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零)下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绿色的顶,绿色的壁,绿色的地,绿色的翠竹在轩外招摇。

    摇竹轩是府内四景之一,通体以竹制成,外涂绿漆,长廊式的轩房下临池水,支开四扇轩窗,可见水中红鳞隐现,岸边垂柳拂水,叠石四下盘踞。

    轩内,同样是竹制的小桌雕成了梅花形,一壶茶正在泥炉上温着,对面的四小姐正笑吟吟地望过来。

    傅恒的那张订单,阿图早就让她给报个价钱,可她却推说要酝酿,就一直拖到了今。晚饭后,当他再问起此事,四小姐才点头,于是两人就来到了这里。

    端起茶壶,斟满她的杯子,阿图开门见山:“出价吧。”

    四小姐抹平了腿上的裙皱,好整似遐地说:“此事不急,奴家想先和爵爷说点话。”

    阿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对着她扬扬下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这个举动有点轻浮,四小姐白了他一眼,才道:“爵爷可知道这天下最强大的水师在何处?”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带兵打仗。”

    他的回答是四小姐意料之中的事,便脸上带笑,解说道:“大宋有南洋、北洋与美洲三大总督府,旗下有南洋、北洋、美洲三大海军督军府,三大陆军督师府,长江与黄河上还有内河水师,共有战舰九百余艘,总吨位五十几万吨,另有辅助舰五百余艘,将士四十万,陆战军二十万,乃是天下第一。”

    阿图被震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战舰的造价。。。养兵的费用。。。完全是在烧钱啊!而且,京都大学里不过六、七千多人,看上去就多得不得了,这海军、水师与陆战军的六十万人往那里一摆。。。

    “奴家却以为,大宋海军多年未曾打过大型的海战,军队**,贪贿成风,恐怕强的只是外表,内部却是空虚。然则,虽有所弊端,但其规模实在庞大,仍然是无可匹敌。”

    “你说得有理,皇帝的龙舟花了十万贯,他听说我的船只花了六千贯不到就生气了,想必是常常被人当冤大头。连皇帝的龙舟都要被人雁过拔毛,下面的**自然更加严重。”

    四小姐听他称皇帝是“冤大头”,莞尔一笑道:“确实如此。大宋兵部给我家船厂与兵器所下订单的时候都会索要不菲的敬俸,比例常常高得惊人。”

    “那依你看,除大宋海军外,天下其余各国谁家的水师最强?”

    “西洋有西、法、葡、英、尼等国,阿拉伯海与地中海上有奥斯曼,都是海上强者。诸侯国里,水师最强者有二,乃是南洋的越国与奥洲的唐国。其次就是西亚的魏国、奥洲东北部的明国与我吴国。”

    “哦。”

    “就打我吴国来说。水师有排水三千吨、一百一十门炮昭武级战列舰两艘;二千五百吨、一百门炮无畏级战列舰两艘;二千吨光荣级战列舰两艘;一千五百吨天王级战列舰两艘;一千吨金刚级战列舰六艘;七百五十吨远山级战列巡洋舰八艘,加上其它各种战舰合计四十余艘,总排水三万七千吨,水师将士一万八千人,爵爷以为如何?”

    阿图不明白她为何要提这些详细的数字,随口道:“不错。”

    四小姐接着问:“我吴国水师战舰数量并不多,仅及魏、明两国的一半,但公认我吴国水师力量并不在它们之下,并能添居五强之末。爵爷以为是何故?”

    “大舰巨炮。”阿图明白了她的意思。吴国的战舰中,可称得上是战列舰的就几乎占了半数,这个比例高得惊人。

    “正是,大舰巨炮是海战取胜的关键。但爵爷设计的这种千屿型战舰若是按通常的标准来说,既不能海战,亦不能装货,奴家冒昧说一句,实是毫无用处。可奴家想知道,这三十艘快舰若配上火箭炮,威力将会如何?爵爷能否相告。”

    阿图大笑起来,觉得这位四小姐真是好有意思,为了话绕了无数个圈子。

    “爵爷为何发笑?”

    “如果这三十艘快舰配上火箭炮能天下无敌,四小姐难道就会白送?”阿图继续笑道。

    “三十艘太少,配上火箭炮只怕也威力有限。”四小姐也笑了,“恐怕这三十艘战舰只是丰原令所需数量的一小部份。奴家这几想了些事,其中有些疑问还需向爵爷请教。”

    “请教不敢,有话请讲。”

    “据奴家看来,这些快舰若单说船,恐怕和爵爷的双头船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只需要极少的人手便可,且只有单桅,数人就开得动了。”

    “不错。”阿图点了点头。

    “四艘渔船也恐怕装不了多少人。因此奴家便猜这些快船若装上了火箭炮,恐怕每艘配备十几人便能作战。爵爷以为然否。”

    “你如何得知是四条渔船的?”阿图的脸色沉了下来。

    “爵爷莫怪。奴家未识得爵爷之前,乃是花了一千贯买了‘火箭炮’这个名字,又花了二千贯才知道顿别军仅凭四艘渔船便灭了三沢水师。爵爷可否告诉奴家,是否是四条渔船?”

    四小姐真是肯下血本,自己发明火箭炮也只得了五千贯赏金。阿图叹道:“小姐手段厉害。正是四艘渔船,我当时也在其中一艘之上。”

    “那奴家适才所猜测的,爵爷以为然否?”

    涉及到了火箭炮的问题,阿图不愿回答,只是一笑,但心里暗自惊讶:她猜得真是丝毫不错,每舰的标准配置便是十人。

    四小姐继续道:“若是配置一百艘这种快船也只需一千多人,加上其他的后勤最多只需两千人。而我吴国的巨舰,动辄六、七百人,甚至八、九百人的配置,而丰原令仅用相当与我吴国两、三艘战舰的人手就武装了一支强大的海上力量,委实是惊人之作。因此奴家猜测,丰原令的目的恐怕就是要造出成百只这样的快船来横扫北方海域吧。”

    “说得好!”轩外传来一声大喝。

    话未落音,傅恒即面带微笑地出现在轩口,大袖儒衫,折扇持手。他知道这两人在此处谈生意,本不介入,但终是感觉太过超脱也不好,因此便过来瞧瞧他们谈得如何,在门口正好听到他们的最后一段对话。

    阿图见岳父来了,起请他坐下,斟上茶水。

    傅恒坐下后道:“少东主如此厉害,敝人只下了三十艘船的订单,便被你将底细瞧得一清二楚。”他的谋划被人觉察也并不觉得恼怒,反而用着十分欣赏的目光看着她。

    四小姐先起向他福了一福,然后再坐回原位,眼光暗含闪烁:“难道丰原令不忧奴家去向国主禀报。”

    “说了便说了。世上破敌的办法多得很,为人窥破一种又有何关系?再说我又不一定是要打吴国。”傅恒毫不在乎地笑道。

    四小姐拱手叹道:“丰原令的怀气度,奴家佩服。”

    “你推测事的本事也委实令人心惊。”傅恒也赞叹道。

    “我蓝家在吴国已有百年历史,虽然颇有家财,但本家一向未曾于吴国出仕。何况商家有道,不得泄露客户秘密。因此丰原令请安心,我蓝家绝不会透露丝毫消息。”四小姐道。

    “好。少东家这么说,傅某信得过。既然诸事已为少东家看破,敝人也不藏着,战舰五十艘,还是四月底前交货,不知少东家意下如何?”傅恒道。

    傅恒的本意正是要订造一百艘千屿型战舰,他将三十艘的订单给了蓝家,其余的想分去稚内的各大船厂,但那里的冬季也有船厂不开工的问题,略一权衡,就将下给蓝家的单子增到了五十艘。剩下的五十艘也因阿图正在购买宝江船厂而改变了主意,想将其中的半数放在京都,这样就可以使得他在明年开后便拥有七、八十艘小型战舰。

    “奴家谢过丰原令的信任。”四小姐在椅子上颔首致谢。

    “那这价钱可以报出来了吧?”阿图插嘴道。

    四小姐看了他一眼,便从袖子里掏出张折好的纸来递给了他。

    阿图接过纸一看报价,别的他不在行,可舰船的造价还是知晓不少,见上面的吨价不过二十八贯,单艘价只是一千一百二十贯,便诧异道:“这个价小姐能赚到钱?”

    四小姐笑笑,尔后对傅恒道:“虽然我蓝家的兵器所不便转让,但奴家可以在短期内配齐各种机械与技师、技工,替守护与丰原令在北方另起一间可铸枪炮的大型兵器所。”

    建一家兵器所,机械不难买到,但合格的技师和技工难找,就好象建水师,船好买,但水兵难练。傅恒之所想要买蓝家的兵器所,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听了四小姐之言,傅恒明白她的用意,乃是怕万一己家真的打下了吴国,他们蓝家就是治下之民了,所以得未雨绸缪,不笑道:“少东家,为何你对我傅家如此有信心?”

    四小姐答道:“傅氏一年内崛起于北方,世人无不都暗自揣测贵兄弟究竟为何等英雄人物。因此,奴家于海参崴偶遇爵爷时,便老着脸皮混上了他的船,沿途便是要观察这位号称傅家第一智猛之将,北方无敌的豪杰人物。”

    傅恒笑意更浓:“那少东家定然是失望了,我这贤婿平里浑浑噩噩,只能偶尔灵光一闪。”

    只要象电光那么巨闪,一闪就把天地闪晕了,偶然一闪又如何。阿图笑呵呵地听着,对傅恒的褒贬之词也不以为意。

    四小姐含笑听着,不置可否,继续道:“不过奴家后来见爵爷于岛上发掘出宝藏,方知爵爷实乃天人,非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测度的。世人又说丰原令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行事不拘常理,奴家亦是敬服万分。成大事者在于人,傅氏兴起便是在理之中了。我蓝家决意为守护效力,但有差遣,定竭力以赴。”

    傅恒瞧了她好一会,却问了个意想不到的问题:“你蓝泗有兄弟几人,都多大年纪?”

    “奴家有二弟一妹。一弟弱冠,一弟垂髻,妹子及笄之年。”

    接着,两人又聊了好一阵有关蓝家与那个许诺中的兵器所之事。听着这两人说话,阿图见茶杯空了就添茶,也不插话,几如一个局外人。

    良久,两人说完。傅恒向他问道:“贤婿有无话说。”

    阿图嘻嘻笑道:“我在想,要是守护与丰原令没有小姐所想象的那般虎威,那小姐的效劳岂不是白费劲。”

    傅恒脸色微变,若不是有人在旁,几乎就要拿扇子敲脑袋了。

    四小姐接过话头,正色道:“天下事因人而兴。如今北疆诸国除了守护一族,便无值得一提之人。守护一家占了天时、地利与人和,崛起当在理之中。我蓝氏出商人,知晓趋利避害,愿为守护效力,得保家业长久。”

    看来,四小姐也是个赌徒,看到人赌钱也忍不住要来下一注,但愿她下对了,如吕不韦一般能大收斩获。阿图再次给两人填满茶,指着茶杯道:“以茶代酒,大家同干一杯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