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牛刀杀鸡的狼群

    “妈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可可。”

    可可搂着月菡,本来这样走夜路她就已经很害怕了,可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开始总觉得有什么一直在盯着自己一般,像传电似地,让她周都觉得很不舒服,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起了一的鸡皮疙瘩。

    “什么在盯着你?”

    可可这么一说倒是让月菡才是真正的骇得不轻,本来已经麻痹的恐惧神经立刻又在刹那之间控制了整个体,可是感觉四周,也没什么东西,但是也许是心理作用的原因,月菡也有种被盯上的感觉袭来,而且还是愈演愈烈。

    都说小孩子能够看到些什么灵异的东西,月菡可能以前不信,但是经过这几天的事,现在立刻就理解为事总不至于空来风吧,而想到这么一茬,她不自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看哪里都开始不顺眼起来。

    “妈妈,有点冷!”

    可可蜷缩着子,小脑袋用劲的趴在月菡的前,一副小女孩可的懒懒的样子。

    不会是这小丫头感觉到冷,然后将之理解为目光而产生的错觉吧?别说,月菡这么一理解,周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一大半,她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是心理作用原因,这些乱神怪力的东西,还是少想得妙,月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自己吓自己了。

    好小丫头竟敢吓我,月菡看着这小丫头懒懒的模样,就是来气,狠狠的捏了一下她那小小的脸蛋。

    “妈妈,讨厌!”

    她微微的嘟着嘴,小手拍开月菡的手,撒的说道。

    “妈妈,是不是你真的迷路了?”

    冷不丁的,可可又再一次的向月菡问道,而且那神态的模样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种疑惑,而开始变成了一种质疑,那清澈的目光,看得月菡就一阵的躲躲闪闪,毕竟之前她还大言不惭的说没有,这个时候,怎么好意思回答是呢?

    不得不承认,月菡的确是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怎么?”月菡很好奇,她这么一个小丫头是怎么发现其间蕴藏的端倪的,虽然自己的说谎技术很差,但是不至于连这个小丫头都骗不过去吧。

    “你看,妈妈你已经第三次走到这棵树这里了!”

    小丫头小嘴翘得老高,指着一棵长相特别的歪脖子老树说道,似乎很生气月菡欺骗自己,竟然是双手抱,一副我才不是那么好骗的神

    “这个……”

    月菡这下有些尴尬了,之前还在想是不是原地踏步,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还真来了一个绕圈运动:“可能吧……”

    “妈妈真笨!”

    小丫头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月菡,嘟啷着的小嘴似乎都快能够挂上一个小油瓶:“又见不到父亲了。”小丫头难免有些失望的感叹道,不过很不错的就是她还算很懂事,倒没有因为月菡的欺骗和见不到父亲而又哭又闹。

    不过想到之前他被骗去还一副不知觉的那种大条样子,这一点也就好理解了。

    “谁说的!”而就在小丫头一阵失望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黑暗当中传了过来,声音铿锵有力,而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亲和。

    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却没将月菡的心脏都给吓得跳出来,什么时候有人跟在自己后面的?难道是狄亚娜的人追过来了?月菡脸色煞白的看向声音传来的黑暗地带,一副戒备的样子。

    不多时,一个材魁梧的男子在黑暗当中显现了出来,月菡一脸的苦笑,因为男子的出现的突然,她根本就不可能将对方的话和刚才可可的话联系在一起,于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就这么诞生了。

    当然,误会并没有像泡沫似地愈演愈烈,瞬间便被打破了。

    “父亲!”

    小丫头听到这个声音似乎还不怎么确信,但是当看到那个熟悉的影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的疑虑,失声的叫了起来。

    父亲?月菡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就是可可的父亲?月菡有些怀疑,毕竟这结局来得太突然了。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可是看可可的眼神,总不至于连自己的父亲都会认错吧,月菡很费解。

    “这位美丽的小姐,很感谢你将我的女儿从捕奴团手中救出来,在下维特尔?密切维纳,是茜可的父亲,不知道你能否……”男人表现得倒是彬彬有礼,与之他那粗狂的材完全的不成正比,这也让月菡打消了不少的顾虑,其实,月菡的戒心还是容易消除的。

    月菡心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可可,你再仔细看看,这真的是你的父亲?”

    “嗯!嗯!嗯!”小丫头想都不想,那种激动完全的溢于言表,经过这两天得事,再见到父亲,一时之间那种喜悦之,更是非同以往。

    既然见她也这么确定,月菡也就放心了下来,将在怀里早就按耐不住的小丫头放在地上,任由她向着自己的父亲跑了过去。

    虽然对方口口声声的叫着自己妈妈,但是毕竟两人即使感再深厚也只是顶死也就两天,又哪里比得上自小的养育呢?

    “咯咯”小丫头投在维特尔的上,顿时两父女间那种离别重见的欢快笑声,一时之间在这片危险的地方弥散开去,黑暗,也平添了一种甜甜的温馨。

    “父亲真是大坏蛋,坏人欺负可可,都不来救可可!”在短暂的温存之后,小丫头对着维特尔就是一阵的嗔,不停的却不失亲昵在维特尔的怀里捶打,“你要再不来找人家,人家以后都不理你了!”

    “呵呵!”维特尔对于小丫头的话不置可否,宠溺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的处理此事的感,于是只有憨厚的摸着后脑勺,一个劲的傻笑。

    “可可好困哦,我们快回去吧,可可要睡觉了。”

    小丫头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也的确,大半夜的被叫醒,又这么被抱着走了这么久,再加上见到父亲,精神一松,立刻就感到了一股疲惫袭来。

    “好!”维特尔点点头。

    “妈妈,妈妈,我们走了!”

    小丫头在与父亲亲,月菡也不便打扰,还好这小丫头也并没有因为父亲的来,而将月菡给忘记得一干二净,在要走的时候向月菡招手道。

    “妈妈?”维特尔一听到这个称呼,眉头顿时就深皱了起来,狐疑的望向月菡。

    突然,手起,一柄长刀出现在了手中,只见他单手抱着可可,一手提着长刀,神顿时就变了模样,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脚下一点,跃起数米,向着月菡这边就劈了过来,月菡哪里见过这样的仗势,早就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心想难道是称呼出了什么问题,否则,对方也不会如此暴起,拔刀相向,毕竟自己好歹也是救了他女儿的救命恩人,怎么这家伙就……

    月菡已经完全的绝望了,看着刀离自己是越来越近,而且在刀锋上一股紫红色的火星腾起,看着就是一股的灼气扑面而来,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月菡已经是闭上了眼睛,不知道等自己死后,是不是能够再回到原来的世界?

    但愿吧。

    “敖……”就在月菡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一声低嚎从自己的后传了过来,而想象中的死亡却并没有降临在自己的上。

    而当月菡睁开双眼,维特尔正站在她的边,眼神却紧紧的盯着月菡的后,而地上一只狼的尸体安安静静的卧在那里。

    怎么?月菡不解,因为之前见过几名周是血的人,现在也并不是特别的害怕,不过在随着维特尔的目光望过去之后,后的形,差点让她就那么一个踉跄,给晕厥摔倒在地上。

    那是什么?那是狼群,浩浩的狼群,月菡看着在黑夜当中,那密密麻麻的闪烁着的绿光,心头一个劲的发毛,这……

    而且更恐怖的是,在中间一只比之其他狼都还要大上一圈的似乎是狼王的狼正带着凶残的目光向着这边望来,那眼光,绝对是让人毛骨悚然。

    月菡很难理解这些狼,这么一大群狼来围劫自己等人,难道不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吗?就像之前月菡刚来这个世界时看到的那只魔兽一般,她无奈的总结出这个世界的一个原则,那就是这是一个喜欢牛刀杀鸡的世界。

    “你先抱着可可离开,我随后追来!”

    想来,维特尔此时的脸色一定是非常难看,他单手将有些恋恋不舍的可可放到月菡的怀中,便开始郑重的盯着那渐渐近狼群。

    那柄长刀上,一股紫红色的火焰大盛而起,在黑夜中照出了一张坚毅的脸庞。

    而这张脸月菡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不过,可能是因为现在紧张的原因,无论怎么去想,都想不起来。

    “你先慢慢走,不要引起它们的注意!”维特尔轻声的对月菡交待道。

    “这些,你没问题吧。”月菡虽然现在就想立刻拔腿就跑,但是有着严重大男子主义的她,明显是不许她这么做的,于是这才问道。

    “放心,凭这些还留不住我!”

    维特尔给了两人一份安心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变身异界去当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