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零)远征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宁馨儿与四小姐终于走了,阿图去码头相送,彼此却没有太多的言语。

    四小姐来了趟京都,带走了她的收获,蓝家向傅氏表达了效劳之意,可能于未来大有回报。宁馨儿和小红在半年后将会回来,那个时候又会如何,只能再说了。

    外国语学院的专业课停了很多,汪士载又让他退了很多课,这就造成了阿图常常会有整个上午或下午无需上课的局面。

    当天阿图就去了球队退队,借口是皇帝要他造龙舟,实在是没有时间训练和比赛。另外自己还在同时修理学院与外国语学院的课程,要埋头苦读,实在是辜负了队友们的期望。

    当天傍晚,阿图请了球队的所有同学去了趟麻雀岭,大摆了两桌退队宴席。当下就有不少队友感叹着,说一个未来的球星就这么给陨落了,不光是对于外国语学院,甚至对整个大宋蹴鞠界都是一个莫大的损失。

    听到这些言论,阿图不暗生悔意,便问那些现时的蹴鞠大球星都在干嘛,得到的结论是全国各地有许多的地方蹴鞠联盟,每个地方联盟都有好多只球队,互相打比赛。京都就有个“京都大联盟”,里面有十六只球队,每逢周六或周就比赛,每场赛事都有好多人去看。这些球队的东主要么是一些达官贵人,要么是些如皇家银行之类的大商号,要么是些大老板,作为一个有实力的球星,每年能拿好几百,甚至好几千贯的薪俸和赢球花红。

    听到这里,当蹴鞠球星这么个貌似前途无限的职业就立即被他给象扔垃圾一般给扔掉了。同时,深深地庆幸苏湄帮他做了个明智的选择。大家酒饱饭足之后,彼此挥泪而别,他的队也就退成了。

    随后,阿图将牵晃、黄世福与船厂的几名技师带去了内务院,让他们和陈启泰并一帮营造司的人员见面,听取营造司对建造皇家龙舟所定制的规范,并请营造司派出龙舟建造的监理人员。回来后,阿图就让他们在规范的许可之下,按着自己的想法来着手设计。

    宝江船厂承造双体龙舟之事被各家报馆的闻访挖掘到了,几批闻访跑去船厂采访后便在报纸上大大地报道了一番,并点明宝江船厂目前的东主已经换成了如意男赵图,赵图是双体船的发明者,世上第一艘双体船蚂蚁号的主人。

    这番报道起到了两个作用,一个是让宝江船厂在店头交易的股票价格从五百三十文涨到了一贯上下,阿图成为宝江船厂的新东主时,它也曾经涨过一轮。第二个作用是许多人都跑去江边试乘蚂蚁号,乘完船之后就直接跑去船厂看设计下订单,十来张单子就这么蜂拥而出。蚂蚁号欢迎试乘是蛎蛴民出的主意,他还建议阿图让蚂蚁号没事就在江面上晃悠,以为展示。

    两家船厂的定价是,造一条如蚂蚁号般豪华程度的双体游船,建造期不到三个月,要收八千贯,而其制造成本为五千二百贯。另外两种型号的双体船,并立双桅的小型双体船收五千贯,六桅的大型双体船收一万三千贯。当然,若是客人要在豪华上做特别的要求,自然要另外加钱。与此相比,一条二百吨货船在京都建造的市价约为四千八百贯,二百五十吨不带火炮的护卫舰为一万零五百贯。

    初战告捷,人人都是兴奋异常。阿图还找了个酒楼,请了船厂有职司的人员前来喝酒,并每人发了个五两银币的小红包,用来鼓舞士气。

    对于船厂,阿图有一些自己的设想,谁都认为帆船制造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是个极限了,可他有着不同的看法。木壳帆船还可以做的更大,甚至几倍的大,或许将来还可以装上动力,做成完全不靠风力驱动。对于前者,他已经想了些办法。至于后者,他已经在沈扬和罗文聪那里看到了一台小型蒸汽机的设计图,其实物正在定造之中。虽然他们的蒸汽机很小且设计效率很低,恐怕只能驱动诸如一辆马车或改进一下去驱动小舢舨,但社会总是在进步的,说不定某天蒸汽机就能大派用场,从而能将宝江船厂的大船推得在海里乘风破浪。

    过了几,金韶上门求见。阿图请了他进来,上茶后就问起了他的来意。金韶回答说江边靠近码头附近有家名叫隆泰的当铺想转手,并说起了这家当铺的一些况。

    这家当铺的东家姓严,是山东人,因为经营得一向不太好,时常在盈亏之间徘徊,这么做了十来年,严东主便有些心灰意冷,想卖了当铺洗手不干。要价也非常合理,总共只要一万五千贯。因为铺面是买下来的,这一万五千贯便只是铺头的估价与当票的价值,连一些当票的未到期的赎当利息收入与潜在的死当处理收入也是不要了。金韶还说这家当铺经营得十分稳健,所有放款均是有抵押,而且抵押物里房屋与珠宝古玩之类的东西占了绝大多数。

    听了金韶的话,阿图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严东主都经营不好,为何自己就一定能经营得好。

    金韶笑了几声便说山东人做当铺,因为本小所以利息取到六分以上,而徽州人做当铺,因为本钱大就利息只取四分半到五分,所以山东人竞争不过徽州人。如果阿图能把当铺接下来,本金加到三万贯,由他来做大朝奉,给全体职员二成的股,那么担保每年能给阿图赚二千五百贯以上。

    阿图与他有“乘凉”之交,又因他而买到了目前的居所与船厂,便对他信任有加。见他这么有把握,阿图就和几位老婆商量了下,想听听她们的主意。

    不过他的老婆上至傅莼、苏湄,下至傅樱大多都是没有经营天份,说来说去都是夹缠不清,最终还是要让他自己做主。不过,傅莼还是建言道:“当铺的生意我不懂,但觉得其中最大的关节就是你是否信任金朝奉,若是信任则可行;若否,则不可行。”

    今年初,阿图曾以苏湄的名义花了一万八千贯买下了茂业零食商号的六成半股份。以往这家商号奉行的是有钱就分的信条,每半年分一次花红,结果把商号的扩展资本都给分跑了。商号没有追加的资财,生意再好也无法扩大规模,如今阿图许诺给陈世锦,不但可以数年不要分红,反而让苏湄再借了三千贯给商号做本。如此,陈世锦就能安心经营,这大半年下来,营业额就比往年多了一成半,利益则增加了三成,而且还有加速发展的趋势。

    受到茂业这个前车的鼓舞,阿图去参观了一下那个隆泰当铺后,就花了一万五千贯买了下来,把资本金也补充到了三万贯。交易完成后,阿图任命金韶做了朝奉,给了他一成的股,其它的一成则是分给其他的职员。

    他受师母的委托得照看阿茂,便问他愿不愿去当铺干,结果阿茂十分乐意。于是,他就让阿贸去铺头做三朝奉,阿二当伙计学徒,并嘱咐金韶要多教教他们。

    就这样,阿图的名下终于有了第二个产业--隆泰当铺。

    ※※※

    接到美洲败报的第一週内,朝廷便向南洋与北洋总督府发出了紧急战备令。

    美洲海军被偷袭而覆灭的耻辱令朝野上下舆论空前的一致,请战的折子雪片般地递往宫廷与内阁,报纸上声讨西洋国的民间檄文不断,敦促朝廷出兵的文章累牍连篇。

    反对朝廷出兵的自然是没有,但却不乏少许请朝廷慎重的言论,其中最主要的人物就是如今闲赋在家的前枢密院参赞枢密副使尹志善。尹志善递给皇帝的折子言朝廷目前对西洋联合舰队一无所知,包括其统帅是谁、战力几何、战略意图等等都是不明,仓促出兵有冒然之嫌,请皇帝与内阁多加考虑,缓而图之。

    尹志善于二十八年前,在他三十四岁的时候写了本书,名为《制海权》。这本书问世之后便逐渐地受到了朝野的关注,现已经成为了所有军校的必修课目,他本人也从一名小小的兵部八品知事升到了正三品的枢密院参赞枢密副使,可后来因其弟子卷入了丁丑案而被迫辞职。虽然他是个大兵家,但只是个纸面上的大兵家,从未带过兵、打过仗,而且还是个无权无职的前官僚,所发之音几可忽略。

    四週后,皇帝、内阁与枢密院的联合决议下来,由北洋总督武毅伯胡冀湘为帅,从南洋海军抽调四十艘大型战舰,加上北洋海军共派出战舰三百余艘,加上二百五十艘诸如兵马船、侦察船、消息船、粮船、水船、物资船之类的辅助型船只,组成了合计二十四万吨战力、三十六万余吨总吨位的五百六十艘舰船、十三万海军将士、四万陆战军的庞大远征军前往美洲,联同北美诸侯国的水师,誓要将西、法、葡三国联合舰队打个稀烂,捍卫大宋天朝的威严。

    远征军集结了大宋战舰的精华,内含昭武级战列舰六艘、无畏舰八艘、光荣舰十四艘、天王舰二十艘、金刚舰三十八艘、远山舰四十三艘,战列舰总和一百三十九艘,约占战舰总数的四成半,按吨位算更是七成有余,可谓大舰巨炮的舰队。

    一时间,京都的天空上战云密布,街道上时而可见八百里快马奔驰,江面上水师的快艇来来往往,向着四方传递着朝廷的命令。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