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快看!我父亲!

    “父亲,父亲……坏人打可可……坏人欺负可可……”也许是小丫头哭累了,在月菡将她抱回马车后不久她便沉沉的睡着了,只是经历过这番事,让这幼小的孩子的心灵似乎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让她的心或许是第一次蒙上如此深厚影,即使在梦中呓语,都不停的在呼唤着她看作保护神的父亲。

    可是她的父亲真的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吗?月菡不置可否。

    不过现在的况倒也不是很糟,至少在月菡救下这个孩子之后,对方没有找什么麻烦,而且那个叫做狄亚娜的女人还送来了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物,看她的样子还真的已经将月菡当作了那个所谓二少爷的妻子,至少是未婚妻。

    虽然对于月菡而言逃跑是必然,正如对方防止自己逃跑一样,但是不管如何这一切的确算不上最糟的况。

    可是即使如此,直到当二十几名守卫外带着两辆马车行进的时候,月菡依旧是没有半点头绪,而这个时候,不管她回忆到自己曾经听闻的哪种虎口余生的故事,不管是险象环生还是巧计连连,那都无疑的多了无数的机遇与巧合,而且还要一个能够把握住机遇人。

    但是不是月菡妄自菲薄,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在这样的况下她还能适当的保持着一定的清醒她已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但是要她真的去想出逃出去的办法,她还真的想不到。

    至少现在想不到。

    既然如此,月菡也就索不再想这些,毕竟也不是什么事故意去想就能想出来的。

    而这个时候,她想起了薇薇安,那个特别喜欢腻在自己上的小女孩,那个喜欢甜甜叫着自己母亲的便宜女儿,那个有点呆又有点可执着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她,月菡都有种想笑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有种很满足很幸福感触。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莫名离开而哭闹呢?

    月菡想应该会吧,就如同现在在自己怀中的这个小女孩想父亲那样,从乔娜表现出来的格她倒不担心薇薇安会受到像可可这样的待遇,但是她还是抑制不住的担心,毕竟在别人那里,总不能像在自己这里踏实,虽然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给带给她,反倒在乔娜那里至少她还能正常的生活,但是即使这样,月菡还是不能释怀。

    毕竟乔娜兄妹对于自己而言都是陌生人,他们可能因为一时喜欢薇薇安而收留她,但是能保证永远的收留她?

    越想到这里月菡越就是担心,心里那个急的,就似乎恨不得立刻跳车逃跑算了。

    之前她还想暂时想出办法,就不想,可是一想到薇薇安这茬,她可就没有那么豁达了,思想顿时回归了起点。

    看来那个母亲的潜意识已经彻底的在她的心里根深蒂固,根本就由不得她有丝毫的反驳。

    自然窝在马车上想办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是除了这辆还算大的马车,估计对方也不会让自己乱走,说是将自己当他们二少爷的夫人看,那还是得建立在自己在大方向问题上听话的前提下。

    例如自己救可可他们不会找自己麻烦,可是如果自己不跟着他们走,或许捣乱的话,估计就没那么好的事了,月菡想道。

    她掀开马车上的车帘,外面竟然是一条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起来好不闹的样子,这里是佣兵的天堂,说来还真是如此,几乎大街上一大半的人都是兵戈武备在,若不是周围那些商店,甚至于酒吧门口站着拉客的风女郎,那这里倒更像一座纪律疏松的军营。

    大街上按常理而言多见的女,却在这里很少见到,毕竟这里是佣兵小镇,而女要成为一名佣兵应该是一件很难的事吧,毕竟要锻炼成那些肌横生的模样,恐怕不说女能不能坚持,就是让自己变成那个样子,估计都需要下不知道多大的决心才行,女人都是需要美的,就是有着完全男人思想的月菡,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她都完全下不了决心去变成那样!损坏赏心悦目的东西,那简直就是犯罪,月菡想道。

    当然,在一个有着这么多佣兵的地方,月菡首当其冲的便立刻的就想到的是求救,可是这个想法就完全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她可不认为,谁会那么好心的为了自己一个不认识的人出什么头

    否则真那样,估计捉自己的那些人也不会如此的明目张胆了。

    唉,这是个怎么样的世界呢?

    月菡毕竟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社会环境,自然无法理解。

    “我们……这是……去哪?”月菡想了半天也的确想不出任何的办法,就开始打起了那些守卫主意,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反正也在这里无所寸进,还不如打听一些可用的消息,说不定在逃跑的路上能起一点作用也未可知。

    毕竟能有自己这样奇怪待遇的人质估计也不多见,而且她现在唯一能够想到也就只能到这么一步,所以完全怀着能用则用的打算,月菡这才向马车外的一名守卫问道。

    “帝都!”守卫对于月菡的话倒还没有置之不理的地步,但是却也根本没有打算多说的打算,而是非常冷淡,非常简洁的说道。

    帝都?月菡有些失望,这个消息她自然是早就知道,她只是希望对方能够多说两句,所谓言多必有失,那自己说不定能从中想出办法也说不定。

    “那……需要……多长……时间?”月菡不信邪的问道。

    “不知。”对方依然古井不波的说道,就好像多说一个字,能怎么似地,他这样难道不会觉得没意思?

    “那……路上……有……危险?”月菡这是完全的没话找话。

    可是对方还是那个样子,死沉沉的就两个字:“不知。”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木头人!听着他的回答,月菡比自己在那里无聊的想办法逃跑都还累,于是月菡也放弃了通过聊天从这些守卫那里得到信息的打算,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

    靠自己!靠自己!这一天来她都无数的想到这句话,可是每次一想到这个,她就只能总结出一个字来表现出此时她的感想。

    靠!

    烦躁让她苦恼,而苦恼也同样让她烦躁,这种恶循环是她在这种环境之下唯一所能表现出来的,根本不能真正安静的去想问题,这恐怕也是大多数人遇到这种况下的变现吧。月菡几乎抓着自己的头发,想要让自己去摆脱,却怎么也也法有任何的进展。

    “姐姐,你怎么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月菡跟外面的守卫说话吵醒了怀里的小丫头,还是自己动作太大,影响到了她睡觉,只见她睁着一对红红的眼睛,带着一点因为哭泣而带来的颤音对月菡说道。

    看着可可醒来,月菡也算平静了许多:“没……什么……头痛……了下,那个……你……脸……还疼……吗?”

    “嗯!”她嘟着嘴点点头,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眼眶中的眼泪落下来,脸涨得红红的,显得楚楚可怜。

    这无疑是一个既倔强又坚强的女孩,她这才几岁?却有着比之同龄几乎所有人还要不知道高出多少的坚强。

    她的年龄注定会让人忘却她所有的脆弱,而她却要自己强忍着不让别人看见她软弱的一面。

    也许这也正是这个女孩带给人的那种可所在吧。

    突然,月菡有种很想见见这个女孩父亲的打算,如果有可能的话。

    “父亲,父亲,快看我父亲……”突然小丫头激动的大声的呼喊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变身异界去当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