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宠物契约

    书是完好无损的,在月菡拭去上面的灰尘之后,这书上那鲜艳动人的大字便引起了月菡的注意,那苍劲有力的字体,如同一条条蜷卧盎然的游龙,给人在看上第一眼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肃然起敬感觉。

    当然这一切还必须要建立在月菡能够认识上面的字才行,而就在月菡翻看书的一刹那间,看着上面那如同蚯蚓般爬满的书写之后,立刻就哑炮了,这是什么东西,看着上面那圈圈叉叉钩钩画画的一片,若不是因为貌似还有些规律,月菡还真的怀疑这是不是哪家的小孩没事在上面乱涂乱画呢。

    唉……自己刚脱离结巴,却没想到又成了文盲,这是月菡在确定这是字之后,所最终感到郁闷的地方。

    不过,貌似自己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没有哪件事顺心过,她都快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要不然怎么现在心就一点波澜都没有呢?

    难道是应了那句话,被虐着虐着就习惯了?

    月菡自从得知自己是一名魔导之后,因为魔导虽然已经将自己的地位提高,可是却并没有逃脱魔武废人的划定,所以月菡早已经将那些让人血的东西给抛到了脑后,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她也希望有这一番惊天动地的作为,可是奈何天不从人愿,也只能时不时的对着现在自己的别和这具无法变得强大的体而耿耿于怀。

    变强!这恐怕是任何人都无法抵御住的惑,可是,现实却对于月菡而言恐怕也只有惑。

    唉,月菡叹了口气,想想能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却不能大展手,那感觉该有多憋屈。

    “怎么?”维特尔见月菡没来由的在那里叹气,以为她在书上看到了什么,于是上前问道,“上面都说了什么。”

    “呃……不知道,你看看吧。”月菡既然不认识,那看书的意义就已经没有了,便将书大咧咧的递给维特尔。

    可是维特尔却并没有去接,而是憨厚的挠着后脑勺,大脸微红,有些窘迫的说道:“我不识字。”

    “不识字?”月菡还是没能完全的与这个世界完全的融入,在她的影像中,这识字可是在自己那里最基本的一项技能,虽然文盲也不是没有,但是至少正在慢慢趋于减少,而遇到这个维特尔,印象上就没拿他当文盲看,所以才会那么惊讶。

    “那算了,反正这些书上也不可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月菡将书随手一扔,书“啪”的落在地上,掀起一层厚厚的灰尘,飞扬起来的尘土向着月菡扑面而来,将月菡呛得大大的打了两个喷嚏,眼睛也是红红的,眼泪也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月菡面露难色的挥了挥边的这些灰尘,也不知道这里都多少年没人来过,竟然能脏成这样,不过突然想起自己造成醒来的那间屋子,若曾经也是这样,估计也不知道是维特尔他们打扫了多久的成果。

    月菡转看向维特尔,却不知道怎么,他眼神闪烁的不知道在看什么,那张看起来有棱有角的脸上竟有些微微泛红,难道他生病了?月菡想道。

    不过月菡也没在意这些,而是径直的走入了木屋当中,木屋以前应该的确是用作书房的作用的,再靠里的墙角边上还摆放着一个大大的书柜,里面凌乱的置放着大大小小各种不知道是什么的书籍上百本,看起来以前的这里,说不定还算得上是一个书香门第。

    书柜旁是一张书桌,书桌上到处的散乱着纸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切都是显得是那么的凌乱不堪。

    这应该不是这里的主人所为吧,月菡从这里的格调上可以看出,曾经这里的主人应该是那种温文尔雅,梅妻鹤子的隐士风格,应该不会将这里弄成这样吧。

    如果不是主人所为,那是不是曾经有人来过这里呢?

    对方也和自己现在想得一样,打算在这里寻找到出去的方法,所以最后才将这里弄成这样的呢?

    当然这一切只是月菡主观上的猜想而已,并没有任何的证据来支撑她的这个理论。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那些人是不是已经逃出去了呢?

    月菡想想,说不定还真有这种可能。

    那是不是只要自己跟着这些寻找的痕迹就能找到出路呢?

    可是月菡在想到这么一筹之后,一切却陷入了僵局,因为除了这里比较乱之外,月菡根本连一点线索也没有,再加上即使有,先不说月菡能不能从细致的地方,恐怕也早就被时间给磨平了吧,比如说现在地面的那些满布的灰尘。

    月菡现在只是刚从昏迷当中转醒,所以而言对于这些事并不怎么的上心,只是稍稍的这么推测了一番,见没有成效,也不闹心,很干脆的就戛然而止了这个猜测。

    “咦,这是什么?”就在月菡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边的维特尔从书桌上拿起一张纸,自言自语道。

    月菡也好奇的走到他的边,看着那张纸上用线条圈画得满满当当的笔迹,因为也不认识字的原因,所以根本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甚至于都觉得它是不是当初这里主人留下的草稿,自然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是什么?”

    “这说不定是一张地图。”维特尔虽然也和月菡一样并不识字,可是好歹也在这里生活了一二十年,没吃过猪也总见过猪跑吧,所以这才稍稍的看出了点什么端倪。

    “地图?哪里的?出去的?”

    月菡有些激动的问道,毕竟能顺顺利利的出去,任谁都不会不高兴吧。

    不过维特尔的回答却让月菡的这种激动立刻的就付之流水:“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激动什么,月菡白了一眼这个让自己白高兴一场的家伙,然后又略略的在整个木屋里打量了一番,实在是再也看不出有什么异色:“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月菡不无露出一丝的颓色,之前还不怎么觉得,现在这一找,才发现,自己两人就好像无头的苍蝇一般,到处乱撞。

    这让月菡很烦躁,也不知道怎么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时不时的时候心就会突然变糟许多。

    她不由的想起一件事来,那就是不久之前,那个叫做狄亚娜的女人给自己签了那个什么契约后的时候,自己好像也有这种烦躁的感觉,不由怀疑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会这样,如果真的这样,那自己恐怕只有哭的命了。

    “嗯。”

    维特尔见也的确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地方,也就只得无奈的点点头。

    “对了,问你一件事。”

    月菡越想到契约的事越觉得不对劲,所以她打算问问维特尔。

    “什么?”维特尔好奇的看向月菡。

    “契约你听说过是什么东西没有?”月菡问道。

    “契约?”维特尔很诧异的看着月菡,怎么突然之间问这个问题,他有些不明白。

    “嗯!”

    维特尔问道:“什么契约?”

    难道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月菡不免的有些失落,看来这并不是一个人皆尽知的东西。

    突然维特尔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你不会被签了契约吧?”

    月菡突听到他一惊一乍的说话,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右手便被维特尔给抓住了,只见她手中一道紫红色火焰腾起,然后握住了月菡无名指。

    只是片刻,他便放开了月菡,脸色铁青的说道:“是谁给你签署的……”

    他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

    “宠物契约!”

重要声明:小说《变身异界去当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