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被困住的地方

    月菡也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本来听维特尔说被困住了,还以为这里的环境会是如何如何的恶劣,但是当真的走出去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想法完全就是多余的,因为这里简直就是一片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月菡在走出小屋之后,发现外面是用篱笆搭成的小院,小院中有着三间木屋,一旁还有一块似乎荒废已久的田园小地,而篱墙外一排排不知名的小树,虽乱,但却是怒放着如雪般柔柔的白色小花,看起来飘逸而让人心动。

    月菡想,若是舍得花上些功夫将这里细细的打扫打扫的话,这里绝对是一处难得一见的洞天福地。

    却哪曾想这里竟然是困住自己的地方。

    听维特尔说,是在带着自己和可可逃走的时候,没能注意到脚下,好像是掉入了一处的陷阱,然后就到了这里。

    陷阱?月菡怎么看怎么不像,虽然月菡有这样的疑惑,但是维特尔也没有任何的反驳,毕竟就是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觉得。

    “妈妈,你说要是咱们出不去,那就天天住在这里,那该多好玩。”

    小女孩毕竟就是小女孩,虽然现在这个地方看起来倒也算不上什么人间仙境,但是也是难能一见的漂亮地方,小丫头一出了房间就跟放飞似的小鸟似的一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模样,四处蹦蹦跳跳好不开心。

    “我看你过不了两天就厌了!”

    这倒不是月菡在说,而是一边的维特尔看着她那得意的模样,出言打击这个兴奋的小丫头,不过看他那神中淡淡的笑意,明显的从刚才说到可可母亲中的悲伤中走了出来。

    “哼!”

    小丫头撇撇嘴显然并不认可他所说的,不过却找不到什么驳斥的理由,只是嘟啷着一张小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喃喃:“女人的事你懂才怪!”

    小丫头虽然嘟啷得小声,不过,在这安静的地方,也足够其余两人听见了,两人一愣,也都不知道这小丫头在哪里学的这,月菡顿时忍俊不,而维特尔也同样是尴尬一笑,脸部明显的微微一抽。

    不多时,在维特尔的带领下月菡看到了一座吊桥,桥已经完全的失去了那种木材的本色,而是因为长满了苔藓而变得青绿一片,并且桥在空中不停的摇曳,发出“咯吱,咯吱”的呻吟声,就好像风烛残年的老叟,在奄奄一息之际,缅怀他的平生。

    不知道怎么的,这座小桥似乎就有那么一种魔力一般,让人看着便不免的陷入一种憔悴当中,是的,那绝对是一种沧桑凄凉的憔悴感。

    “妈妈,为什么那座桥可可看见,觉得它好可怜?”

    可可拉住月菡的衣角,刚才的欢喜劲骤然之间已经消失,而是似乎可怜巴巴的盯着月菡,那大眼睛留露出一种深深的怜悯之

    月菡没有回答,维特尔同样也没有回答,或许这根本就没有答案吧。

    “就是这里了。”维特尔指了指前面,示意月菡过去看看。

    月菡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想来对方也不会害自己,于是便径直走到了桥边,可也就在她即将来到桥上的时候,月菡感觉到似乎面前有一道看不见的墙,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咦?”月菡用手去摸,没有任何的感觉,可是自己偏偏却不能穿透过去,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已经使上了力气,明明前面什么都没有,可是自己却不能更近一步,这种感觉别提有多憋屈。

    “这应该不知道是哪位魔法师制作的结界吧,我们不知道怎么就掉进来了。”维特尔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

    “结界?”可可也蹦到了月菡的边,和月菡一样并没有遇到任何的奇迹,依然毫无疑问的被阻挡在了里面,“咦?好奇怪!”她发出了和月菡一样的疑问声。

    “布置这个结界的应该是位很厉害的魔法师,我试过强冲出去,可是……”维特尔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无可奈何,“看来说不定真要一直呆在这里了。”苦笑。

    “不过还好,这里吃的倒是不缺。”他不无挪揄的再次说道,不过月菡却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到的更是一种愁绪,再想想,这里已经荒废了不知道多久,又哪里可能有多少食物呢?恐怕只是想让自己两人不用担心吧。

    “那有什么吃的?”可可听到这话,咬着她的小指头,那眼睛贼溜溜的在四处张望,顿时红光满面,一副垂涎滴的小馋虫模样。

    这次维特尔硬生生的瞪了这不分适宜说话的小丫头半分钟左右,看得她周的不舒服,一个劲的倒退,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脑袋顿时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看这可可,可可的都是臭的,不好吃的!”

    她突然看到月菡,然后小跑的躲到月菡的后,拉着月菡的衣服,一副楚楚可怜的说道:“对吧,妈妈!”

    这一番举动再一次的引得月菡一阵哑然失笑,她还真不知道这丫头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东西,竟然能将自己父亲的眼神看成要吃自己,而且还拉着她做挡箭牌,这可就让维特尔一阵的气结。

    “小丫头片子!”

    维特尔暗自狠狠的低估了一声,然后又对月菡说道:“不过我也四处看过,在那边还有一个书房,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出去的办法。”其实维特尔也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怕月菡一时的想不开,所以也是没将话说绝。

    “嗯,我也去看看吧。”月菡能听出这其间的安慰成分,会心的点点头,不过这里景色虽不错,可是在知道被困在这里之后,自然而言任谁都是不愿意的,所以月菡也打算去看看能不能一起想出什么法子来。

    这几天月菡连番的经历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变故,对于这些事已经好像司空见惯了一般,所以在对待的态度上也就自然而然的平静了不少。

    “也好。”维特尔一点也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我也去,我也去!”小丫头听到说要去做什么,一下子就又来了兴趣,立刻就从月菡的后蹦了出来。

    可是这次维特尔想都没想,立刻就漫不经心的拒绝道:“不好!”

    “为什么?”

    可可本来还兴高采烈的心立刻就转化为了一片大天,那小嘴撅得就似能顶上头顶似地,一副很不高兴样子看着维特尔。

    “不好就是不好!我和嗯……你妈妈去找出去的办法,你就给我好好的在外面玩你的,不然看不打你股。”维特尔一说到对于月菡的称呼就有些尴尬,自己是可可的父亲,可是可可又口口声声的叫着月菡妈妈,这让他很混乱。

    “哼!不去就不去。”小丫头对维特尔做了一个鬼脸,倒也还算听话,直接就跑开了。

    维特尔摇了摇头,这已经是她这不多时之间不知多少次摇头了,但是这却完全的足矣表达出作为一个父亲的宠溺:“这小丫头就是这样,整天像只小猴子似的,想当初她的母亲可是……真不知道她是跟谁学的。”

    其实月菡很想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不过看到维特尔的表,还是打消了这个自找没趣的话题。

    “我倒觉得的。”月菡这说的倒是实话,从第一见面到现在,这小丫头就没停止过她那种不羁的格,而这种格,却偏偏让她看起来时不时有种给人哭笑不得的感觉,而更让人喜欢的是,她很好的用着她的可掩盖了这种调皮,或者应该说是在她的可中嵌着一种让人喜欢的调皮吧。

    “呵。”虽然每一个为人父母都喜欢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儿女,但是维特尔还是用一个轻笑掩盖住了他的神色,或许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就不是月菡现在能够知道的了。

    “就是这里了。”而与此同时,两人同时来到了一间木屋下。

    这所木屋和刚才月菡醒来时所呆的木屋,在本质上而言并无太大的区别,当然,若要真的去找有什么不同的话,那恐怕就是在掀开房门时,那扑面而来灰尘,和里面蛛网横生,凌乱得好像遭受过抢劫的一般。

    “这里恐怕许多年也没人来过了,来到这里之后也没来得及收拾,所以……”维特尔有些歉意的对月菡说道。

    “没什么。”

    月菡倒也不气,这样的环境对于她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于比这更糟糕的她都见过,而且还居住过,所以丝毫她根本就不遗难色。

    从地上捡起一本满是灰尘的书。

    于是月菡翻开了第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变身异界去当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