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八)海岛取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这一天行船到了下午五时,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小岛,这片海域再往东南数十里便是图门江入口,正是扩廓贴木儿的藏宝岛。

    蚂蚁号来到了岛上位于北部的小小海湾,在先派出划艇测过水深后,阿图便让众水手在此距岸百步的海面抛锚停船。他一喊停船,全船立即都是一片呼声雷动,所有的人都明白,阿图发财的时候又到了,而自己也可以捞到不少的好处。

    阿图先让所有的水手前去他舱室里搬箱子,一共搬出来一百三十二只大大小小的藤箱,并在船尾的甲板上放好。接着,船上除了早先放下去探测水深的小艇外,另外三只艇也放落去了海面,由房风与前田切、水海济与前手藏、阿茂与阿桂、权九和阿二每两人划一只。

    糕与米泡等人开始将甲板上的藤箱往小艇上吊,装满一船便划去岸上,在滩头外的小树林前放好后,然后继续划回来装空箱。

    一个多小时后,所有的藤箱都搬上了岸,阿图吩咐他们先回船,明清晨天一亮就赶来搬箱子。八名水手应了,将小艇划回。

    荒凉的岛屿,黑色的礁石,光秃秃的山岩,稀疏的树林。宁夫人在窗口望着他的影消失在树林里,悠然问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四小姐摇摇头,这个赵图的所行实在是让人猜不透,难道是去岛上会人?这个岛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莫非和人做生意,在这里交割货物?这就更不靠谱了。

    “岛上有藏宝?”宁夫人想到了此点,目光闪烁不定。

    “也许,看他怎么回来,回来后又会做些什么,我们才能知道他去干什么?”四小姐也锁紧了眉头。

    岸滩上,望着四条船渐渐地划远了,阿图转向着岛内走去。穿过了林子,回到了那个岩壁之下,那个被切开了的洞口上覆盖着小山般高的碎石与草木。这是他对洞口所做的掩饰,还保持着上次离开时的样子。

    来到洞口前,他开始挥动着双手与双臂,象风车一般地把一块块碎石,一段段朽木,一根根树枝向外乱抛。少顷,一个完整的洞口就出现在岩壁上。

    象上次一样,他再次扔出两个机器蛋,化成数百只悬浮着的小机器人,将洞内照得一片光明。来到第二重藏宝的山洞,一百数十个黑黝黝的箱子密密麻麻却又整整齐齐地排列于地面上,仿佛是一群沉默千年的武士在等着将军的到来,将他们重新带回战场。

    阿图内心涌上一股极度的满足与自豪感,蒙元在中原收刮了百年的财物就有相当一部份摆在了他面前,而如今已然全部是属于他的了,

    据史书记载,扩廓贴木儿在东北与昭武军大战了三场,一胜而再败,终于输光了所有的血本,从此不见其影踪。想必他失败后就躲了起来,如果他带着老婆和孩子的话,就可以将这个宝藏的秘密一代代地传下去。当然,再次娶妻生子也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或者又象古书上所记载的许多类似故事一般,他被部将杀了,然后部将抢了他的藏宝图后隐姓埋名了起来,再将藏宝的秘密传给了自己的后代。。。

    总之,不管如何,扩廓贴木儿或者他部将的后代都没有猜透地图与牛角的秘密,最终还是将这笔大财交到了两百多年后的他手里。

    “真是运气。”

    阿图发出了一阵感概与唏嘘,将箱子一只只地统统掀开,让金银之色、珠玉之气尽皆在机器人的光照下熠熠闪亮,又一次地将他看得心弛神移。

    随后他再次行动了起来,先将滩头的箱子全数搬来洞中,然后再按着宝物的品种分门别类地装箱。这些藤箱都是他让水越茂尾去定制的,也是完全针对着这批蒙元宝藏所设计的尺寸,小箱装金银,大箱装金石书画、古玩藏品等等。

    第二天清晨,天色刚刚朦朦地发亮,朝阳只在天边抹出了一线红光时,岸上便出现了一只点燃着的松枝火把,接着又打起了信号。

    傅莼仍然是如前两次一般,带着傅萱、里贝卡、芊芊与柴门纹站在船尾的舵轮区,从高处监视着四周的形。

    见到阿图发出的信号,傅萱立即将水手们赶去划艇,让他们前去岸边接箱子。其实也根本用不着她催促,这些水手们因为即将又有一笔赏金入兜,一直都骨噜噜地睁着眼等天亮。还没傅萱下命,八人就纷纷从垂下的绳梯爬到了小艇上,划着艇飞一般地向岸上冲去。

    此时,岸上的滩头已经堆满了箱子,大大小小地合计一百三十余只。看到小艇划到岸边,阿图就开始指挥他们往船上搬箱子。与箱子体积相反的是,小箱子因为装了金银,所以很重,每只约在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四十斤上下。大箱子有轻有重,重的也有一百多斤,轻的只有几十斤。

    小艇装空箱划去岛上的时候,是每船装去的时候乃是每艘船上装十二个空箱,这些箱子都因为绑在了一起才装得下这么多。而回来之时,因为已经装了东西,所以只能每船装二大三小共五只藤箱,装多了就怕太重而翻船,而且往船上吊箱的时候也会碍手碍脚。

    船尾的豪华房里,四小姐与宁夫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图怎么可能知道这个荒岛上会有宝藏,而且还事先做了这么多箱子来装宝。

    颜明真也坐在舱房露台上看着他们进行着壮观的蚂蚁搬家,可她看了一会就没兴趣了,拿起了一本医术在那里翻看了起来。

    就这样,八名水手划着四艘小艇将箱子一轮轮地运来船舷,然后由发糕、米泡、阿布、巴卡四人负责用船侧的两个绞车吊上甲板放好,然后卸空了的小艇再次划去岸上装箱。同时,傅萱又指挥着牵晃、蛎蛴民、柴门纹、渡岛熏、金泳南、阿晃与图辉等将箱子一一往阿图的主舱里搬运。

    天逐渐地亮了,而后旭高升,节节向上。这样一直忙到正午,运上岸的一百三十二只空箱全数运回,其中有一百三十一箱子里都装满了东西,空箱一只。等到这些箱子全数吊上了甲板,连同四只小艇绞上来安置好后,所有的人又开始往主舱里搬牵晃等人尚未搬完的箱子。

    搬完了一百二十七箱,甲板上却留下了事先做了记号的五只小藤箱。这时,阿图便将大家召集在一起,包括甲板下的素娘、真儿与恬儿都全部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正午的阳光炽,晴空万里无云,忙得汗流浃背的水手们个个喘着粗气,大汉淋漓,却满怀期望地静等他们的东主发话。虽然东主只是个少年人,,但在大家此时的心里,他无疑已然是如同神一般了。

    阿图在众人脸上流览了一轮后,笑着说:“既然入得宝山,便是人人有份。好叫你们知道,跟着本少爷有的只是好处。”说完,便用手里的钥匙开了这五个箱子。

    在众人的一阵惊叹声里,五箱装得满满的银锭就出现在大家的眼里。

    阿图从中取了个银锭出来,先抛给了牵晃,让他给众人传看。这个银锭约有五十两重,表面有些泛黄,这应该是存放的年代久远的缘故。不过这没关系,擦掉表面的黄色,里面还是银灿灿的。

    看形,这两箱银锭都是要分出来的,船员们人人都是心头发

    “这里每箱一百二十多斤,五箱一共六百多斤。还是照老规矩分,船长双份、甲板上一份,奴民与学徒减半,甲板下再减半,分银之事由牵晃做主。”

    听他说到这里,人人都是大喜,暗自盘算自己大概能分多少。算学比较好的自然是一想就明白,可那些不好的掰着手指却怎么也算不出来,向旁人低声问道:“喂,你能拿多少?”由此来推断自己的份额。

    等他们交头接耳一阵,阿图又道:“这些银子因为是前朝的藏银,所以成色与今时的标准银有异,你们直接去用是不好用的。过几咱们会去到和州的出雲国,那里有个银矿,我将在那里将这些银子换成银钱或钱票。你们愿意跟本东主一起换的,等牵晃给你们分好后,就不要把银子取走,留在他那里到时一起去兑换。若是不愿,银子可自己拿走。”然后对着牵晃道:“今大家累了,分完银子后吃饭休息,晚上八点开船。”

    说罢,他将手中的银锭往箱子里一抛,只发出几声“叮当”地脆响,然后便自行下去了船舱,让他们自己去分银子去。

    这些银子要超过一万两,按比例分下去,象真儿与恬儿都可以分到一百多两,这样大家都可以发点小财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