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七)六奴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接下来,老奴商就唤了一对高姓的奴民兄弟上台。

    这队兄弟叫做高发和高进。高发是哥哥,长的又白又高,虽然不是绝对的白,但在晒雨淋的海员中算是很白的了。老奴商说他的外号就是把名字的读音前后一反,叫做“发糕”,以衬托他的外形。弟弟高进却是长的矮矮敦敦,又微微有些胖,对比着他哥哥的花名,就叫做了“米泡”。发糕今年二十五,米泡二十三,因他们均有六、七年以上的远海捕鱼经验,所以他们的价比较高,每人开价都是一百三十贯。

    最后是两名年轻的奴民学徒,跟高家兄弟原是一商号的。一名叫从桂,今年十八岁,生得又黑又瘦,在船上做缆工,价只要八十贯;另一名叫做阿部贰,今年才十七岁,生得清秀,在船上做碇手的活,价同样是八十贯。

    这四个奴民并肩站在台上,阿图打他们边慢慢走过,逐一细瞧,眼见每个人都露出副低眉顺眼的作态,心下明白:这是奴民做久了后的专业姿态,和昇阳城里的那些差不太多。

    看完这几人,阿图心中大致有了个谱,走到牵晃面前问道:“喂。你愿不愿意跟着本公子干?”

    一般来说,奴民哪能在“愿不愿”这种事上有发言权。牵晃当即就是一愣,双眼睁大了后鼻子似乎塌得更加地厉害了,答道:“公子想让小人去开何种船只?”

    “还在本地的船厂里造着呢。”阿图笑着回答,接着问:“给条二百吨的船你,能开得好不?”

    牵晃一道:“只要公子能凑足人手,小人定能将其开动。”

    有信心就好,看来这个群英会没白来。阿图暗暗默算了一番,摇了两下扇子,转头轻描淡写地对老奴商说:“五个人,本少爷共出五百贯。肯卖,小爷就掏钱。不肯,小爷抬脚就走。”

    那名老奴商还没来得及跳脚,就看他已经向着台下走去,赶紧追下去拽住他的胳膊哀求道:“公子,公子。凡事总有个商量是不?”

    阿图笑道:“那你说,如何商量法。”

    这五个人的原本开价是六百贯。老奴商伸出右手,五根指头捉虫般地点算了一阵,正经八板地说:“五百八十五贯,再加八十贯,老夫把那个西洋小妹让给您如何?”

    这个老家伙,简直是一步不让!阿图不耐烦地挥挥手道:“那个小妹太犀利,小爷我不要。”

    老奴商一张橘子皮脸都快让陪笑给撑爆了,巴结道:“公子,公子,请听细说。老夫纵横奴场三十年,以人品保证小妹确是完璧。虽然小妹稍稍有些犀利,可公子青无敌,金戈铁马,当气吞妹妹如虎。有词云:妹妹雄关真如铁,公子破壁却等闲。却等闲,犀利岁月,只忆往年。”说罢,对着帐篷那边一招手,一名女子就扭扭捏捏地走了过来。

    阿图一看那名他口中的“西洋小妹”,只觉得一股恶气从脚底伸到头顶。只见那个小妹约么二八光景,全如碳一般的漆黑,材倒是前凸后翘得厉害,但呲牙咧嘴的,比歪瓜劣枣还要不如几分,大怒道:“你这老滑头少糊弄本少爷。快、快,喊她回去!”

    老奴商见势不妙,赶紧做了个手势阻止了那名西洋小妹,讨好地凑近了他,劝道:“其实我说公子啊,你瞧这小妹,那,那大腿,那股。。。晚上只要把灯一吹,保管少爷您舒服。”

    “!小爷我就是不要这小妹。”

    “那不犀利的,老夫这也有。。。”

    “不犀利更不要。少啰嗦,五百一十贯。若是不卖,少爷真地走了。”说完,抬脚行。

    老奴商赶紧拉住,连声道:“公子,少爷。这样好不,就五百八十贯,我再送你一个如何?”

    “你可得诚心点,倘若再糊弄本公子,小爷立马就走人!”

    于是,老奴商恭恭敬敬地将他再次带回台上,向着一名三十来岁的妇人一指:“就是她。”

    随后,老奴商就介绍说她叫素娘,十年前是北见国一名官员的妻妾。这名官员因私通松前国而被判斩首,妻妾与儿女没官为奴。她被卖到一家富户,因擅长厨艺,因此成了这富户的婢妾并也兼做厨房之事。后来富户没落,将她转卖到一家贸易商号做厨,在商号做了几年后又上了商号的海船。如今商号被清理,她就被拿来出售,价七十贯。

    说完背景,老奴商附在阿图耳边,用手指对着素娘上指来点去,面带笑道:“您瞧瞧这姿,这腰段,这风味。虽然年纪大点,但实话跟您说,这叫熟妇,可不是那些黄毛丫头比得上的。您带回去,在船上做做饭,洗洗衣,晚上再暖暖脚。。。这滋味可美得。。。”

    “熟妇”这个词也曾从阿晃嘴里冒出过,他还说熟妇可要比大姑娘有味道。

    想到那个吹口哨家伙的金玉之言,又听老奴商说得如此闹,阿图便围着素娘转了两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阵。见她虽然已到中年,但风韵犹存,浑上下还带着股麻利劲儿,就心中默许,笑问道:“你除了会做饭之外,还会干啥?”

    他的本意只是想问她会不会其它缝缝补补之类的活。不想适才素娘看到老奴商在他旁手指自己要害、附耳笑的形,又听他问“还会干啥”,一时会错了意思,只把杏眼一瞪,冷笑一声说:“你买了老娘,就是老娘的主人。老娘陪你睡也成,就怕你这孩儿受不起老娘折腾。”

    哦!真是有格。

    老奴商听素娘这么说话,再次把双脚一跳,脸上的老皮抖得如筛糠一般,穷凶极恶地骂道:“货,你以为你还是官妇啊。什么货色,老夫不给点颜色你看看,你。。。”

    “慢!”阿图伸手阻止,又笑眯眯地围着她再次转了两圈,调侃道:“好。那本公子就买了你,看你是如何折腾少爷我的。”

    素娘面现怒色,正待驳嘴却被老奴商狠狠地瞪了一眼,终于还是忍住了不说。

    撩拨这个素娘一句后,阿图走到那五人面前,见到这五人都是面带期盼之色,似乎就是想跟着自己这个主人了。心意已定,阿图返回去和老奴商再次谈起了价钱,最后交易达成:五位奴民加上这个素娘一共五百六十贯。

    接着,老奴商将这六位奴民待到了守在市场门口的官府差役之处过户。阿图掏出了符,差役查看后便将这六名奴民一一登记入册,再给他们统统地打上了青印。

    符就是份证明,乃是一本薄薄的小本子,里面写着着持有人的名字、出生期、别、籍贯、民族、符印发地的治所,还有个编号。阿图的符中上述栏目里分别填写着:赵图;一百八十七年四月初五;男;海外归民;汉;北见国顿别乡二百零四年制。

    打完青印后,阿图就带着他们去到了水越船厂,将他们交给了水越茂尾。按着阿图前去奴民市场之前就和水越茂尾商量好的那样,六名奴民将会一直呆在船厂帮着船工们建造蚂蚁号。等到交船的那,阿图再将他们一起随船带走。

    离开船厂之前,阿图还任命牵晃为这队奴民的主管,并吩咐其他五人一切都要听他的安排。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