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浮云记 正文 (三七六)两公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股市与债市随着美洲战事的消息起起落落,如同钱塘江的潮水一般,来得凶猛,去得快速,这里面就存在着一些极为巨大的机会。

    那在书房里请教了两位师爷的钱币之论后,又听阿晃海吹神侃了一番股经与债经,阿图就意识到了交易所里存在着那么个重大的机会。其中的道理和宁馨儿在北方炒卖粮食一样,区别是原来的马家掌握了粮源,而阿图自己本可以比别人更早地获知消息。具体来说,就是谁比旁人先得知美洲战事最终的结果,谁就能成为市场上的赢家。如果再做过一些详尽的分析,所赢得的规模将会更加的浩大。

    阿图所来的世界里是没有股市的,原因他不知道。但既然是被未来世界所淘汰掉了的东西,那就或许证明了它最终是个没用的东西,完全是人类一时愚蠢的产物。但这个世界是存在着股市的,还被炒得无比地闹,所以他应该适应社会,用崭新的目光去接受这种交易方式。

    这段时间,他开始研究起了股市与债市,还让阿晃去给他找一些有关的交易品种与历史交易数据的资料。阿晃回答说有关交易大全之类的书手头就有,至于历史数据则是十分繁杂,只能先从经纪行找一些门品种的历史数据以及大经纪行的分析文章给他。大宋的上市公司每年都必需要向交易所提供年总账表,即便在柜台交易的公司亦需如此,只是详尽度有所差别。这些资料提交给交易所后,《京都交易报》便会将其年终账目、分红派息计划,以及经营回顾、未来展望等等事项简要地刊登出来。至于详细报告,得去交易所购买,价钱不便宜,按厚度算六十至二百文不等。

    不过,这些公开的资料,包括详细的年终报告所提供的信息都是有限的,有责任心的公司商号或许说得多点,责任心差点的那就难说了。在这种时候,经纪行分析师就显现了作用。他们会去拜访与跟踪这些公司商号,获取第一手消息,然后再提供自己独家的分析文章给客户或者公众。

    阿图让阿晃给他买来了好些年终报告与好几本厚厚的交易大全,还找来一些股票与债券的十年历史交易的周线图与一些分析文章,另外再去学校的藏书馆借了一大堆有关股票、债券以及美洲殖民地的书回来研究。经过两个月的仔细分析,他的目标就集中在了一些与美洲有关的股票与债券品种上。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两公行,即东美洲公司和大南洋公行。以东美洲公司为例,它的生意包括如下几个部份:

    一)拥有东美洲银行。东美洲银行是大宋在美洲最大的银行,在美洲的直辖州与诸侯国都设有分行,每年的盈利在一百二十万贯左右。

    二)东美洲航运公司。《内海条例》规定,来自美洲的货物必须通过两公行运输,否则海关不给入口,至于出口则不管。这条规定赋予了其相当大的竞争优势,虽然尚不足以阻止所有的船运公司与其竞争。比如,诸侯国与美洲之间的贸易不受这种条款的限制,商船大可将美洲的货物先运到诸侯国,然后再从大宋揽货回美洲。但这毕竟大大地增加了竞争者的成本与营运难度。其自有船队合计有二百条,剩下的运力都是与私人或其它航运公司每三年签订一次货运合约。它每年都有六十万贯左右的利润。

    三)在大宋与美洲西洋人的生意额中,东美洲公司与美洲西海岸的西、葡两国做交易,每年进口的生意额约为一千二百万贯;大南洋公行与东海岸的西、葡、法、英、尼五国做交易,每年进口的生意额为一千八百万贯。这些来自于西洋人地盘的货物,东美洲公司只给了很低的买价,买卖差价扣除成本后,这部分的盈利就是每年三百五十万贯。大南洋公行的盈利能力与其相仿。

    四)大宋在美洲的直辖州与诸侯国也必须通过东美洲公司向大陆出口,这笔生意是每年一千万贯,东美洲公司在其中的获利为每年二百万贯。

    五)因为它的采购量大,所以它在大宋本土拿到的货物价格远比一般的商家低得多。它每年也要向美洲出口一千五百万贯的货物,这部分每年可以赚到一百五十万贯的利润。

    六)它在美洲的皮毛贸易与矿产业务毛利很高,加上其他的产业每年还可以带来一百万贯的利润。

    七)它在过去的岁月里陆续发行了许多批公司债,一般都是三十年偿还期,平均年息为五分,长期滚动着保持在二千五百万贯的规模,每年所支付的债息约为一百二十五万贯。

    综合以上各部份,东美洲公司在正常的年份,每年盈利约八百五十万贯,税后纯利约为六百八十万贯,可与强盛的诸侯国岁入比肩。它累计总共发行了一千万股的股票,其中有大约二成半在京都证券交易所交易,其它七成半都是由皇室以及各大家族持有。

    由于它的盈利稳定,而且每年盈利的九成或以上都用做了分红,也就是每股六百多文。同时,大宋的存款利息三十年来都只有三分至三分五厘,所以它的股价长期在九至十五贯之间进行波动。因此,它的市值就是在九千万至一亿五千万贯之间,

    至于大南洋公行,它的生意包括以下几个部份:

    一)大南洋航运公司。其自有船队合计有三百条,每年都有八十万贯左右的利润。

    二)大南洋公行与东海岸的西、葡、法、英、尼五国做交易,每年进口的生意额为一千八百万贯,这部分的盈利就是每年五百四十万贯。

    三)欧洲、西亚与非洲每年通过公行向大陆出口,这笔生意每年为一千万贯,公行在其中的获利为每年一百万贯。

    四)公行每年要向美洲、欧洲、西亚与非洲出口二千万贯的货物,这部分每年可以赚到二百万贯的利润。

    五)南洋的香料贸易,每年获利一百万贯。

    六)它的发债规模为三千万,每年所支付的债息是一百五十万贯。

    大南洋公行正常年份的盈利约八百七十万贯,税后纯利约为六百九十万。它因为是从东美洲公司里分拆出去的,总股份也是一千万股,其中也大约有二成半在京都交易所买卖。它的盈利与分红都与东美洲公司相似,股价也几乎相同。

    除了两公行之外,美洲的南方十个直辖州、北方十四州的诸侯国都有在京都交易所发行了州债或国债,其规模总额达到了一亿四千万贯,被通称为“美洲债”。

    在阿卡普尔科棉花事件以前,每年东美洲航运公司的货船都要在从北美北端的阿拉斯加港、郑和城、西雅图到中美沿岸的曼萨尼约、阿卡普尔科,一直到最南边的南美蒙特港共二十几个交易港内停靠一千多艘次,将美洲的货物装运上船并卸下大宋所产的货物。东美洲公司在这些交易港内都建有大型的货栈,并有护卫看守。每次货船到港将从大宋贩来的货物卸下后,拍卖师就在货栈外进行拍卖,竞投的场面闹非凡。许多大宋的商人也远赴美洲,依附于东美洲公司来做生意,将它的货物销往美洲内陆。

    但在阿卡普尔科棉花事件以后,东美洲公司取消了与很多西班牙港口间的交易,只在美洲西海岸指定了五个中立的交易港,就是曼萨尼约、巴拿马、瓜亚基尔、卡亚俄和天堂谷。作为报复,原来最大的阿卡普尔科港也被取消了交易资格。自那以后,阿卡普尔科就一蹶不振。

    阿卡普尔科棉花事件发生于宋历一百六十五年,西历一五二五年,四艘东美洲公司的六百吨商船停靠在西班牙的阿卡普尔科港口,结果被当地人以棉花收购价太低为理由,将四艘已装满了棉花的商船放火烧毁,从而引发了东美洲公司的护航舰炮击阿卡普尔科港,西班牙海军继而与东美洲公司的护航舰队交战的事件。

    事件中,十来艘东美洲公司的商船被焚毁,两艘护航舰被击沉,西班牙海军损失一艘战舰,港口居民死伤一百余人,差点引发一场两国间的大战。事后,两国最终和解,西班牙赔偿了东美洲公司的损失,并同意了在美洲西海岸设立中立港。接着,葡萄牙也仿效。

    中立港的意思就是西班牙不在港内或者城市里驻军,除了税使之外也不派设官员,港口内的一切都由城市自治,只保留象征的城市护卫队,以便于和大宋贸易。

    自西洋三国联军偷袭了长滩港后,这些贸易航路都中断了,东美洲公司在西洋人地盘上的所有货栈都受到了接管,人员被关押或驱逐。航运公司估计至少有五、六十艘自己的货船与货船上的货物受到了西洋人的扣压,若加上合约船,则起码有一百好几十艘。因为这些原因,其股价也由开战前的十三贯跌倒了最低的四贯半,目前已经回到了八贯多。公司债的票面价是一百贯,最低则跌到过七十贯,目前已回到了八十三贯。

    大南洋公行的形与东美洲公司类似,股票与债券的走势也差不多。

    另外,美洲还有一些诸如矿产、皮毛贸易、海洋渔业等公司在交易所上市,但它们的规模无法与两公行的股票、债券以及美洲债相比,因此就被阿图给放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