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浮云记 正文 (四一一)卖空与买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 )    室内的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一个是资深的银行家,一个怎么看都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但后者却正要说服前者答应一桩银行从未涉及过的生意。

    听到莫耶斯的回答,阿图不动声色地说:“在下就是那个傻瓜。我愿意为每张债券出一百四十三个半里亚尔的现钱为抵押借入它们半年,并为每张债券额外支付五个里亚尔的借用费。半年后,如果我还不出这些债券,那么这一百四十三个半里亚尔的现钱抵押就归了贵行。请问,假如这么做,贵行有风险没有?”

    “没有风险。”莫耶斯斩钉截铁地说,“你是在赌联合舰队与大宋远征军的战争将以失败告终是吗?”

    “是。”阿图点头承认。

    莫耶斯一边指了指他面前的空杯子,意思就是问他还要不要加点咖发,一边语重心长地说:“世事无常,年轻人。萨尔瓦多侯爵阁下是我们西班牙人的骄傲,不会那么轻易地被宋国打败的。”

    “我也非常同意行长的观点,西班牙必胜。”阿图摆了摆手,示意咖发够了,脸上的表截然表明着对他的忠告并不怎么在意。

    有两个因素使得莫耶斯开始考虑起他的提议来,其一是:莫耶斯并不知道战事会辗转到曼萨尼约来,并会将整个墨西哥卷入其中,和绝大多数的人一样,他也认为大战会在北方进行;其二是,就算是联合舰队真的打输了,这些债券的价格肯定会跌,但银行的存债太多,一定是没法卖出去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市场下跌。

    所以,与其让这些库存债躺在保险柜里睡觉,还不如把借出去赚点利益。莫耶斯叹了口气:“每张八个里亚尔,费用先付。”既然有这么个傻瓜,银行就乐得大杀一笔。

    半年八个里亚尔的借用费,银行的心也真够狠的,可阿图还是毫不犹豫地答道:“行。”

    莫耶斯深深地注视了他一阵,然后对着外面喊了声:“伊斯特万。”等到主管进来后,又对着他说:“伊斯特万,给这位先生办手续。”

    银行的大厅旁有个小一点的交易厅,侧面的墙上挂满了交易牌,显示着不同债券的买入、卖出、挂牌数量、成交价等等。一个着黑色职装的青年站在交易牌下,偶尔地拿起根细木棍来翻动几下牌子,改变上面所显示的数字。

    交易厅的柜台上有好几个窗口,一个买进,一个卖出,还有一个结算窗口。厅中靠墙放了一排硬椅,几个客户模样的人正坐在那里聊天,交易气氛冷冷清清。

    因为银行手上有个大户愿意在一百三十七里亚尔的价位上大量吃进六三年的大西洋债,于是阿图就按一百五十一点五个里亚尔的成本借入了一千零五十张债券,统统地卖给了他,扣除手续费后,得款十四万三千七百个里亚尔。随即,他又回到了贵宾房里。

    “您本来有十六万个里亚尔,可如今只有十四万三千七百了。”莫耶斯忍不住地提醒着他。

    “谢谢您的提醒,不过我还要借,这次还要借六*四与六五年的大西洋债。”阿图笑吟吟地说。六三年的大户盘吃得差不多了,六*四年的大西洋债那里还有不少挂买盘。

    “您还要借?”莫耶斯股都要弹起来了。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莫耶斯只得又说:“伊斯特万,给这位先生办手续。”

    六*四债的抵押金是一百三十三点五个里亚尔,借用费仍然是每张八个里亚尔。

    阿图再次借入二百张六三债和八百张六*四债卖出,得款十三万零八百,然后他又进了贵宾房,要求借入六五和六六年的大西洋债。

    “年轻人,你做的事着实新鲜。如果你赌赢了,我想整个银行业都会因此而改变他们的业务方式。”

    看到他进行完了第二轮的抵押,莫耶斯终于明白了他想干什么,心中不由涌出了一股敬意。银行或者是银行的客户从来没想过生意可以这么做,这样不断的抵押,不断地抛售,最终他能将杠杆放得很大。

    “谢谢。我只是搏一下而已,没想过能改变什么。”阿图谦虚地说。

    头一天下午,阿图来回做了三轮*大西洋债,共卖空六三债一千零五十张,六*四债八百张,六五债七百张,六六债三百张,手里还剩钱十一万九千里亚尔。

    三轮做完,柜台上的买盘几乎都被他打光了,只能等着明天,看看有没有新的买家出现。

    莫耶斯整天都在观察着这名年轻人的一举一动,并且深深地为这种奇思异想所着迷。同时,那些银行没事干的职员也纷纷被伊斯特万招来帮手,不停地为他进行着结算。

    下午四点,当阿图准备离开的时候,莫耶斯亲自把他送出了门,握着他的手说:“渥吉先生,你的所作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但愿你最后能赢。”

    阿图以一种极度自信的口吻回答他:“我,伊图?渥吉,是神派到这里来赚钱的。所以,一定会赢。”

    ※※※

    努玛斯是个平民街区,这里都住着一些中下层的居民。房子老旧,道路上净是泥坑,若是一旦下雨,便象是母猪在泥里打过滚一般,到处都会溅上土黄色的泥浆。

    就这么条破旧的桃树街上,第七十四号一个相对干净与整齐的院子,里面有一座新刷了暗红色油漆的房子,院中的几棵大树长得不错,一些乡村风味的攀藤缠绕着墙壁。院门口有一道双开的木栅栏门,也新刷了白漆,上面还挂着块牌子,写着“此屋出售”。

    下午六点半,卖空了债券的阿图和房主、五十五岁的鳏夫里诺刚做好了一笔买进的交易,就是花了六百八十个里亚尔买下了他这座院子。他在银行等着清算债券的时候,在报纸上看到了里诺的经纪刊登的卖房告示,离开银行后就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

    阿图选这房子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告示上写着可以即刻入住,他需要一个现成的地方来开展接下来的计划,并且这个平民区的地段也很理想,于是就直奔着它而去。五点不到,阿图就跟着经纪来到这个院子,随便看了一圈就定了下来。

    这所房子占地三亩,单层结构,屋内空间二千五百平方尺,共有六间房,并有一个小地下室作为储藏窑。除此之外,院中还有个木工房,因为里诺的职业就是个木匠。

    照着常理来说,买房子这种大事,以西班牙人的拖沓一般都要拖上好几个星期,价钱也要你来我往地要谈好几轮。里诺的心理价位是六百六十里亚尔,遇到这么个不还价的买家,就赶紧催着经纪办手续。

    经纪的皮包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式三份的空白文书,在屋里填好了后走出来递给阿图说:“渥吉先生,请签字。”

    三份文书,一份归买主,一份归卖主,还有一份得送去市政厅备案。阿图在契约上签字,再打上了手印,就成了这处房子的合法主人了。

    里诺卖房子的原因是和旁区的一名寡妇好上了,卖掉自己的房子去和她同住无疑是个合理的抉择。在签约前他就将几个箱子放上了一个手推车上,一条养了十来年老狗也趴在一旁,只等着收钱后走人。

    阿图掏出钱袋,数了六百八十个里亚尔付给了经纪。经纪收了钱就与里诺站去了一边分钱,这笔房款还包括经纪百分之三的佣金,也就是二十点四个里亚尔,另外还有百分之一的契约税。在曼萨尼约,经纪费与契约税是卖家所支付的,买家只出房价就可以了。

    “渥吉先生,祝您好运。”

    里诺打了个愉快的招呼,推着他的小车与经纪走了,沿途还传来几声不舍的狗吠声。阿图拍了拍宋宋的脑袋,“现在你可以请你的朋友们都进来了。”

    渥吉先生说过,这所房子就是他和他那些街上朋友们的新家。一个穷得要讨铜比索来吃饭的孩子能住进这么一座漂亮的大院,幸福感真像是做梦一样,宋宋结结巴巴地问:“渥吉。。。渥吉先生,我们以后真的就都住这里了吗?”

    “没错。”

    得到了这个肯定的答复,宋宋猛然地将口捂住,动地喊一声:“噢!”再看看栅栏外面的那些脏兮兮的小脸,想招手马上把他们都喊进来,却长了个心眼,先问一声:“渥吉先生,现在就让他们进来吗?”

    阿图抬眼看了看站在院外的六个流浪儿们,个个都是脏兮兮的,根本不象宋宋那么干净,皱眉道:“你当然可以喊他们进去。不过最好让他们在屋外的水井旁洗个澡,他们太脏了。”

    “是,先生。”

    “还有。除了你说过的那些小子外,暂时不要带太多的人进来。过段时间,你想喊谁来都由你。”

    “和诺诺现在可以来吗?”

    “自然是可以,他们不是你弟弟和妹妹吗?”

    “那多萝丽丝和法蒂玛呢,她们也是我的姐妹。”

    想不到那两个他口中股大与鲜嫩的女也和他称姐道弟,阿图拍拍额头说:“哦。。。随你。”接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里亚尔递给了他:“我去取行李,晚点再回来。”说完,就径自地走了出去。

    “谢谢您,渥吉先生!”宋宋在他后再次大声感谢,又扯着喉咙问:“要给您带点什么吃的回来吗?”

    “你看着办。记住不要用手去拿我的吃食,因为你们的手都太脏了。”阿图在远处回答着。

    宋宋看看自己的手,果然是沾了许多灰泥。愣了愣后,发出一声号令,野孩子们同时发出了一阵欢呼,争先恐后地涌入了院子。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