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三)履行赌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两女自行去说话,里贝卡走来他旁低声说:“她们都是海盗?”

    她干过海军,有不少航海的常识,现在也看出来了:这名渡岛薰根本就不是他买的女奴,而且来船上的人看起来都不是善类,估计多半是海盗。

    “嗯。你真聪明。”阿图望着她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拉过了她的手,用食指在她手心中抠了几下,痒得她赶紧抽手,连笑几声。

    那边两人听到笑声不回头来看,结果只看到这两人在打骂俏,相对傻笑,便回过头去继续她们的密语。

    再过一阵,两人终于说完了。鸢尾秋拉着渡岛薰微笑着走了过来,后者是满脸的颇不愿。

    看着两人截然不同的脸色,阿图大致猜到了结果,问道:“两位商量得如何?”

    “我们商量过了。既然是舍妹赌输了,就帮公子开着一年的船。寻思着公子勇名与才名均遍及四海,乃是英雄人物,风流少年,定不会为难舍妹。”鸢尾秋说完,眼睛只盯着阿图。

    阿图明白她的意思,是想要一个善待野蛮海盗女渡岛熏的承诺,便拍着脯保证不会为难她。

    “我答应帮你开船,可没说不收你工钱。”渡岛薰发话了。

    “哦。你要多少?”

    “每月五贯。”

    阿图本以为她会来个狮子开大口,向自己要个十贯、二十贯的月俸,要是自己不给岂非落了个小气的名声,而且她还可以就坡下驴地毁弃前约,名正言顺地不给自己做工。没想到只是五贯,比请个普通的水手也高不了多少,暗贬她没头脑的同时,忙出声敲定:“一言为定。”

    “还有。我可不能和那些不认识的臭男人住一起。”

    “嗯。也可以。”

    “还有。。。”

    女人说起细节来就是啰嗦,好半天后,条件终于谈妥了。除了上述的两条外,渡岛薰的要求和最后的商谈结果如下:停靠港口时不得限制她下船逛街,同意,不靠港时她也可以下海逛街;每顿要有菜有,同意,为了履行此约,有有菜的时候才给她开饭;不许欺负她,同意,因不听话而挨打不算;不许调戏她,同意,没空的时候一定不调戏。。。

    鸢尾秋见两人谈好了,便放下了心来,但她还是想不明白这位赵图为何非要抓渡岛薰去开船。又觉得他似乎是没有什么恶意,便想这少年人多半是贪玩胡闹、兴之所致,渡岛薰却因而栽得不明不白,不由暗暗叹了几口气。

    既然此事已了,大家没有了分歧,鸢尾秋就连夸了他几句说这船造得好,想进去内舱仔细地瞧瞧。阿图见她欣赏自己的大作,立马就来了精神,谦虚了两句后就带她下去参观。渡岛薰因为刚登船蚂蚁号就开了,也根本没来得急进去看看,便随着他们一起下去到了内舱里。

    内舱的入口开在两舷甲板的尽头,也就是顶层艉楼的起始部份,左右各开一扇门。

    阿图带着她们打右门而入,推开这门后,便说这艘船的内舱共分顶、主、底三层,顶层舱室是完全建于甲板之上的,而主层与底层舱室则是建在甲板以下。顶层有顶前舱与顶后舱两个部份,目前三人进入的就是顶后舱。

    进了这道门后,便看到前面有个四尺来宽的旋转楼梯通到下一层,而左边的那个门进来也有同样这么个旋梯。两道旋梯的后面就是一堵墙,墙面正中有一个褐色的蚂蚁木雕像。

    这个蚂蚁像和船首的那只不同,而是微笑着拱手,像的下面还有行大字:“蚂蚁欢迎你。”

    蚂蚁像的两侧是两道舱房的门。左船尾的这扇舱门是由深褐色的木格子构成,上面蒙着白色暗纹花纸,是道精致的拉门。阿图移开这门后,进入二人眼中的就是一间铺满着蔺草软垫的棋室。

    这间棋室约么占据了艉楼左侧三分之一的大小,因为是船尾,所以它靠海的那一面墙壁是个弧形。房间内中央的垫子上摆着一张一尺半高的立式棋盘,上面还放着两个棋盒。棋盘一侧还有张矮几,上面摆着整的茶具,看来是下棋喝茶合为一体。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些字画,角落摆着香炉,布置得古色古香。

    面海的圆弧形船壁上安着一圈几乎是落地式的大窗,当阿图打开它们后,碧海蓝天与飞翔着的白海鸟跃入眼帘,配合着这房间内古雅的“禅”味,使人顿时想起“脱俗”二字。若处其间,必定是心旷神怡。

    接下来阿图领着她们出了棋室,推开了蚂蚁像右边那道门,并介绍说这是来客专用的餐厅与休息室。这道门不宽,只有四尺不到,但却是胡桃木质地,门上雕花,门框包铜,把手也是黄铜所制,擦得铮铮发亮。

    进门后,见到里面空间有两个棋室那么大,在船尾中部临窗的位置摆了张可容八人同时吃饭大餐桌,餐桌顶上悬挂着盏十八只蜡烛的水晶吊灯,一侧墙壁还摆着个酒架,上面放着几十瓶形形色色的酒。右船尾的前端一半摆上了软椅、茶几与一个书柜,用来待客。后另一半则开辟成了阳台,阳台上还放着几把小桌小椅的,并有两张吊藤椅隔着张藤桌晃来晃去。

    随后三人下了右边那道旋梯,进入了主层舱室。这层舱室,阿图说船尾是两个大豪华房,往船头走就是本船的大堂。他说先看看底层舱,便带她们继续沿着旋梯来到了船底。

    这里是船右尾的下层,只是个单体舱,宽度只有一丈,里面有三道门,便是三间房了。阿图打开楼梯旁的一间,这房长七尺,宽六尺余,有上下二铺,显然是要住两人。因为是底层,风浪大的时候或许能有海浪从窗口涌入,因此舷窗都是开在离地八尺多高的船壁上,爬上才能开关窗,且窗子可以严密地封闭起来,以防大风浪时进水。

    他打开了位于端头的舱房门,这间房比较大,宽一丈,长八尺余,占据了整个尾部。因为尾部的风浪比较小,所以这里的窗子就可以开得低些。里面放着一张宽三尺的,桌子柜子都是齐全。

    “你以后就住这间房了。”阿图转头对渡岛薰道。他们有个约定,不可让她和男人一起住通铺。

    “嗯,不错。”渡岛薰感觉很满意,鸢尾秋的海盗船每只都要挤上四、五十号人,最大的要挤上百余人,还要装火炮、补给,大家都是住通铺,什么时候有过单独的房间,只有船长才能住个小单间。

    阿图又说船上这样的单人房有两间,刚才那种双人房四间,另外还有通舱两个,每舱可住十几名水手。

    看完底层舱室后,阿图带着她们上到了楼上的主层。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