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六)九卿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承天门南面,越过长安街,便是承天门广场。再向南穿越广场,便是大宋六院六部、五寺六监司、京师左右二军都督府、御林军、锦衣卫等等朝廷机构所在——九卿门。

    这片区域北起承天门广场南侧,南抵崇礼街,东西各以朝阳街与通济街为界。除去这四条周边的街道外,其间还有四条贯通南北的直街,由东到西分别为朱雀、青龙、白虎、玄武四条大街,大宋的朝廷机构就是主要分布在这四条街的两侧。

    因青龙街面向承天门的入口上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牌楼,牌楼上有武宗题字:“九卿门“,所以就沿用了这个名字作为这片区域的统称。

    按大宋的体制,以丞相所领衔的中书院掌管政务,以太尉为首脑的枢密院掌管军务,在两者之上还有个由丞相来主持的内阁。

    至于官员的任命,文、武官员先分别由吏部与兵部铨选,再分别由中书院和枢密院审核,六品或以下官员由两院核准后直接任命,从五品以上官员的任命需由皇帝最后御准。另外,从三品以上官员的任免与迁补由内阁推荐,也需最后由皇帝御批。

    在所有的朝廷部门中,只有理藩院、内务院与锦衣卫由皇帝亲掌,其官僚可由皇帝任命。其中,理藩院的总院与内务院的掌院均属于内阁成员,都是正二品高官。除了这二院一卫外,皇帝还有直接任命内阁成员的权力,对于其他从五品以上官员的任命则只有否决权,没有提名权。六品或以下的,就无法问津了。

    每当内阁或两院报上来要任命或罢免的官员名册,皇帝唯一能做的就是决定盖不盖章。因为有了这个否决权,没有皇帝的同意,这些人也无法走马上任,于是就形成了内阁、两院与皇权的相互制约。最终,大家会达成一种妥协,内阁与两院也会兼顾一下皇帝的心意,任命几个他所喜欢的人,皇帝得了贿赂便会痛快地盖上玉玺。

    历史上,熹宗皇帝就因为几个官员的任命问题与内阁产生了矛盾,大家互不妥协。于是,熹宗一撂摊子,三年不朝,也不批阅任何奏章,官员无法升迁、罢免或改任,举国的政务与军务陷入停顿。

    综上所述,与历代皇朝相比,本朝的皇权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皇帝再也不能象以往那样定夺一切,控整个国家的生杀大权了。

    一块五间十柱的大型石碑牌楼竖立当道,斗拱翘檐,顶上黄琉璃作瓦,柱间浮雕镂刻,正中上方三个白底金字,严整雄浑:九卿门。

    九卿门后便是大宋朝堂的权力所在——青龙街。青龙街宽十丈,长百丈,地面青石铺路,两侧院府青砖为墙,沿街古柏森森参天蔽,来往车轿、马匹与官吏络绎熙攘。

    中书院位于青龙街上东侧最北端,就是最靠近皇城地方。中书院是丞相处理公事的地方,设于此处也有领袖百官之意。按东文西武的布局,其对面,也是就青龙街西侧最北端,便是掌管兵权的枢密院。

    阿图要去的是内务院,问过在长安街面上当值的巡差,便知是位于朱雀大街上。

    内务院是管理皇家与宫廷事务的机构。它的职责有两个部份,一是替皇家管理内库,这不仅仅是管着钱银仓库这么简单,而是要为皇家理财赚钱;二是管理宫廷事务,凡皇家的衣、食、住、行等各种食物都由其承办。其最高官员为掌院。次官是三名院司,正三品。府内下设九司、五院等六十几个部门,掌管着皇室宗族、财务、库贮、礼仪、警卫扈从、教育、工程、刑罚等等事宜。

    朱雀大街与青龙街类似,只是街宽窄了两丈。阿图骑着乌魔由长安街转入朱雀大街,便见到前方一顶银顶黄盖的八抬大轿在缓慢而行,前后都有侍卫跟随。

    轿子走得太慢,街面又很宽,阿图一偏马头正待从其左侧超越而过,行走在轿旁的一名军官看出了他的意图,怒喝道:“直王乘舆,谁敢逾越!”

    还真以为自己是只螃蟹,这么宽的街面想全霸住?如果换个人,阿图定要骂这狐假虎威之人两句,然后只管催马而去,可听说这是直王的轿子就不跟他计较了。开府的前几,直王送来了不薄的礼,其中的一只说话八哥尤得众老婆宠,人人都要争着跟它玩。本来阿图是应该亲自去王府登门回拜,但这段时间太忙,就搁下了,也算是有些失礼。

    正斜着眼睛瞅这顶绿呢大轿时,轿子的侧帘拉开,里面探出个头来,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面带笑容问道:“可是如意男?”

    直王赵宸是皇帝的弟弟,长乐的哥哥,阿图不敢怠慢,骑在马背上拱手道:“赵图见过直王下。”

    “停轿。”

    轿舆停下,直王步出轿子,走到业已落马的阿图前,先从头到脚地好好瞧了瞧他,微笑道:“如意男好风采。”

    眼前这个直王乃是细长眉,丹凤眼,悬鼻阔口,高高的材与皇帝相仿,宽广的肩和笔直的背给人一种拔感,颇有英气。阿图听说这个直王有昏聩之名,平素最好飞鹰走狗,被人戏称为“京城第一纨绔子”。可眼前的真人似乎与传言不搭边,心头带着狐疑,嘴上奉承道:“直王天纵之姿,轩昂之器,得人仰望。”

    直王哈哈大笑,戏言一句:“这还是孤么?”又问一句:“如意男可是往内务院?”得了他肯定的回答,便把手一挥,对着旁人道:“尔等先行,孤与如意男说话。”

    众侍卫与轿夫领命抬起空轿,那名先前发出呵斥声的军官讪讪地过来牵了乌魔,一行人先行而去。

    那名军官过来牵马的时候,直王才注意去看乌魔。一看之下,目光陡然一亮,赞道:“真是好马。”还用手在它的鬃毛上抚摸了两下。

    等这伙人稍微走远,直王开始慢慢地迈开闲步,似笑非笑地问道:“听说如意男前两大闹驸马府?”

    听他语气里并没有什么责问的意思,阿图跟上他的步子,汗颜道:“长公主要打臣,臣不得不逃而已。”

    直王愉快地笑了起来,抚掌道:“逃得好。能逃而不逃,那才是个傻子。”再问其中的过程,听完大致的讲述后,又眉开眼笑道:“好。孤那姐姐这回可是吃瘪啰。”

    “臣得罪了长公主,委实心头难安。”

    “嗨!没事,等你。。”直王嘿嘿地笑了两声,“过段时间也就没事了。”

    阿图听出了他是个什么意思,就是说等自己娶了长乐后就没事了,也就是等于说自己得靠娶女人来避祸,暗中不是滋味。

    接着,直王问起他来内务院的原因,得知是为了造龙舟之后,沉吟道:“此事不太易办,皇兄已为此事将内务院那帮人喊去骂了一顿。虽然那些人不成话,可孤觉得你还是应兼听他们的意见。”

    “兼听”就是不可全听,也不可不听。阿图明白了,拱手道:“多谢直王提点。”

    言谈之间,两人的脚步已经来到了内务院的大门。进了大门,两侧就是门签房和轿厅,直王的轿子就停在轿厅里。至于车马以及寻常来客的轿子则是打偏门而入,那里有个专供停放车辆、轿子与拴马的院子,乌魔就被牵去了那里。门吏见阿图与直王一起进来,也不上来询问,拱手将两人迎入。

    绕过前方的照壁,便见一名着红色官服的官员迎了上来,五十岁不到,仪表堂堂,对着直王一抱拳,笑眯眯道:“直王今怎么有空前来撇院?”

    直王大刺刺地在他胳膊上一拍,笑道:“掌院大人,孤无事不登三宝。不过,孤的事稍后再说,先给你介绍一人。”随后就介绍阿图给他认识,说来人就是内务院的掌院伦以贤。

    双方见完礼后,伦以贤问了来意,便说已经得知皇上曾下旨让他来主理龙舟建造事宜,然后就喊了旁人带阿图去见一名叫陈启泰的官员,说这个陈启泰是管着营造司的正五品侍中,建造龙舟之事和他商议着办既可。

    于是阿图向直王与伦以贤告辞,随着那名官员去见陈启泰。

    陈启泰四十多岁,黑黑瘦瘦,见面时带着满脸的客气。看完阿图带来的草图后,陈启泰说他龙舟的构思是好,皇上也属意双头船,只是船的设计有几个违制之处。别的还好说,就是皇上的主舱房绝对不能开在甲板之下,甚至一半在甲板下都是不可,也不能有水手在皇上的头顶上走来走去,这可是千万使不得的。

    又说了好一番有关建造龙舟的法度后,陈启泰问道:“听说如意男的蚂蚁号停泊在码头,不知下官可否带人前去观看?”

    “这个自是无妨,侍中随时可去。”阿图答道。

    “承建龙舟的船厂,如意男可有中意的没有?”陈启泰又问。

    阿图见他问这话时目光闪烁,又想起直王刚才的暗示,知道里面水深。不过他这次是奉命主理,既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也想将造这条龙舟的活揽给宝江船厂,便直言道:“本人属意宝江船厂,他们干出来的活一向都很不错。”

    陈启泰是知道宝江船厂,却不知道船厂东主已换成了眼前的这个如意男,只“哦”了一声,便道:“下官今晚于得月楼做东,与如意男共商造船事宜,不知如意男肯否赏面?”

    阿图暗道:“猫腻来了。”却面上带笑,拱手道:“如此就叨扰侍中了。”

    陈启泰面露欢喜,心道这如意男是个上路的。约好晚上见后,阿图就告辞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