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浮云记 正文 (四一二)新家新早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 )    落在西边还留着半个脑袋,似乎不愿意就此沉沦,将它最后一轮的眷恋播撒着大地。

    空气还是闷,至少在那抹红色消失以前,曼萨尼约的微风是敌不过它的荼毒的。踏着轻松而愉快的步子,阿图走进了旅馆,打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吉娜,腿边还放着一个小包。

    门边的侍者凑上来悄声说道:“先生,这位小姐已等了您一下午了。”

    “伊图!”吉娜看到他,眼神大放光芒,几步就冲了上来,扑到了他的怀里,还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她的嘴唇柔软而火,但这里并不是个能随便留的地方,不可用没结果的恋来害了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阿图借口要回房间收拾包袱,脱离开了她。刚进房门,雀斑妹就又用双臂环抱住了他的腰,按抑不住地说:“伊图,抱我。”

    阿图再次推开她:“先退房,再抱。”

    吉娜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就已经飞一般地快速收拾好了东西,带她出门且退了房。

    走到了街上,吉娜问:“您退了房,难道是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吗?”

    “我买了个新房,从今天开始搬到那里去住。”

    “那好,我也去。”

    想到胖娘们,阿图心中没来由地泛起了一阵恐慌,“您得回家,美人,您妈妈可不好惹。”

    路上人来人往,吉娜边走边说:“不,先生。我要和您私奔。”

    “啊!”他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她的话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

    “没错,我就是要和您私奔。我们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她说得坚决,可脸上也不住地红了。

    “我有老婆了。”

    吉娜吃惊地看着他,脸上的雀斑皱成一团:“骗我的!”

    “不骗您,而且还有八个。”

    但这真实的数字起到了反效果,吉娜捂着嘴大笑起来:“别骗我了,没人可以娶八个老婆。连国王也只有一个老婆,其余的都不过是他的人而已。”

    “可我是从宋国来的,那里可以娶很多老婆。”

    “那最多可以娶多少个?”

    “没有。”

    “那好,我就做第九个老婆。”

    “哦!”他上下打量了她一阵,觉得多这么个老婆或许也不错。不过,最终他还是硬起来了心肠:“我不喜欢有雀斑的女人。”

    吉娜呆住了,绿色眼珠流露出一丝被伤害的绪,可随即又笑了起来:“可大家都认为女人有点雀斑漂亮啊。”

    “什么!”阿图可万万没想到曼萨尼约是这种审美观。

    “还有。如果女人结了婚,很多人的雀斑会自己消失的。”说完这句,她再次挽起了他的胳膊。

    “不行,您得回家。我很忙,没有时间陪您。”

    “我不要您陪。您没时间,我就陪您好了。”

    阿图忽然“咦”了一声,一指旁边说:“那是什么?”

    吉娜抬头一看,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挣脱了手臂。只见他形一动,便跑到了十几码外。

    正在这时,一个少年的声音从前面不远旁边响了起来:“喂!渥吉先生。”

    阿图心中叫苦不迭,只得停下了脚步,真是遁地无门。

    喊他的是宋宋,他正带着、诺诺两个小不点和两名打扮得花枝招展但衣质廉价的女人正准备回新房。他们所住的窝棚就离这不远,街道又脏又臭,每逢大雨,走到巷道里就象是淌水沟一样。即使是如此糟糕,可每月还得付四分之一个里亚尔的房租。

    宋宋急着解救他的兄弟姐妹们脱离苦海,阿图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把买饭食的活交给了别人,自己赶来窝棚。到家后跟她们一讲,两人就二话不说地收拾好行装跟了出来,并带上了两个小家伙。

    多萝丽丝是个丰满的黑发黑眼的女人,她的父亲是拿波里人,母亲是个梅斯蒂索。法蒂玛则是西、法混血,有着灰色的头发与灰蓝的眼睛。

    “您就是渥吉先生?”法蒂玛眨着灰蓝色的眼睛,还没等他回答,就抛了个媚眼说:“您可真帅。”

    这么小的一个小小娘们就会勾引人了。阿图瞅了她一眼,虽然脸蛋不错,可材从上平到下,总体平常。再看看多罗丽丝,只见她手里提着个大包,垂直头站在一旁,上下地一扫,暗道:“真的好大!”

    女人天敏感。吉娜提着小包跑了上去,紧紧地挽住了他的胳膊,再也不肯松手了,目光还颇有敌意地打量着两个女人。

    ※※※

    清晨刚过,桃树街就开始闹了。

    七十四号的右邻,也就是七十六号是个金匠的家。金匠有个斯拉夫裔的婆娘,鼻子又尖又长,活像传说中的女巫。每天头微露曦光的时候,金匠就起来到饭厅里等着他的早餐,通常是两片面包和一个煎蛋,吃完后就不紧不慢地走去几个街区外的金铺里干活。

    金匠叫皮尔,是个材瘦长的汉子,黑色的头发和黑眼珠,是个梅斯蒂索。至于他的老婆,名叫索尔,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更象个男人名,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女人名,在西班牙语里的意思乃是“太阳”。

    “安,先生。”

    索尔拿着把锄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着坐在院中藤躺椅上的阿图打了个的招呼。她家的占地比七十四号小些,但也有二亩多,屋后的土地里都开辟成了菜地,夏季里就是一片的绿油油。

    “安,夫人。”

    阿图躺在椅子中回了一声,还挥了挥手,然后就看见她向着菜圃走去。接着,两个怯生生的小人走了出来,一男一女都是五、六岁的年纪,看到这边的孩子们都还没出来,对着阿图这边看看后,便跟上了他们娘的脚步。

    七十四号的房内共有六间房,其中卧房有两间,其它的四间都用作了乱七八糟的用途,一下子涌进来了这么多的孩子,所有的房间都得清理出来作为卧房。阿图给今天的安排是:他继续去银行抛空债券,吉娜和多萝丽丝去买、被褥和家具,法蒂玛带着孩子们打扫和清理屋子。

    昨晚,吉娜硬是不肯去另外一间房和多萝丽丝、法蒂玛同睡,理由是她们的份,嫌她们不干净。于是就跟他合躺在里诺留下来的大上,孤男寡女说着说着就擦出了火花,相互搂抱了起来。最后阿图还是悬崖勒马,搬了把躺椅出来睡在了院子里,免得一个忍不住就把雀斑妹给吃了。吃了就得负责任,拖个油瓶回京都,这可不是他来曼萨尼约的目的。

    “渥吉先生,您的早餐。”兜着围裙的多萝丽丝端着个盘子来到他面前,盘上摆着个碟子,里面有两个类似煎饼果子的东西。

    看起来似乎不错,阿图道声谢,接过盘子,取了里面的煎饼咬了一口。嚼了两下,几乎要“扑”地给吐出来。煎饼是甜的,再看看里面,包的居然是香蕉。

    甜煎饼香蕉果子,这算哪门子早餐!瞧瞧多萝丽丝,正将一对波涛汹涌怵在他眼前,似乎是等着挨夸。

    “嗯。。。多萝丽丝,您的手艺真好。”阿图称赞着,随手就将盘子递还给她,“能不能在面粉里加点盐,弄成咸的。香蕉嘛,还是别放了。”

    这是她欧洲老家的特色吃食,名为皮塔,里面当然也可以包或者青菜,但大家刚搬进来,除了面粉和香蕉外就啥都没有。能做出顿这样的早餐来,已经是相当地为难了。看到他的反应,多萝丽丝明白了,她的早餐在渥吉先生看来是相当地难吃,失望地接过盘子说:“如您所愿。”转回去屋里去做咸煎饼。

    院外的行人逐渐地多了起来,偶然行过的马车轮扬起一层云雾般的黄土。一个穿得一黑色的教士夹着本圣经路过,在他的目光投到阿图上之前,他已经装成了熟睡状。教士驻足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决定在一个稍晚的时候再来拯救这颗可怜的心灵。

    “看报、看报,神秘的宋国西裔少年横扫两大赌场。。。”

    一个清脆的叫卖声从街上传了过来。一名行人停步,在他的手中买了份报纸。这段叫卖声吸引了阿图的注意,吹了声口哨后,乖巧的少年推开了低矮的栅栏,来到他面前说:“先生,来份《曼萨尼约晨报》?”

    “来一份?”

    “一个铜比索。”

    一手交钱,一手拿报。这时,打屋门口传来宋宋的喊声:“依多萨!”

    “宋宋!”卖报的少年惊愕地回应着。

    两个少年因为意外相逢而在那里说个不停,阿图自顾自地拿起报纸看了起来。报纸只有对开的一张纸,一共四版,头版是篇文章,呼吁本地的富翁们给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们建个收留所。据报纸上估计,曼萨尼约的流浪儿估计有好几百人,甚至千人,估计需要两个大型的收留所才能满足需要。

    阿图粗粗浏览一遍就翻到第二版,那里就有关于在赌场赢钱的事。文章写得含糊,只说有个名叫伊图?渥吉的西裔少年人带着名少女去了两次赌场,就使用同一种手法,即压中围骰而赢得大注。

    阿图翻到第四版,那里有一些告示,他找到其中的一份,这份告示和他昨天在银行所看到的一模一样,乃是一家机械代理商所刊登的,代理商所经营的机械里有中小型的印刷机和各种消耗材料。

    这就是他让宋宋去寻找流浪儿的目的,阿图准备自己发行一份未获批准的小报,让这些流浪儿去派发,在关键的时候起到某些决定的作用。

    “您就是伊图?渥吉先生?”宋宋带着依多萨来到他面前,后者带着崇拜的眼神问道。他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长着一对灰色的眼珠和一头灰发,脸上如同吉娜一样有雀斑,而且密集得多。

    阿图从报纸上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野孩子:“没错。你识字?”

    依多萨灰眼珠滴溜溜地直转,看得出来是个灵活的小子,回答说:“是的,先生。”

    野孩子穿着麻短衫和蓝裤子,浑脏不拉叽,领口和袖口全是污垢,脚下也是一双捡来的大人鞋子,前面裂开了口。听他承认了识字,阿图饶有兴趣地问道:“报纸上的字都认识?”

    “差不多,先生。”

    “哪儿学来的?”

    “我原来读过两年书,后来因为常常看旧书和旧报纸,就把它们中的大多数都认识了。”

    原来是这样自学成才的。阿图几乎要夸奖他几句了,“你有份卖报纸的活?”

    “先生,是托尼的活,他把自己的报纸分给我们。”依多萨回答着。

    “托尼?”阿图疑问道。

    宋宋帮依多萨解释起来,说托尼是个二十多岁的混混,住在菜场那边。托尼属于某个黑帮组织,黑帮包销了曼萨尼约所有报纸的发行,他在其中得到了个每卖二百份报纸的份额,全部卖出后可赚三十个铜比索。但他自己不去卖,而是分给了这些更小的孩子,每个孩子帮他卖二十份,可以得到一个半铜比索。

    一个半铜比索的活不干也罢,阿图翘起了二郎腿:“以后就跟着我干,每天最少能得到三十个铜比索,还管饭和睡觉的地方。”

    依多萨将脯一,欣喜地回答:“谢谢您,先生。”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修改说:“谢谢您,堂。”

    “堂”是黑帮人物对他们大头领的尊称,次一级的大头领则称为老板。对于依多萨来说,最值得尊敬的就是那种走到哪里都有人对着他脱帽或弯腰致意的大头领。

    自己陡然得了这么个显赫的称呼,阿图哈哈大笑:“这个‘堂’不错,但以后还是喊我‘先生’好了。”

    “是,渥吉先生。”

    后传来了脚步声,多萝丽丝拿着新做的咸煎饼走了过来。来到阿图面前,先把盛着煎饼的盘子递给了他,然后瞧着依多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渥吉先生雇佣了他。”宋宋边说边推着他向着屋里走去。

    阿图吃了几口咸煎饼,总算是露出了凑合的表,“这次还不赖,多萝丽丝。”

    “伊图。”

    房门口出现了吉娜的影,她穿着花布的吊带睡衣,露出了浑圆的肩头,看起来也没睡好,神困倦且脸色不佳。

    多萝丽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说句:“渥吉先生,请慢用”,赶紧转回屋。走到房门口,两个女人眼神一碰,吉娜冷冷地哼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