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浮云记 正文 (四百七十五)雾陷敌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十一月十三的清晨,海面上晨雾笼罩,微亮的空气里能见度不到十丈,一艘名叫“金枪鱼号”的红鹳级巡洋舰正在这沉沉雾霭间的波浪里起伏前行。

    这里是西经一百五十度,北纬二十七度左右的太平洋海面上,金枪鱼号的使命就是将余祖成和叶锐送去到大宋的京都。余祖成是郑国兵院的少尹,这个官职在大宋就是兵部侍郎,受到大地湾三国国主的委派,将要带着国主们和联军主帅代贤继的奏章呈递给皇上,并要向皇帝、枢密院与兵部详细禀报大地湾联军在曼萨尼约大战中的举动,并和他们探讨将来的军事计划。

    叶锐在曼萨尼约大战后逃往北方,七月二十,黄山号和圣安德里斯号在海面上遭遇到了大地湾联军的一条探船,从探船那里得知大地湾联军的一百一十艘战舰队正在搜寻着西洋联合舰队的行踪。

    光靠水兵无法修理好黄山号损坏了的中桅,所以叶锐只能往北开,尽量接近北纬三十度线以避开大批正在赶来追击宋舰的敌军,然后再折而西行前去马尼拉。本来叶锐已经想转向去马尼拉了,但因为碰到这艘探船,就改变了计划,继续北行直至与代贤继的舰队相遇。

    代贤继花了两天的时间才说服蔡国和长岛国的两名提督,然后带着一百多艘战舰出海尾随西洋联合舰队。由于怕中了德阿维莱斯的调虎离山计,舰队压住航速,并派出十几艘探船先行探测敌军的行踪。舰队一直开到了金州,代贤继接到了探船的回报,说长滩港里都看不到几艘敌舰。这个消息使得他狐疑起来,经过反复思量,觉得胡总督有可能来了招围魏救赵,远征军直接去了墨西哥,而联合舰队得知了消息后也赶往了那里。他的这个猜测丝毫没错,但却是来得晚了,刚率舰队越过北纬三十度就遇到了叶锐,得知了远征军失利的结果。

    看到了这只舰队,叶锐忍不住地大哭,远征军上上下下都没想到诸侯国的舰队能有这么强的战意,能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南下追赶西洋舰队,而且还有这么一位经验老到的统帅。假设远征军不去曼萨尼约,而是直接去大地湾和他们联合起来夹击联合舰队,西洋人恐怕不会胜得这么轻松。

    可往事不可追,这完全是因为朝廷和诸侯平时缺乏沟通,彼此不相知,却相疑,最终使得远征军的高官包括胡冀湘尽数判断失误。

    代贤继既然见到了叶锐,得知了远征军已经失败,也就指挥着大地湾舰队班师了,只留下了少许轻巡洋舰与快船在海面上巡曳,以接应去北方大地湾的远征军败舰。

    叶锐将航速缓慢的黄山号交给了郑国水兵,所有的人包括俘虏都乘上了圣安德里斯号,随着代贤继回到了大地湾的归宁港,并在那里进行修整与舰船的修补。这次大战虽然以远征军的大败而告终,但叶锐却觉得还是有一点值得欣慰,那就是虽然士兵们训练不足,水平有限,但起码在黄山号上,人人都是不顾生死、奋勇争先,可见兵心还是可用的。

    因为前期大地湾外一直遭受到西洋联军的封锁,后来又因整个大地湾水师倾巢出动而没有护航舰队,湾内数国的商船已经大半年没有启航了。美洲的产出严重依赖大陆市场,用所需也得从大陆进口,如今本地所产的货物在各个港内积压如山,因为打仗的恐慌加上舰队补给的需求,市场上的用品价格不断地飞涨,民众怨气颇重。

    国主们受到了商家与民间的压力,也敦促着代贤继派出舰队护航商船航路。东美洲航运公司的运输船因西部沿海城市落入到西洋人手里,也大多都跑来了这里,总共有一百好几十艘。

    代贤继认为西洋人短期内不会再北上,十月二十三,便派出了二十艘战舰联合着东美洲公司的十二艘护卫舰给总数为一百零八艘的商船护航,总共一百四十余艘舰船从大地湾里出发前往大陆,其中就有叶锐所乘坐的金枪鱼号巡洋舰。

    叶锐手下的两条船此时已然修复完毕,但水兵们却还没修整好,无法随着商船队回航马尼拉。他本人则是受到了代贤继和美洲海军左提督万明的委派,陪同着余祖成前去京都谒见皇帝,选他同去的原因有二个,一是作为叶昭仪的兄长,在皇帝面前能说上话,二是他在大战中俘获了敌舰,还不明不白地得到了德阿维莱斯的帅旗,算是两个亮点。

    由于西洋人统治了美洲海域,船队已经不敢象往常那般一出大地湾便先南去到北纬三十度以下,再借着信风前往大宋,而是要先越过东经一百五十度后才掉头南下。

    叶锐的金枪鱼号是随着这只船队一起出发的,不过越过了东经一百四十度线后它就离开大队而单独南下了。商船速度太慢,金枪鱼有使命在,无法跟着它们慢吞吞的前行。

    二前,金枪鱼号就进入了信风带,正沿着潮流向着马尼拉急行,估计五十内就能抵达京都。

    从昨夜间开始,海面上落下了层层大雾。清晨,雾不但未散,反而有越来越浓的趋势,嘹望手的视线都只及数丈。

    “叶都统。”一阵敲门声传来。

    “进来。”叶锐刚刚起并洗漱完毕,正在镜子前梳头。他很重视仪表,这和大多的海军军官不一样。他的房间在船尾,是原来的船长室,不过他来了之后,船长袁浩就将自己的舱室让给了级别更高的余祖成和他。

    门推开了,一名军士举臂行礼:“启禀大人,袁舰长让小的来禀告您,雾中似乎发现有船只影踪。”

    船只影踪?在这么个地方,这么个敏感的时候,只怕多半不是寻常商船。

    叶锐眉头一皱,将小牛角梳放回了抽屉里,看看余祖成仍然还在酣睡,便道:“走,去看看”,随即戴上了军帽随着那名军士走去甲板之上。余祖成四十多岁,年轻的时候干过水师,但后来转去了兵院任职,改做了文官。

    船头上,每名水兵都已经各就各位,目光警惕地戒备四周,人人精神抖擞,斗志充沛。叶锐不暗暗点头,在大地湾的所见加上这段时间的航行,他发现郑国的水师的确是比大宋海军强了太多。

    金枪鱼号是郑国的一艘红鹳级巡洋舰,代贤继认为本国的水师要强过北洋海军,就以海军官兵太过疲劳需要休整为由,派出了自己的快舰来执行这个任务。

    袁浩正和他的副舰长杜威、航海长刘志瓒站在一堆,每人手里拿着副千里镜向着四周查望。

    叶锐走到了三人面前问道:“刚才是谁发现雾里有别的船只?”

    “是属下。”刘志瓒回答。

    “方位?”

    “右舷三十度。”

    大宋的航海规则,按船的航行方向,右舷三十度是指船右舷前方与船的航向夹角为三十度的方向。依次类推,右舷九十度就会与船平行,右舷一百五十度就是船后方与船尾夹角三十度的方向。

    “看清楚了是什么船吗?”

    “没有,只是一个船影,露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后就消失在雾里了。”

    “什么时候?”

    “一刻前。”

    叶锐听罢,默默不语。刘志瓒应该不会看错,或许这片浓雾之外有其它的船正在航行,也许它们还是西班牙船。

    “袁舰长,袁舰长!”左舷一名值官连声喊道。

    “什么事?”袁浩大声问。

    “左舷四十五度发现有船影。”值官沉着地回答着。

    刘志瓒看到的船影是在右舷,值官看到的是在左舷,莫非已船已陷入到一群商船或者战舰之中?如果是敌舰队的话。。。

    叶锐从刘志瓒手里取过千里镜向左舷查看。看完数巡,只见左舷外依旧是一片浓雾,什么都没有。

    等他收起了千里镜,袁浩与杜威同时问道:“怎么办?”

    虽然叶锐不是这条船的舰长,也不是郑国的军官,袁浩与杜威完全可以不听他的意见而自行其事。但叶锐在大海战中击沉西洋人一艘巡洋舰舰,并用接舷战俘获一艘盖伦船,搏最能体现英勇,大地湾中早就将此事给传遍了,人人看到他都是心怀敬意。袁浩与杜威虽属于郑国水师,但一来本舰上以他的都统军衔最高,二来佩服他的能力,所以便遵照着军队的规矩,遇事先问上官的意见。

    叶锐再向四周望望,稍加思索后便露出了笑容,对着两人说:“袁、杜二位舰长,在下有这么个想法。。。”

    一个小时后,太阳升了起来。一阵风吹过,忽然间晨雾尽散。

    今风急浪速,一支法国小舰队正在海面上行驶着,他们任务是在夏威夷一带巡航警戒,顺便检查来往的商船。若是遇到来自大宋本土以及美洲北方诸侯国的船只要尽量俘获,如实在不行则要击沉,对于侦查船以及落单的战舰更是要毫不留

    这只小舰队由三艘巡洋舰、三艘轻巡洋舰与三艘二十四门单桅炮船组成,他们的指挥是法国海军准将艾伯索隆。艾伯索隆今年五十岁,当海军这个职业已经有三十二年的历史,他有个法国式的大鼻子,并且也嗅觉与味觉灵敏,对美食也极其感兴趣。每次到岸他都会去到当地有名的美食店大吃大喝一餐。三十二年下来,美食的经历也足够他写一本书了。

    二十多天前,艾伯索隆刚从追击宋舰的航程中回到曼萨尼约,就马上接到了德阿维莱斯分派给他的这么个任务。他的运气不好,在那波许多战舰都大有斩获的追击中毫无所得,难免令人气馁。说到手头的这个活,只要能捕捉到商船或战船,缴获按规矩是一半归国王陛下,另一半可以私下分掉,应该是个好差事。远征军覆灭了,海上的威胁已去,现在是个捞便宜的黄金时期。

    可是,已经在这一带巡航了十几天了,也没发现一条商船,这令他有些苦恼。此时,他正在三十六门炮的大型巡洋舰马赛号甲板上诅咒着这场该死的大雾。舰队在夜间航行的时候还能凭着雾灯相互联络,不料到了清晨四点的时候这场大雾更加地浓了,舰队无法保持队形,只能等雾散后再行收拢。

    雾散了,艾伯索隆只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找到七条船,眼光依次数着这些舰船:炮船,巡洋舰、炮船、巡洋舰、轻巡洋舰、轻。。。

    数到这里,他发现自己数不下去了,因为这艘轻巡洋舰并非他舰队里面的舰船,而是艘大宋红鹳级巡洋舰,只在他的右舷外二百码远,正在和他的巡洋舰平行着行驶。

    

神马浮云记txt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