是二十五岁,也不太大。被放出去,自己过子。

    不过这是红楼梦的世界,贾家好像坚持不到晴雯二十五岁就被抄家了。那么倒时候,丫鬟们要被发卖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晴雯想象自己穿着灰布围裙在厨房烧火——打住,那是老外的灰姑娘;好吧,国产片段是下到结冰的河里洗衣服,为毛不是刷马桶,不是更惨?好吧,那个不够美型,也不护公共卫生,不能那么演的。

    总之必须在此之前离开。

    对了还有攒些钱,书上说晴雯死了,“剩的衣履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之数”。就是有三四百两银子的东西,贾家果然有钱,一个丫鬟都有三四百两银子的东西,按刘姥姥的说法普通人家一年用二十两银子。贾家几百个丫头——这是贾宝玉和警幻仙子说的,贾宝玉就是胆大包天也不敢骗神仙吧,当然如果是美女神仙的话,想都不会想骗的,所谓人民美色么,不怪他的——当然有级别差距,有钱少小丫鬟,但是还有以赖嬷嬷家女儿为代表的管事、采办家的女儿们的丰富财产可做平均,这样算下来这几百个丫鬟所拥有的钱财加起来不是可观,而是可怕了,难怪他被抄家。

    这不管晴雯的事,站住晴雯的立场,贾家的丫鬟福利越多越好。晴雯想着要是认真攒攒,四百两银子出去足够生活了。又想到自己要是真的回不去了,就只能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还不如穿成袭人,起码人家有母亲、哥哥的,就是假的,想起来心里也暖和啊。

    作为晴雯,首要的问题是不认人,谁是谁都不知道。晴雯想出个办法,明天一早在窗下听她们说话,对于名字记住声音,就好了,不行在窗纸上捅个眼,看一下,不过屋里就冷了。

    现在屋里倒有一个火盆,不知是一直有的福利,还是自己工伤的特殊待遇。

    想着就睡着了,这是林微的好处,任何况下该睡的时候都能睡着。

    睡吧,睡着的是林微,醒来就是晴雯了。

    第二天,晴雯醒来,天已大亮了,看阳光的影子,怎么也得8点了。因为昨天晴雯工伤,今天应该能够休病假吧。晴雯放心的想,伸个懒腰,习惯的想换衣服,才发现昨天,她们把自己直接放上了。

    怎么能这样?我有轻微洁癖好不,看来晴雯没有,没办法了只好洗单,被罩了。

    上帝啊!古人不流行被罩,所以只能拆被子,工作量啊!谁说古代好的,我画个圈圈赌咒你!

    晴雯打量自己的职工宿舍,不大的一间房,但是朝南,阳光透的进来。

    家具么,一张架子,木材种类不知。窗下一个绣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继承晴雯的手艺。头垒着两个木箱,还好,当年看查抄大观园的时候以为每个丫头只有一个箱子,看来贾府的福利比想象的好。靠墙有一张两屉桌,桌上一个妆奁,一水具,一本册子,难道晴雯还认字?尾是想让晴雯撞墙的红漆马桶。门边有盆架,架上一个铜盆。比她上大学时的家具好,不过学校有上下水、有限制供应电,还有网线和暖气。

    晴雯起来,先到桌边审查自己的财产。先看古代女人最重要的妆奁,这是黑漆绘花蝶的妆奁,和87版电视剧中麝月的妆奁差不多,虽不比起那些华美的文物妆奁,但也做工精巧细致,不是21世纪那些仿古的镜匣能比的。

    打开,上头一层有些精美的瓷盒瓷罐,应该是胭脂水粉了,可是没有书上平儿理妆时出现的白玉胭脂盒,那应该是袭人的特殊福利吧。看下层,有几只金银的钗子、簪子,有的还镶嵌着珍珠,玉石;还有金银的镯子、戒指;都不是很重,但做工精致,花样美丽繁复,不是21世纪容易见到的。加上自己现在上戴的镯子,戒指,昨晚睡着不舒服时顺手扯下的金钗。

    晴雯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具体价钱,但是可以想出贾赦少用几个大丫鬟,每个姨娘少打一头面,省下的不止五千两,就不用卖亲闺女了。好吧,像贾赦那种人就是出门捡了五万两,回家照样卖闺女。

    正想着,有人敲门,晴雯赶紧关上奁盒,去开门。幸亏门口是袭人,她不会认错。

    袭人拎个食盒,走进来说:“怎么样了?好些了么?头还疼么?这是我给你留的早饭,估摸你该醒了,正好还没凉,你赶快吃吧。昨天一天都没吃呢。”一边说一边打开食盒,把几盘早点和小菜摆着桌上,还有一大碗米粥。

    晴雯忙说:“谢谢姐姐了。还是袭人姐姐疼我。”

    “这一摔,到把嘴摔甜了。”袭人笑道,又取出一个小包,说:“这是林姑娘昨晚上让雪雁给你送来的人参养荣丸,你睡了。我就给你收起来了。”

    晴雯谢过,收在妆奁里。袭人又安抚她,让她安心歇着,晴雯答应了。其实晴雯想问在哪里洗脸刷牙,又不好问。想了想还是不问袭人的好,不如等会儿问别的丫头。

    晴雯就说自己感觉好了,头也不疼了,只是上还没劲,只怕还得休息。袭人又让她好好养着,就走了。

    等袭人走了。晴雯她走到门口,看见一个小丫鬟正从她门口过,正叫她帮着自己打水,那小丫头就说了:“晴雯姐姐!花大姐姐让我给您打水,怕你没起来,我把水壶给捂在炉边上了,水还呢。”

    “谢谢妹妹了。”晴雯接过了水壶,进屋,倒水洗脸,乌~,水好烫。先晾着吧。

    晴雯又在抽屉了找到了怀疑是香皂的橘子大小的圆团团,应该是古代香皂吧,一股花香味。还有一盒盐,没找到柳枝或者其他可能是牙刷的东西。这个季节就是有柳枝恐怕也不敢往自己牙上戳啊。再说穿越好的,我咒你值班的时候丢牙刷。

    晴雯用那带花香味的团子洗了手,滑滑的,还起沫沫,看来就是香皂。再用手沾着水擦了牙,业务严重不熟练,好在没人看见,要不一定怀疑她是假的。

    然后应该洗脸了,可是洗手的水倒在哪里?我痛恨没有上下水的时代!

    开门,没人,好!快速倒到花池里。那时候的香皂应该是绿色无污染的吧,花木应该能够吸收。为自己不公德的行为找着理由,再倒水洗脸,先涮一下盆,——还现在的自来水方便又清洁——再倒水洗脸,水红红白白的,自己就带着这么浓的妆睡了一晚吗?以后这可是自己的脸了,一定不能在带妆睡了。

    不知道古人睡觉卸妆么,白居易写过“梦啼妆泪红阑干”,这是不卸妆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普遍现象。毕竟不是主动穿越,没做过调查工作,不过自己住一间房子卸妆与否没人知道,所以不必考虑古人和原晴雯的习惯了。

    说起来,自己一个丫鬟,而且目前据红楼梦原著上还不是一等丫鬟,就有独立房间,可见贾府根本不缺房子,那么林黛玉刚来时和贾宝玉住里外间,根本就是故意的。

    堂堂四代侯门之后,两淮巡盐御史的嫡出千金,死了娘,被接到白玉为堂金做马的外婆家常住,结果连间独立的屋子都不给,说出去谁信?现在的晴雯的家土地主出,也是死了娘到姥姥家住,还有自己独立的间呢。

    还怪林小姐小子,哭,她受这委屈能不哭么?真的如琏二说的把人家小姐当作连贾家的丫头都不如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