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雄和懂美灵通话结束后,李天雄的爸爸帮李天雄把脉,了解病如何?然后好确定治疗方案。

    两父子相谈甚欢,到了晚上李冬娟来了,李天雄的父母对这位高级护士很放心,纷纷回家休息。

    白天李冬娟和李天雄混熟悉,李冬娟一来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大部分是李冬娟说自己的事,李天雄洗耳恭听,有时也发表自己的看法,两人天南海北、谈得不亦乐乎。

    从交谈中李天雄知道李冬娟是一个农村女孩,在她六岁那年,她父母不知为何原因离婚,从那后她父亲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她母亲也不知去向何处。

    留下她和她的妹妹李冬梅由她的爷爷和拉扯长大,李冬娟学习成绩很优秀,她的理想是考上心目中的大学,但她知道家中负担很重,爷爷、很难供自己上完大学,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李冬娟很懂事上完初中后就去卫校学习护士,争取早一天出来减轻家中的负担。

    她的妹妹李冬梅和她一样学习成绩优秀,今年16岁考上了省重点中学一中,现在李冬娟工作了,她妹妹所有的学费由李冬娟负责。

    李冬娟把自己未成的心愿交给她妹妹去完成大学之梦,自己再苦再累也要让妹妹顺利完成大学的学业。

    听了李冬娟的话后,李天雄感受极深,对李冬娟更加佩服,自己没有完成的梦想,想方设法都要让自己的妹妹去完成,真是一个好女孩……

    一个晚上很快就在两人的交谈中渡过,晚上怕李天雄有事,李冬娟就在旁边的铺上睡觉,一夜守候着李天雄。

    第二天早上,李天雄行动还是不方便,想到李冬娟是自己的高级护士,只好叫她帮忙。

    李冬娟轻车熟路地拿瓶子,帮李天雄脱裤子,一脸轻松,只不过看到李天雄的那东西时,露出了惊叹。

    男人早上醒来,下面的东西自然都会“一柱顶天”,现在遭到李冬娟的“攻击”李天雄下面的东西自然“勃然大怒”雄壮起来抗议不满。

    “呵呵,天雄弟,你敢向我示威啊,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李冬娟快速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秘密武器,锋利的剪刀,一脸调笑地看着李天雄。

    “啊,不要,我投降,我投降。”李天雄看到李冬娟那闪闪发光的剪刀,冒出一冷汗,下面立即败下阵来。

    “嘻嘻,这还差不多,以后,你要做一个好男子,说不定,我会把我妹妹介绍给你,我妹妹可是一个小美女哦。”李冬娟先恐吓李天雄,然后抛出一个小美女来,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妹妹来惑李天雄。

    “那好啊,我真是期待以久。”李天雄镇定下来,开玩笑道,心想哪敢要她妹妹,懂美灵那关就不好过,何况有一个边总带着三件武器的姐姐,她的妹妹可能受到她的影响,自己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都不敢去碰她的妹妹,否则,自己是怎么变成太监的都不知道。

    “真的吗?要是你敢欺骗我妹妹,哼哼,你会知道是什么下场吧。”李冬娟用剪刀在李天雄面前剪来剪去。

    “不敢,不敢。”李天雄低声下气地说道。

    “相信你也不敢,呵呵。”李冬娟一脸笑容。

    住院期间有李冬娟的精心照顾,李天雄每天都过得有滋有味,李天雄的爸爸每天都配制不同的药让李天雄尽快康复起来,懂美灵每天都打电话讯问李天雄的病

    张智勇、刘光军等人每天军训后都会来看看李天雄,当他们看到漂亮的护士李冬娟时,很羡慕他们老大的艳福,并的和李冬娟谈天说地,李天雄大呼他们见色忘友。

    一个星期转眼之间过去,李天雄爸爸的中医和医院的西医,何况李天雄打架时会保护自己的要害,只要要害不受伤其它根本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让李天雄上的伤处基本上差不多好完了,终于可以出院了。

    下午李天雄来到学校,今天是军训会演。每个队伍都列成方阵,威武庄严的从场上走过,很多女生组成的方阵成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如画,让人看得想入非非,目瞪口呆,而学校的领导和部队的领导则在主席台检阅。

    李天雄看见小黑没有参加军训会演,走过去“小黑,你怎么没有上去?”

    “啊,老大你今天出院了,怎么不通知我们去接你。他们知道你出院肯定会很开心。”小黑反应过来,看到自己的老大来了,很惊喜地问道。

    “哈哈,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你为什么不参加会演?”李天雄紧追着问。

    “哎,说来话长……”小黑伤心回忆说道。

    原来在军训时,小黑正步走不好,他们的教练张训平毫不留一鞭子打在小黑上。

    小黑倒在地上,泪水快涌了出来,军训苦他不怕,但自己确实跟不上训练的节奏,别人抬脚时,他就放脚,他总是慢人家一拍,还惹得很多人看他的笑话,没想到被教练当众批评还挨鞭子,重要的是其它地方还有几个女孩看到他,他感到很羞愧。

    小黑在初中比较害羞,没有谈一次恋,本来想在高中谈一次恋,随从大流,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高中生,每次听到别人说起“学生时代过得快,抓紧时间谈恋”时,小黑都急得在跳,自己难道就没有女人来吗?自己是长得有点丑,但自己很温柔,只是很多女孩不知道自己的好罢了,小黑自我安慰道

    现在自己创立的形像完全被这讨厌的教练给破坏了,小黑真想大哭一场,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我啊,老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来惩罚我。

    结果小黑越想越气,怒从胆边生,想要冲上去和教练干一架。刘光军,文宇见机行事拉住了小黑,小黑冷静下来后,也没有说什么?他当然知道不是教练的对手,只好作罢。

    最后教练为了集体着想,没有让小黑参加军训会演,照他的话来说,要是小黑参加,他带的队伍肯定不会排上名次,得不到学校的奖金,小黑没有强烈要求参加,自己的事自己清楚,不想上去丢人显眼。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帝国之少年称霸:都市枭雄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