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一)刺箭恶魔的名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凌晨已过,阿图的房间里,穿着蓝色睡衣的里贝卡正坐在椅子上犯困。他还没回来,所以她还不能睡,因为她不知道睡哪里,而只有一张。

    她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忽听得“啪”的一响,把她从一个有关往的梦中拉了回来,然后就看到她的主人穿着的黑衣服从窗口跳了进来。她并没有奇怪,因为他出去的时候就穿成了这样,而且也是从窗口跳出去的。

    “你还不睡?”阿图关上了窗问,然后飞快地把自己脱光,再换上叠在头的内衣。

    阿图不在意在自己女奴面前暴露体,可是她在意,垂下了眼睑问:“我。哪里睡?”

    里贝卡是会说一些国语,但发音有些怪异,而且老是会说错。就如同这句,把“睡哪里”说成“哪里睡”。

    “真没文化。”

    阿图嘟囔一句,从衣柜里找出来块白布单往地上一铺,然后示意她睡地上。小小的房间过于挤,铺了这块布后就几乎看不到可以走动的空间了。

    即便是已到夏季,虾夷的夜间还是很冷。阿图没给她准备被子,里贝卡便只能蜷缩在地上。除了冷之外,她下只铺着层布单,觉得骨头都要在地板上搁痛了。

    这样睡了一会,忽然听得一下轻响,似乎是他下了,接着子底下伸过来一双手,自己就被打横着抱了起来。

    “天!。。。他想做那件事了。”

    里贝卡浑一阵筛糠般地颤抖,想要挣扎却终于没有那么做。理智告诉她,作为一名女奴肯定是逃不过这一关的,除非是主人对自己实在不感兴趣。

    他把她抱去了的里边,示意她脱衣服。她摇摇头,这可不行,宋式的睡衣里只穿了件羞人的内衣。内衣也是宋式的,只有前的一块布,后背是完全露的,这和没穿分别并不大。但和西洋式睡衣相比,宋式睡衣还是要保守一些,因为毕竟里面还要穿点东西,而前者里面是啥都没有。

    “少啰嗦,快脱!”主人的语气不耐烦了。

    里贝卡只得从命,然后把子深深地陷入被子里。两个人同盖一张被子,他仰躺着,她背对着他。脊背上被他的体温暖得乎乎的,一股男人的味道从后慢慢弥漫过来,她暗暗纳闷:“他怎么还没动作?”

    过一会,他忽然翻了个,同时把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她立即全一阵酸软,心想:“他马上就要做了。。。”

    不过她等了好久也不见后续的动静,大着胆子扭头一看,他已经睡着了。原来是主人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不忍心看着她睡在冷硬的地板上,因而让她上来与自己同睡一张小

    里贝卡松了口气,心道起码是逃过了今夜。可是那一天终究是会到来的,思来想去的,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庆幸感中竟暗含着些失望。

    ※※※

    第二天傍晚,千叶把阿图唤了去,说他买了名女奴民一起住进了单屋,这与本城的规矩不合。

    照规矩,出现了这种事的城丁是要被解约并赶出昇阳城的。当然这个规矩只是对别人有效,象阿图这样立过大功的人,只要不是犯了滔天的大过,千叶又怎么会去罚他。不光没罚他,还让他搬出来,另外安排了一排屋给他住。

    排屋有两层高,虽然家家都是隔壁挨着隔壁,但却是独门独户地进出。楼下有客厅、厨房、客房等,楼上则是有二到四间睡房,这种屋子只有成了家并且是有职司的人才能分到。

    千叶虽然没罚他,但心中却有些生气,觉得阿图不应买个女奴回来睡觉,只是她压得住心思,不在面子上表露而已。傅兖曾跟她提过,说傅恒曾建议在傅萱与傅樱中挑一人嫁给他,可他自己是一直想着把傅萱嫁给长野盛的,所以就没表态。加上后来一直忙着打仗,有关这种小女儿的婚事也就没顾得上。

    千叶可是认认真真地考虑过把傅萱嫁给他这种可能,傅家上到傅喆与王氏,下到几个小家伙,个个都似乎很喜欢这个少年人。随着他研制火箭炮成功,又在大战中立下殊功,她越来越觉得阿图这样的女婿无可挑剔,长野盛怎么都不及他,到后来就干脆一心打算着招他为女婿了。

    至于这次大考,她预感阿图或许能考个名堂,杨山长既然许他去参加统考,那么就一定是认可了他的水平。对于傅萱,千叶可没抱什么指望,女儿家考不取也就算了。但如果阿图考取了大学,而傅萱没有的话,那可怎么办?说不定这小子去读大学后,在外面另娶了正妻也说不定。所以,傅家要是真的想把女儿嫁给阿图的话,那还得趁早,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到大考的结果出来后再做定夺。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开心。说着说着,千叶就心平气和了,世上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象傅兖那样的毕竟太少,阿图买个奴民回来做婢做妾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因此她只是跟他扯了几句家常,口头上再劝诫了几句,便让他自己去了。

    五月二十四,傅恒与尘来陪同着国府的廖公公来到丰原城给傅兖传诏,转封傅兖为丰原守护,统管整个库页岛地域。傅兖上表感谢,再次献上重礼,并归还了顿别与原拂的封地,且遵照与元妃的约定,送熊伤的一对子女带着笔钱财去到大宋沿海定居。自此,整个前丰原国领地,合计一万八千余户、十来万人口都已纳入了傅兖的治下。

    名份已定,傅兖随即于丰原城分封一干有功之人。薛家的世代领地大泊再次封给了薛磐,以酬谢他在三沢大战中的功勋。其余顿别老臣也皆转封库页岛,领地与民户比照旧封增扩数倍。又封周洪、房岳、芦明泽为新领家,各授封二百户。

    傅兖改封了库页岛,旧的封臣与将领们也会全数搬去那里,至于其他的人则自己选择随傅家搬迁还是继续留在顿别。于是就有了个昇阳城搬迁计划,出征的顿别军会分三次撤回,其中愿意前去库页岛的人必须在下一批人撤回来以前完成搬迁。

    二十九,第一批人马从库页岛上撤回顿别,其中就有阿晃、木吉与比比洛夫。

    阿图因在三沢之战中杀死杀伤敌兵二百九十七人而获得了二千九百七十贯的赏金。不过他却与傅恒争论,说自己用箭就杀伤了三百零四人,若是加上陌刀所伤的应该为五百六十几人,然后还起码喝倒二、三十人。还花了一个小时来详细地向傅恒解说这么多箭是何时何地,又是如何出或刺出的,陌刀又是如何拍出劈出的等等,一切都是牢记在心。因此他坚持说那少了的数字是被别人冒功了,还质疑傅恒的奖励方法大有弊病。

    不过傅恒并不恼,还笑眯眯地宣布了新的决定,那就是要额外奖励他一万三千贯赏金并将升他为都尉。赏一万三千贯的原因是发明了火箭炮奖五千贯,夺军旗五千贯,擒获骑马逃跑的熊伤等重要首脑奖三千贯。于是阿图又眉开眼笑地大赞傅恒赏罚分明,那伤人数字的差距自然也就不提了。

    因为火箭炮的赏金并非是此战军功,所以阿图实际因丰原之战获得的军功赏为一万零九百七十贯,所以阿晃与比比洛夫各分得了这笔赏钱的二成半,也就是二千七百四十二贯半。他们两个高兴得两天都没合眼,因为在此之前,阿晃的月俸只有二贯半,比比洛夫是三贯半。

    更重要的是,比比洛夫和阿晃配合共伤了七名敌兵,他又独自砍伤一人,并于战场上抓了一名俘虏,累计功勋后,多娜就从此成为了一名自由民。

    阿图也因此战成名,获得了个“一战三百伤”的雅号。同时,不少被他刺伤过的士兵又私下称呼他“刺箭恶魔”。

    决定命运的六月终于来了,升学堂所有的中五班学生在杨继擀的带领下,来到了枝幸国立学堂参加大考。

    为了防止舞弊,因此所有的考生都是需要抽签排座。抽到哪间课室的哪个座位,这名考生就将在这个座位上完成三天大考的三门考试。考试内容就是国学、物算、律史。

    按照考程,第一考物算,就是把物学与算学合在一门考,时间为两个半钟头,总分一百二十分,其中物学五十,算学七十;第二考国学,时间为四个钟头。国学最重要,因为它的满分是一百八十分,其中知识类考分为一百一十分,最后的一篇策论为七十分;第三考律史,也是律学与史学放在一起考,时间两钟头,总分一百,律学与史学各五十。

    大考成绩的优劣就看三门的总分数。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