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四)奢华内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来到了主层舱,阿图打开了位于右船尾的豪华房门。这种房的内部大小比顶楼的那间客人餐厅稍小一些,却大过了棋室,是两一模一样的房瓜分了这一层的整个船尾。

    房里摆着诸如花梨木双人大,黑檀木雕花衣柜,三腿铜饰鎏金小圆桌,铺上了锦垫的紫藤躺椅等等精美家具,所用器具也尽求奢华。尤其是这房还带着一间浴室,里面摆着个椭圆型,白中带翠色的大理石澡盆。

    看到澡盆,鸢尾秋呆了好久才难以置信地说:“还洗泡澡。。。也太过份了吧。”

    简直是太奢侈了,港口所补给的水都是好几十文一桶,洗这么一次泡澡就差不多得要半桶水。而且海船的储水有限,主要是食水,洗漱用水得省着用,寻常的尺度是每人每一杯,洗衣服得用咸海水。这些宝贵的淡水用来洗澡,简直是不可思议,又令人心生妒忌。女人总是漂亮的,整天腌咸的滋味的确是不好受。

    阿图却说:“不洗澡那怎么成,上都是味道,我可受不了”,说完还在鸢尾秋上不住地打量。

    鸢尾秋明白他眼光中的含义,脸都臊红了,她的确不常洗澡。抑制了要去闻自己上味道的冲动,鸢尾秋赶紧转开话题,因留意到有两根铜管从外面接入到这浴室来,其中一根还分接出另一根铜管来接着个水龙头伸到这浴盆的上面来,便问:“这个水龙头是。。。”

    阿图见她注意到了这个水龙头,便得意洋洋地说这条船可储存淡水二万六千斤,甲板上有两个水箱,每个可装水五千斤,通过铜管连接到船上各处的水龙头,打开龙头水就流了出来。倘若水箱中水不够了还可以从两侧船底的水箱泵水上来。另外一根铜管接的是海水,每天都有人将海水用手泵注入一个海水箱,海水是专门用来冲马桶的。

    鸢尾秋与渡岛熏听了连连叹息,看来这船起名为游船是有道理的,是专门为海上的享受而设计的,和自己那些打仗的海盗船完全是两回事。

    出了这豪华房,阿图就带着她们去到大堂。大堂的光线十分地透亮,这是因为两侧多开舷窗,顶部多开天窗的缘故。原来位于顶层的,连接前后舱楼的低矮长条型舱室主要用来采光的,并增加了大堂的挑空高度。

    大堂的左手边放着一些餐椅餐桌,都是固定在墙边或者地面的,舷窗下也摆着软椅与茶几。右手边打头是厨房,厨房外也摆了些餐桌椅。总体来说,这些餐位大约可容纳二十几人同时吃饭。这里还有两道通往底层的旋梯,下面应该是他曾提过的通舱。

    大厅往船头走,两侧是一边一客房。房内宽一丈,深一丈七、八尺的样子,并带一个露台与可洗浴的卫生间。

    最后看的是阿图的主舱。门打开之后,二女算是真的震惊了。但见这房囊括了整条船的头部,内宽几乎就是船的宽度,乃是三丈三尺,深是一丈六尺多。共分为三层,中层与底层囊括了两侧的船头部份,上层则是那个水滴型的前舱,都是通过旋梯与这一层相连。

    舱内地板上铺着光滑铮亮的柚木,时不时还扔着块小型地毯;墙壁上覆盖了以紫、金二色为主调的刺绣镶板,天顶上安装了枝形燃烛硬杆悬灯。墙上挂着不少的绘画与挂毯,还有一个半张脸的金色面具,黑黝黝的单眼正冷森森地望着她们。那些挂画中竟然还有副西洋女,正在显露着暧昧的笑意。渡岛薰着意看了一下,还好,画中之人不是里贝卡。

    接下来,他将阿布与巴卡之前送进来的那盔甲从包里拿出来,在一个预先做好的立架上放好,自己随即学着盔甲像摆了个造型,自我得意了一番。

    走上旋梯后,只见这个水滴型的舱室完完全全用作了卧房。前方圆弧形幕墙,其上交错安装着大块与小片的玻璃,从这里望去外面,船外风光一览无余。舱内墙面是丝绸墙布,中央摆着张超级大,宽八尺,长七尺,头刻有镶镀金的浮雕,从四边的柱上垂下重重绣帏,透过此时已放下的粉红色轻纱帐,可以看到头放了三个枕头,这幅场景不真使得她们头脑发昏了。

    再回到主层去看他的浴室。浴室里面也砌着个白色大理石浴盆,比那个豪华大房的要大多了。

    房内两侧可通往船头,不过已经被隔成了舱房,还有两扇门把守着。他并未去主动打开,因此两女也就不好自己去开启了。至于通向底层的旋梯他也未带她们下去,只是含含糊糊地说那里没什么好看。

    看到这里,舱室就算是看完了,鸢尾秋与渡岛薰事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条小船能提供这么多的公共空间与居住房间,恐怕这就是双体船的好处了。

    回到甲板上后,他给她们讲了船上各种风帆和索具的用处,还说船上所有的窗口都是特制的,舷窗之外的墙面沿窗口上下设两条轨道,上插木制百叶窗一片,遇大风浪时则推到轨道尽头,便可将窗上玻璃保护好。而且这百叶可调节朝向,挡去风浪的同时,窗口仍是可以透光。

    至于鸢尾秋说提出的问题,他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说既然鸢尾秋是做水军的,水军船也得专业。

    鸢尾秋笑而问之何为专业水军船。于是他就开始夸夸其谈其臆想中的各种专业海盗船,什么主力船、快船、狼群船、微型侦查船、蜻蜓船、草蜢船、晚上尾随在商船后面专门相机爬船的追尾船、甚至还有潜水船、布雷船,说得鸢尾秋一愣一愣的。她心中大悔,要早知如此,自己来盯这赵图,几句好话一说,他不就什么都招了,还用得着渡岛薰去威胁迫,结果把她给赔了。

    接着他还半玩笑般地说如果那天鸢尾秋真的带水军去京都找饭吃,那就一定得事先告知他,好让他在一旁偷着瞧瞧,直说得她笑声连连。

    鸢尾秋很满意,虽然渡岛薰要被他带走做一年的水手,但她适才学到了许多非常有用的东西,为了这些东西,让她自己去帮他开几年的船她也认了。有了这些知识,她将来也能造出更快更强的船来。

    鸢尾秋坐着小船回去了,一路上还不时地回头招手。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阿图有点感叹,什么时候能找个机会跟她也打个赌就好了。

    渡岛薰适才在这船上看他们作过一阵,又在船舱内看过了这船的结构,她既然已经说好要帮他开一年的船了,接下来,左船首三角帆的的活就归了她做。

    很快,锚就被高家兄弟用绞盘卷了起来,并安放好了。阿图站在舵轮区,看着自己的手下们已经各就各位,不意气舒放,用手指点着远方的海域,口中大声下令:“三、二、一,飞!”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