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浮云记 正文 (三七三)书房机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正午的街巷,温暖而安静,一个灰朴的影踏着延伸的青石板路而去,孤中仿佛带着股义无反顾的味道。

    大约三十年前,几个如这般的影踏上了游历的征途,怀着未知的目标或受着某种驱使,跋山涉水,行走在繁华与荒凉之间,一去十年。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些和尚无疑是体力行,还为此吃了万般苦,历了千般险,可谓更胜一筹。

    除了雪斋之外,阿图还认识两名行僧,那就是尘来与尘矶。因雪斋是理藩院的七品僧官,另两人分别在丰原城与出雲国出仕,所以在他看来,这些行僧游历天下、学得本领的动机就多半是为了当官。可不管是不是这样,那种坚韧的毅力都是值得倾佩的。

    尘矶拿着皇帝的回书返国了。回书上把花想容给训斥了一顿,说她应该精励图治,而不是遇难而退。又警告说,若是她再疏于政事,皇室就要真的惩罚她了。这封回书正是花想容所要的,拿着这封书信,她就可以去威胁那些豪臣们了。至于未晴,却还是留在了府上,等着国主给她进一步的指令。

    在中午的素席桌上,阿图还向雪斋请教了有关“能”的运用。雪斋给他提到了《六轮书》,并说其师兄雪渡和雪舟都已经达到了第三层识明的境界。“识”是指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识、意识等六识。“明”是针对“无明”而言,后者是指过去世烦恼带来了困惑,蒙蔽了真如本。所以识明的意思就是六识脱离了俗世的蒙蔽,达到新的境界。例如,雪舟的识明可以起到类似于“能”里面“天眼”的功效,能看到常人视觉以外的东西。听雪斋这么一说,阿图陡然对《六轮书》神往了起来。但练功的法子是每个门派的不传之秘,他总不成厚着脸求人教其练法,只得把思切暂时搁置。

    “相公,大师可真是了不起。”盘儿在旁的喃喃地说。

    低头一望,她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想来是为上午所听到的那个故事而感概。阿图将她的腰一揽,正色道:“当然。相公还有个和尚好朋友叫尘来,就是这位大和尚的师侄,也很了不起。”

    “哦。怎么了不起?”盘儿感兴趣了。

    阿图哈哈大笑:“他很会赌钱。”

    两人于午饭后送雪斋出门,眼见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便转回府。回到二院,站在院中的傅萱喊道:“蛮子。”

    眼见着傅萱似乎找相公有事,盘儿知趣地先行离去。

    院中的一棵桃花树打起了花苞朵儿,青绿色的苞萼尖尖上露出点粉白色。一鹅黄的蛮妹立在树下,竟然给人一种“人比桃花秀”之感。

    蛮妹最适合去做一些不用开口说话的事,只要她不开口,蛮劲不上来,单看外表绝对是副好品貌。阿图走到她前,吹了个无声的口哨后道:“什么事?”

    傅萱嘴巴一努一吹,毫不示弱地回敬一个,说:“有好东西给你看。”

    好东西?阿图开始审视她,用目光先揭开她外面穿着的比甲,再就是粉白罗衫、八幅湘裙,接下去就是红色肚兜。。。脑海里就乍现出了好风光、好东西,嬉笑道:“昨晚不是看了一夜吗?”

    “臭蛮子。”傅萱伸手在他臂上一拧,骂道:“死没正经。柴门纹的机关做好了,等着你这个大老爷去看呢。”

    原来是这么个好东西。阿图点头,便跟着她前去四院。来到四院,就看到了站在书房门前的柴门纹,穿着一紫色的忍衣。

    “爵爷,可有空?”柴门纹拱手问道。

    柴门纹来了京都半年,人还是那么瘦,但气色却好了很多。她跟芊芊在互授武技,芊芊学她的忍术,她在学阿图教给芊芊的武功。想来阿图的练功方式对她有所助益,阳妙心流内功所产生的不良后果有减轻的趋势,脸色开始带上了血色。

    傅萱道:“人都给你带来了,当然有空。”

    柴门纹自来京都就闲着没事可干,阿图知道她会设忍者机关,便让她先做个范例出来。如果合适的话,就准备在府里推行,用来防贼防盗。柴门纹领命,与傅萱和傅樱商量之后,就带着数名工匠将这里的书房进行了一番改造,做成忍者机关的样板。因为要娶长乐,内务院的人前段子成天盯在这里,所以间中停了好一阵,可终于还是于近完工了。

    先对着傅萱一点头,柴门纹转而向阿图道:“爵爷,我先独自进去开启机关,再请爵爷进入。”

    “好。”阿图应道。

    于是,柴门纹走进了书房。不一会,她就出来说:“可以了”,侧让开门路。

    四院的书房和阿图的书房布置类似,区别就是里面并排放着两张书桌,分别归傅萱和傅樱两人使用。阿图打她边进入书房,举头一看,但见里面与交给她之前并无丝毫差别,不仅摆设都还是原来那,而且仍旧是放在相同的位置,不解道:“怎么还是老样子?”

    “我可不敢乱动书房的布置。”柴门纹低声说着,等傅萱跟进来后,就关上后的门。

    就在这门关上的霎那,她脚尖往门前的地面上一点,一块长条形地板的一端忽然就以另一端为轴弹起,一点寒芒打空隙间飞而出。柴门纹伸手一抓,只听得“嚓”的一记出鞘声,一柄二尺左右的短剑就顶在了阿图的腰间。

    踏地、板起、接剑、出鞘、制人,这一系列招式完成于火石电闪之间,端地令人防不胜防。

    哇!真是酷。就不知能不能做成那样,进门拿脚一点,一个美女就飞了出来。。。

    傅萱笑呵呵地说:“怎么样?厉害吧。”又并指为剑,在他腰间一戳,“哼。下次要是再敢欺负我,就这么给你一下。”

    阿图对着她翻了个白眼,嘴里却夸了柴门纹两句:“好、好!不错,不错。。。”

    “谢爵爷夸奖。”

    柴门纹面无表地说着,前走几步,蹲下子在墙脚处一拨,一个小小的暗格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阿图俯一看,只见这个暗格乃是二尺见方的大小,深度只有一尺半左右。再看里面,乃是空空如也,奇道:“这是做什么的?”

    “藏人柜。”柴门纹说完,也不等他发问,抱起那把短剑往地上一坐。

    “莫非她是想把自己藏进这个暗格?”阿图暗暗纳闷。可眼下的形,也只能有这种解释了。

    果然,只见她蜷缩着坐在暗格口,头夹在双腿之间,似乎是在默运一种内功。随后体便渐渐地缩小,全骨骼亦是越来越软,并逐渐地开始往暗格中移。

    好柔软的段,厉害的软骨功!一炷香的功夫,她的全便进入到了这个暗格里,随着哗啦的一响,暗格的滑门关上。

    怪不得她那么瘦,原来是要练这种藏之术,而且还是吃素的,也不吃任何诸如葱、蒜之类的有刺激的食物,怕也是为了防止体产生气味而不利于躲藏。

    过了一会,门“唰”地一下滑开,一个人影蓦地滚了出来,拔剑出鞘,仍旧是比在他的腰间。

    哇!这招太有用了。

    昔,凯撒收受贿赂,埃及人给营帐里送来条八尺长的毛毯,就地一滚,出乎意料地滚出来个艳后;来,赵图收取贺礼,送礼人在房间内堆起一个个二尺见方的礼盒,随手一揭,如愿以偿地升起个美女。

    “你可以在里面藏上多长时间?”

    “我功力不深,最多能藏三个钟头。”柴门纹答道。

    三个钟头也不少了。阿图赞叹道:“真不错。”

    “蛮子。看我的。”

    阿图抬头,见傅萱已站于几步开外,体随着话语声往墙上一靠。随即一块长条形的墙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人就凭空消失了。翻转后的墙板合上,就好象那里从来都没站过人一般。接着,墙壁又一翻一合,傅萱笑嘻嘻地出现在墙壁前,原来翻板的两面是一模一样的。

    哇!有用到家了!如果自己的书房也装上这么个机关,当老婆堵住门骂人的时候,大可以一展大丈夫的宽阔怀,潇潇洒洒地逃之夭夭,好男不与女斗。

    阿图跑过去也往墙上一靠,人跟着就翻去了屋外,再一靠就翻了回来,真是方便得很。翻回屋里,便见柴门纹提起了摆在墙角处的一个草人,随手扔在屋中地板之上,走到了傅萱的书案后说一声,“爵爷请。”

    阿图坐上了椅子,听她说:“爵爷左脚地毯下有个凸起,请踏下。”

    他伸左脚在地上一探,感觉到书案下的这块地毯之下隐隐有一个突起,就往下一踩。

    与此同时,只见左手那侧墙壁与天花的交接处忽然有一块小小的墙板翻开,三点寒芒出,“噗噗噗”地入到躺在地面上的那个草人上。

    “暗器的角度是可以调节的,”柴门纹指着他所坐的圆脚转椅说:“出的角度与椅子前后左右的方位相关。”

    这张转椅近乎锥形的圆脚居然可以用来控制暗器的发方向,的确是太犀利了!忽然想起了一节,脸上顿然变色:“这个蛮妹是胡来惯了的,要是哪跟她吵了嘴,趁着自己进来的时候。。。”扭头去看蛮妹,她正瞪着圆眼,杀气腾腾地望过来。。。

    接下来,柴门纹就给他一一介绍书房里的机关布置,说这里一共有二个藏人柜、两处兵器机关、一个暗器机关,两块逃生板。

    每个藏人处都恰好能藏下一名武忍,可以用最佳的角度向着屋中人进行袭击或刺杀;在每处兵器机关,主人可于举手抬足之际拿到一把长匕或短剑之类的武器;暗器机关可以用机括向着室内特定的范围进行暗器发;两处逃生板可以让主人以最快的速度脱险境。

    柴门纹还说她原本还打算设下秘道一条,主人只要在地上一滚,在入口上一靠,便能借助机械之力进入秘道,然后再从宅子的另外一处出来。但挖秘道的工程量太大,所以这轮就先暂缓,如果阿图需要的话,可以添加上去。

    这机关实在是很凶猛,令人咂舌,用来暗算实在是太棒了。不过这里是京都,就算是有小贼潜入,享受到这种待遇也是犯法的。所以当柴门纹请示是否要在全宅都安装上这样的机关时,他只有连说“暂缓、暂缓”,并让她赶紧将房里的那暗器机关给拆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