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平淡的小事

    当月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变得通亮,头昏昏沉沉的,就好像在原地转了十个圈一般,整个世界都宛如在浮动,而体飘忽忽的,似乎有种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月菡虚睁开双眼,一股刺目的光芒如同一道道夺目的尖刺,刹那间便势如破竹般灌入了月菡的双眸,顿时那酸疼的眼睛已经便是泪盈眶。

    这是哪里?月菡神色恍惚的用着她那初醒来有些呆滞模糊的目光打量着此时自己所处的环境,自己是躺在一间简单的小木屋中的上,木屋很简单,除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以外就只有自己躺着的这张,甚至于其他的连一点东西都没有。

    不过屋子被打扫得很干净,整个房间竟然是一层不染,给人一种非常舒适,宁静的气氛。月菡很奇怪,自己现在在哪里。

    她明明记得自己昏倒之前,好像是受了很重的伤,而且若不是在最后那一刹那,可可竟然用自己的子为自己挡着那道致命的风刃,月菡还真的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是什么样子,这让月菡感动之余,也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而这一幕,其实更是让月菡想到了些似曾相似不堪回首的往事,所以对她的触动是很大的。

    月菡动了动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疼痛的感觉,除了体上感觉到一股疲惫,动起来有些费劲以外,别说还真没什么其他的异样的感觉。

    这都让月菡有些犹如梦幻一般错觉,甚至于记忆都有些错乱的动。

    也直到月菡坐起,看到上那带着血迹的衣服,这才确定记忆的真实

    “妈妈,妈妈!”而就在这个时候,月菡才发现原来在屋里还有个人,自己刚才竟然没有发现。

    “妈妈你可醒了害人家可担心死了。”

    说话的人不错正是可可,经过那晚的事,她似乎对于月菡更加的亲昵了,这见月菡一醒,立刻就小鸟依人似地投到了她的怀里,那可的模样,那似乎能挤出水的小脸蛋,都无疑成为这个小丫头乖巧模样的大杀器,此时的她已经完全的具备了一个标准小萝莉的素质,月菡有时候都会如此邪恶的想道。

    “你没事吧?”月菡看到她那活蹦乱跳的模样,虽然已经心里有底,但是还是关心的问道。

    那晚上的事,让月菡和可可本来就亲昵的感,顿时之间再一次的得到巨大的升华,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升级,比如说现在,月菡会因为她在自己的怀里,而感到一种很温馨的感觉,而偏偏这种感觉和对待薇薇安时的感觉不同,却又无限的接近着就好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只是没找到戳破的契机而已。

    “嗯,好得很呢!”

    小丫头双手捏着拳头,显摆着似地在月菡的怀里奋起,以显示自己显得健康无比:“而且父亲还说我的病竟然减轻了好多,以后治疗起来就简单多了。”虽然在她的心目当中,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病,可是听到父亲这么说,可可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父亲高兴,她也高兴,

    毕竟她也不希望以后担惊受怕的,父亲说自己有病,肯定是不会骗自己的,在她小小的脑袋中,坚信着这么一点。

    病?说到病,在月菡的记忆当中,似乎可可已经是第二次说到她的病了,虽然对于她的病减轻,月菡还是很高兴,但是却还是对于这么小的一个小丫头就似乎得了什么疑难杂症而感到有些动容。

    毕竟,这么可的一个小姑娘,又有谁忍心看到她被病魔所折磨的不成样子呢?

    “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似乎你父亲很担心的样子?”月菡轻轻的捏着她的小脸,尽量的用着一种非常和谐的语气向她问道,毕竟这个问题并不怎么的轻松,所以她也怕将气氛弄得太过的僵硬,这才刻意的舒缓了一下自己的面容。

    小丫头眨了眨眼,看来即使感增了不少,但是她那里却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不知道呢,我之前不就是说了吗?妈妈真笨!”

    其实这倒也不是月菡不记得之前问过这个问题,而是她觉得既然可可的父亲都能发现的病症,她难道自己就没发现什么异样吗?而且尤其是这次病症变轻,那总有种感觉才对吧。

    可是明显,她从可可的眼里看出了一片茫然。

    “对了?这是哪?”月菡倒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开始询问起自己当今的位置所在。

    不过问这些问题,显然对于可可而言,她那小脑袋是完全的不够用的,迷离的再一次眨了眨眼,再一次的晃动起她的小脑袋来:“不知道呢,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父亲只说等找到出口,我们就一起出去。”

    找到出口?月菡还是从她的话中找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内容,既然没有找到出口,那是不是自己等人被困在了哪里呢?结合之前晚上的事,月菡猜想,是不是因为维特尔为了躲避狼群,最后才困在了这里的呢?

    虽然月菡还是想不出为什么会被困,但是猜测却还是猜了个不离十的样子。

    也的确是因为那晚,维特尔抱着两人,飞快的背向那些追来的狼群,逃出风狼谷,却不想一不小心给在这里困在了,找不到了出路。

    “对了,对了!妈妈,夫妻是什么?”就在月菡在猜测到底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之时,可可却莫名其妙的这样问道。

    她这么的一问,却让月菡愣住了,这丫头一来问这个问题干什么?月菡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问这个干什么?”

    “嗯……之前妈妈受了好重的伤,父亲叫我给妈妈擦药,他自己却不来,我问他为什么,父亲说,他和妈妈不是夫妻,所以不能给妈妈涂药,可是父亲也不给我说什么是夫妻,我们是吗?”

    可可带着一许稚嫩语气,此时的她像个敏而好学的学生,正色的望着月菡,向她问道。

    经过这几的了解,月菡还是大概的看出了一点这个世界的一些信息,似乎在这个世界,对于男女之间的关系还是封闭的,至少还没有到那种开放得没边的地步,从之前弗雷克的表现和听到说的维特尔的表现,月菡如此觉得。

    再不济至少这个维特尔没利用什么事急从权的理由来趁着自己昏倒占自己的便宜,月菡也应该觉得他的确还算是个所谓的正人君子,毕竟,如果换作是她,她可没有什么把握能够做到比他更好的地步,月菡不由的对这人产生了不少的好感,当然这个好感与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根本就是差之千里的诠释。

    “夫妻?”别说月菡还真不知道怎么跟这么小的一个小家伙解释这些,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彻底的理解为什么以前自己小的时候,父母为什么会总用些在后来懂事后觉得可笑的回答来回答小时候得问题。

    也的确,许多事,是根本不可能用孩子小时候能够理解的语言去解说的。

    “嗯……那就是你父亲最的那个人和你的父亲就属于父亲。”月菡试着解释道,虽然话中矛盾百出,但是恐怕也只有这样的话,或许她才能听懂。

    “父亲最可可了,那可可和父亲是夫妻?”

    可可的询问明显是可笑的,但是这也并不能怪她的理解能力。

    “当然不是,可可是父亲的女儿,而可可的父亲和可可的母亲才是夫妻。”月菡再次试图解释道。

    “可是,妈妈不是可可的母亲吗?为什么和父亲不是夫妻呢?”月菡的解释明显的让整个问答没有得到丝毫的进展,反倒是让可可越来越有些绕得糊涂了。

    “当然不是,我又不是你的亲生母亲,而和可可的父亲是夫妻关系的母亲,才是可可的亲生母亲。”

    “那为什么妈妈不做可可的亲生母亲呢?”

    月菡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解释问题的才能,至少她和可可死掐了这么几句,什么也没解释出来不说,反倒是将自己绕进去了。

    男说话有个优点,但有时候却又是个缺点,那就是说话喜欢直截了当的从问题切入,而不喜追根述源的去逐个大说一通,而月菡明显的就继承了这个说话的习惯,于是乎悲剧就出现了。

    之前若是她从可可父母的相,说到结婚,再说到最后有了可可,说不定这个问题就明确的解释清楚了。

    可是现在,可可竟然问自己为什么不做她的亲生母亲?不说自己愿意不愿意,这个也能想做就做的吗?

    可可问的这个问题,还真将月菡难住了,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解释,难道她要从可可父亲和母亲的动作片说到最后的邂逅中的造人计划不成?

    自然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你醒啦?”

    而幸好的是,就在月菡感到尴尬无比的时候,救场的人出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变身异界去当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