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浮云记 正文 (四五八)养心殿探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 )    大半个钟头后,阿图心愉快地随着赵栩和长乐走出了慈宁宫,前去养心

    在这段时间里,太皇太后一直都在向阿图询问有关西洋三国的财货问题,而他也是知无不答,不但将西洋国最近十年的岁入说得一清二楚,连税收来源、比例、用途、军费开支等等都象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倾囊而出。最后,太皇太后发了声感叹:“虽然驸马炒卖债券的目的不纯,但事先能将形势分析得如此透彻,步骤又安排得这般紧密,先在高位卖出,赚得大利后又于低位再买,买卖均趁势而行,钱财便唾手可得了。”

    一对姊妹花走在旁,左长安,右长乐,花秋月不能形容其美,夭桃浓李不能道尽其态,阿图心下默念:左公右主傍吾,天姿国色冠人伦。仰天大笑虎躯震,舜当退避第二人!

    “怎么样?”他洋洋自得地向着赵栩问道。

    这可是在长乐面前,他未免失于掩饰,赵栩蹩着眉头道:“如意子还是得谨慎,明天记得要把鸽子给祖母送来。”

    阿图会意,将长乐的小手一拉,和老婆连说了好几句亲话,麻得让赵栩直皱眉头。

    走出了曲折的廊庑,穿过永康左门便来到了养心,迎面是红彤彤的高墙和钉满了泡钉的大红门,仰头可见黄色的琉璃瓦,在三点的阳光下反着辉光。四周静悄悄的,守在门口的宫人低垂着头,这本是宫内的规矩,但在此时看来,却透显出一股格外的落寞感。

    皇帝自远征军兵败的消息传来后一直卧病在,不能理政,也不能批阅奏折。虽然明知皇帝病了,但这段时间的折子却成十几倍地多了起来,不为别的,都是些请战的折子,份份激愤填膺,义正言辞。

    请战的折子照宋制是要递交给皇帝的,因为皇帝是军队的统帅,只有皇帝才有发动战争的权力。如果是建议朝廷该怎么打仗的折子就要送交枢密院,枢密院看了觉得有道理再转呈皇帝。

    既然赵弘病了,这些折子他就不看了,而让叶梦竹读给躺在上的他听,她来照顾皇帝的起居是经过了太皇太后许的。一折听完,赵弘点点头,叶梦竹拿起他的私玺在奏折上盖个红印,就表示他看过了。

    “启禀皇上,长公主、长乐公主、驸马如意子来向皇上问安。”高拱进来禀报。

    叶梦竹正在念着另一份折子,赵弘下意识地听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时竟没回答。

    “皇上,长公主、长乐和赵图来向皇上问安了。”叶梦竹手中的折子刚念到一半,听到了高拱的禀报便提醒道。

    皇帝近来时常恍惚,或许你觉得已经说得很慢很大声了,但他却没有留意,话都没进入到他的耳朵里。

    “哦。”赵弘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抬手道:“那就让他们进来。”

    高拱领命而去,叶梦竹将皇帝扶起来斜靠在头,并在他上披了件青色的外袍。

    “臣见过皇上,祝陛下龙体金安!”阿图进门后便行了个长揖,而赵栩与长乐径自走到皇帝的榻前去看他的气色。

    “卿免礼。”赵弘说道。

    “谢皇上!”阿图站直了子,也走去龙边探视皇帝病

    赵栩在皇帝的脸上看了一阵,面露喜色地向长乐问道:“妹妹,你瞧。皇上今的气色是不是好了很多?”

    “嗯!”长乐的眼眶有些发红。她和赵弘是一母所生的兄妹,平最好,见哥哥病重便每隔两来探望一次。看他今天的气色确实是好了许多,脸上带上了些血色,不象前几那样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朕说过没事的。看,现在可不是快好了吗。”

    人一生病就特别的注重亲,赵弘眼见姐姐和妹妹这段时间不住地往自己这儿跑,觉得她们眷念自己,心头极其欣慰。至于那个长乐驸马,之前也来过一次,可一听说皇帝在睡觉便扭头就走,不肯稍许等待,完全不象个尽人臣之礼的样子。

    “请姐姐与妹妹宽心,皇上真是大好了。刘太医今说,再用一周的药,皇上便可完全康复。”叶梦竹在一旁劝慰道。

    赵栩不住地点着头,舒了口长气:“这就好,这就好。。。”

    “坐啊,都站着做什么?”赵弘把手一挥道:“阿竹,让三姐、小妹和驸马都坐。”

    高拱指挥着内侍搬来了三张锦凳,请三人坐了下来。于是赵弘便和赵栩、长乐拉起了家常,大家都捡着一些开心的事说,连直王天拉了乌魔去配种,有十六匹母马怀孕这种事也做了话题的题材。长乐还向皇帝哥哥告状,说直王六月份又寻个借口把乌魔给牵走了,说好一周还回,结果直到现在都没见踪影。

    “直王想必是看中了驸马的乌魔,就让他多玩几天好了。”赵弘笑道。这个弟弟平飞鹰走狗,到处玩乐胡闹,还特能赖别人的东西。自己的御马苑都不知被他借走了多少匹马,从来就没还过。皇家猎场自己一年去不到一次,可他却是每季都要去个一、两次,简直都成了他的私家苑子。还有羽林卫,也没少借给他用来打猎。

    长乐囔道:“那可不成,他是出名的有借无还。乌魔是赵图的宝贝,五哥上回赖了我的玉狮子也就算了,这次可不能再被他耍赖了。”

    看了她这副着急的模样,大伙都笑了起来。随意乱说了些事后,皇帝问起了阿图的产业搞得如何,阿图一五一十地讲了,还说自己准备在江北买地,要扩大船厂和相机厂的规模。

    说到船厂,就不能不提起超级战舰的构想,法螺越吹越大,把皇帝听得眉飞色舞,将板一拍,兴奋地问道:“卿,这种战舰几时可以造出来?”

    “臣已着手准备建造一条一千五百吨上下的超级巡洋舰,六至八个月内大致可以完工。”

    赵弘顿显失望之色,追问道:“卿适才不是说可以建造出七千吨级的超级战列舰吗?”

    “回皇上。不装火炮的超级战列舰,其吨造价为一百五十贯,七千吨就是一百零五万贯,宝江船厂没有这么大的财力。一千五百吨的超级巡洋舰,吨造价为一百贯左右,船厂勉强可以垫资兴造。”

    赵弘自龙舟事件后就恶补造舰的常识,知道不配火炮的昭武舰吨造价也就是九十贯出头,听到超级战列舰的吨造价要一百五十贯,一艘船要一百多万贯,惊愕的嘴都合不拢了:“卿,这战舰的造价也太高了。”

    想要所向无敌,又舍不得下本钱!阿图暗暗鄙视他一把,耐心解释说超级战舰的建造采用了前所未有的工艺,乃是双层龙骨,即先建造一副贯通全船的钢铁内龙骨,然后再于内龙骨之外搭建木龙骨,这样造出来的战舰才经得起风浪并且有更强的防护力。既然要造两副龙骨,钢铁又这么贵,战舰的造价自然就水涨船高。

    一艘船要用两副龙骨是不得已,主要是这个时代的机械都是用水力或畜力所推动的,无法加工足够厚度的钢材,所以就不能用强度有限的钢铁直接去建造船龙骨,只好采用木龙骨内钢铁龙骨的方式,两者叠加就符合强度要求了。要想使用纯粹的钢铁龙骨,就得先造出以蒸汽为动力的冲和冲锤等等新式机械来,那是相当遥远又漫长的事。

    不过,就算是额外地添加了钢铁龙骨,超级舰的造价也不是他吹得那么离谱。好在赵弘不懂,翻了好一阵白眼后终于无话可说,默认了一百五十贯的造价是合理的,接着又问:“卿一定去过枢密院了,他们怎么说?”

    阿图点头,说自己已经去过枢密院了,也见着了太尉和海军正、副枢密使,但他们都说让他先造条样舰出来,试航后才能决定到底采不采用。因为宝江船厂的财力有限,所以就只能先造条巡洋舰给枢密院和兵部看看。

    “卿没有向枢密院申请造舰资助?”赵弘又问。

    枢密院和兵部对于新战舰、新兵器的研制是有资助的,但有个前提,那就是得把其制造的理论和工艺完完整整地给交出去,由其评定可不可行。倘若评定通过,兵部就会拨出一笔款子来资助新战舰或新兵器的研制。但阿图不愿意把自己的钢铁焊接技术给泄漏出去,所以一听说到这个章程就立马放弃了。

    在讲完了这条不申请资助的理由后,阿图继续道:“再说,以前凡是申请资助的,多半都要等上半年,甚至一年,拨款才能发下。臣不愿把时间虚耗在等待上,就干脆自己先造一条巡洋舰出来。”

    赵弘听了他的回答,虽然能理解那个怕泄密的理由,但同时又觉得他还是有挟技自重的意味,总不成今后大宋战舰的建造都由宝江船厂来独揽?可不管如何,他能给大宋造出天下无敌的战舰,那就是旷世大功,尤其是在这个局势困暗的时刻,仿佛是一缕希望之光从厚厚的乌云层中投下来。于是勉励道:“卿好好用心,朕等着你的佳音。”顿了一会,又道:“建造超级巡洋舰得六到八个月,战列舰得一年。按卿的计划,先造巡洋舰,等各部认可后才去建超级战列舰,造成了又要等着他们来评定,其中的周期太长。这样,卿还是先造艘超级战列舰出来,朕从内帑里拿五十五万贯出来,资助其中的一半花费。”

    皇帝没有权去管海军建造和使用何种战舰的,阿图原本只是和他吹吹而已,可没想到一下子就混到手五十五万贯内帑,足以支付超级战列舰和巡洋舰两条船的造舰开支了,赶紧喜笑颜开地行了个长揖:“谢皇上!臣一定尽心尽力。”

    这一对君臣大谈战舰和造舰,越说越兴奋,旁边的三女根本就插不上话,只有眼睁睁地听着瞧着。最后谈成了这么个结果,长乐欣喜异常,觉得自己的驸马为国出了力,也得到了皇帝哥哥的赏识。另外两女却是深知他的底细,虽然脸上带笑,嘴里说着附和之词,可心里怎么想就是另外回事了。

    定下了造舰的事,赵弘觉得精神为之一振,换了个坐姿后看了众人一眼,面露歉意地说:“三姐、小妹,朕想和驸马单独说几句话。”

    赵栩与长乐听了就起说去外面走走,呆会再回来看他,然后二人就结伴同去,叶梦竹起送她们出门。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