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三)幸福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第二的上午,阿图刚刚醒来,望望边那具秋花棠月般的躯体,正盘算着要不要来次早暗渡,忽听得院子的大门被敲得叮叮乱响。

    张妈赶紧跑去开门,一开门就看到面前站着名着彩衣的美貌少女,少女后跟着两名婢女,门外还停着辆四轮双驾马车。

    “赵图呢,快让他出来。”那少女目光越过张妈的头顶,向院内不住地张望。

    见少女架子和口气都甚大,张妈不敢怠慢,忙说:“少爷和夫人还没起。”

    那女子一听,立即柳眉倒竖,凶巴巴地道:“不许胡说。那算是什么夫人了。”

    张妈见事不妙,想来自己刚才是说错话了,赶紧说:“小姐少待,我这就去唤少爷去。”话罢就转头走去正房喊阿图起

    好事被扰,实在是可恶!听到张妈在卧房门外的禀报,阿图只得骂骂咧咧地起,披着衣服从房内慢腾腾地向院子里走,边走边口中骂着:“是哪个讨债鬼,这么早就来催命?”

    “谁是讨债鬼?小心你的脑袋!”一个女声在耳边怒骂。

    阿图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长乐来了。他万万没想到她此刻会走到自己的房门口来,这样无心的一句话,居然就被她听到了。

    虽然眼前的这位公主一副秀目睁圆,咬牙切齿的模样,但阿图却没有丝毫退让的觉悟,反而两眼翻白道:“喂!你站到我房门口来干嘛?莫非是想偷看,还是想偷听?”他一边说着话,脑袋还点来点去,作出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长乐总是天皇贵胄,哪有他想得那么龌龊。只是她听张妈说阿图和什么“夫人”在屋里睡觉,想到他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心中醋意大发,便不自地走到门口,等他起来后就要拿他是问。阿图有女人这件事,严象是说过的,她也有心理准备,不过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地要吃醋。

    换了别人早就跪下请安了,至少也得作揖行礼,可眼前这小子一点规矩都没有,不仅不陪给笑脸,还敢出言质问。长乐大怒顿足道:“不要脸!你有什么好看的,谁要偷看你了?对了,你见了本公主为何不跪?”

    对于女人生气这事,阿图逐渐摸索出了一首二十字的真言,那就是:口中说抱歉,心头不悔改;女人不赖磨,朝怒夕不在。

    你生气了又能怎么样,黑着脸跺脚又能怎么样?即便是平地一声惊雷,只要不正中头顶要害,也就当是蓝蓝的天空放了个响响的!自己可是得罪过傅莼,最近还得罪了苏湄。可结果又怎么样呢?最终还不是小鸟依人地投入到怀里,自己还是大相公,她们还是小女人。

    所以,虽然见她生气了,阿图还是摇着头满不在乎地说:“少来这。你又不是我老婆,跪你干什么?”

    此话刚落音,就听见房内传来“噗哧”一声笑,原来是苏湄透过窗户听到了他的说话。

    听他竟然能这么说话,长乐一楞,又听见房内有女子的笑声,也顾不得和他计较,伸出头去就往房里看。可除了一个空空的客厅之外,什么也没看到。苏湄睡在里屋,里屋和厅之间还隔着间婢女睡的外房。

    阿图还是有些怕她闯进去与苏湄吵架,赶紧遮幕在她面前道:“不知公主今光临小臣寒舍,有何见教?”

    长乐终于收回了目光,悻悻地说:“你昨送了块光石给叶婕妤,你今也定要送本公主一块同样好玩的。本公主今就是来取石子了。”

    “什么?”

    “你听好了。本公主也要一块石头,你乖乖地交出来就罢,否则。。。”说到这里,长乐把腰一叉,鼻子中还“哼”了一声。

    完全是强打恶要!虽然石子很多,还有十几块,但哪有她这么强行索要。阿图不甘示弱,也把腰一叉,瞠目道:“我可没说过要送你。”

    “哈,你怀有宝物,不思献给本公主便是有罪。到时我奏请皇帝哥哥将你抄家,谅你也保不住那石头。”

    长乐先还担心他就那么一块奇异的石头,怕他真的没有了。可此时听他的口气只说不送,倒没说没有,心中却是一喜。

    阿图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又暗自埋怨自己一见美貌女子就忘了防备的德,道:“哼,你不要以为我不懂大宋律法。律学上说皇家如要强夺民产,那可是要从宗谱中除名的咧。”

    “本公主不管,你今天可非要送一块石子给我不可,否则本公主唤那武骧卫上骑营的骑军来你府上闹。你是上骑都尉,就是上骑军的上司,他们也算是你的兵了,你走到哪里他们都跟着,旁人也无话可说。”长乐笑吟吟地看着他,也不怕他不就范。

    上骑都尉是爵号,和皇帝的京卫指挥使司的武骧卫上骑营名称虽一样,但两者间的关系却是八杆子都打不着,长乐如此说只是为了吓唬他,谅他也不懂。

    阿图果然是不懂,虽然他自己不会去怕那些丘八,但却有点怕自己回虾夷后他们来这里吵苏湄。听这公主言语里对石子志在必得,自己不出点血恐怕是过不了这关。想到这里,他就气鼓鼓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上次都送了个猪头给你。这次你得拿东西来换才行。”

    “这没问题。那请上骁骑尉开价吧。”长乐昨天就知道了这是个贪财的家伙,皇帝哥哥一赏给他银钱,他乐得连嘴都合不拢了,能说出这种话来是一点都不出奇。

    “盘儿、张妈,摆藤椅,上。。。上白水!”阿图突然如公鸡般扯起了喉咙大喊,直把边的长乐吓了一跳。他本想说上茶,说到一半忽想起自己在宫里说过是不喝茶的,赶紧改口。

    待双方在院内藤椅上坐定,白水也上了,他便满脸堆笑着问:请问公主,你年俸多少?”

    “哦,来探本公主家底啊。不怕告诉你,本公主食的是双俸,岁俸银八千两,钱一万二千贯,禄米二万斛。”

    “这么多。要是谁娶了你当老婆,那不是发了。”

    “那可不是,也不怕再告诉你多点,本公主还有公主府一处,京城铺面十几家,银号、商号股子若干,总值得一、两百万贯,后还有封国。如今那想娶本公主的世家子弟都打这京都排去黄浦江出海口了。上骑都尉,你要不要来凑份闹啊?”长乐长眉扬起,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口气说。

    阿图嘿嘿一笑,先伸头先向正屋那边瞄了一眼,然后悄声戏弄道:“想到是想,不过我老婆恐怕不会再让我娶妾了。”

    “你。”长乐一听,登时气结,大宋公主何时做过别人的小妾。何况听他的意思,连这小妾都恐怕不可得。

    “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快把你的石头拿出来吧。”长乐怒骂道,若不是想那那块石头,恐怕就此拂袖而去了。

    “慢来。这条件还没说好呢。”

    “快说。”

    “第一,你这次拿了石头,以后再不得讹诈于我,不可再要。”

    “行。”

    “第二,这石头你自己摸,摸到哪块便是哪块,不得更换。”

    “这条也如你所愿。”

    “好。”阿图站起来,便待去房内拿石头。

    “喂,你还没说你要多少钱呢?”长乐赶紧提醒他。

    却不料,他这次倒是十分地高风亮节,满脸的正人君子样,义正言辞地道:“公主这么说却是小看赵图了。俗话说‘红粉赠美人’。面对着天下最美丽、最可、最高贵、最冰雪聪明、最蕙质兰心的公主,我赵图怎好用那铜臭之气来薰了公主,石头自然是要赠与公主的。”

    他说得自己都要吐了,又暗骂前人怎能这么地无耻,编造了如此众多赞美女人的麻词语,害得后世的大男人们说起来心存惭愧。至于送她石子这一节是因为他估着单这块石头也不好开价,还是送给她并等着她自己来回礼为好,公主的回礼照说必定不少。

    长乐哪明白他的心思,只是暗暗后悔自己把他想得市侩了,同时又十分高兴自己能在他心目中有那么美好的形象。

    不多时,他就手中拿着个小口袋走了回来。坐下后,便示意她伸手进去摸。

    长乐探手入内,抽出来时伸掌一看,只见是块玫瑰色的石子。

    阿图看到她手中的石子,哈哈一笑道:“恭喜,这是幸福石。”说完赶紧把袋子连同剩下的石子一起放到了怀里。

    “小气鬼。”长乐暗骂一句。她本想一把抓几块石头出来赖着不还他,但又想到自己事先应承过的,刚才还受了他一捧,也就饶过了他。

    拿着石子在手,长乐翻来覆去地看着,问道:“这石头如何用法?”

    “你只要将它握在手里,闭上眼睛,这石子自然会让你想着高兴的事,你就会觉得幸福了。不过不能常用,否则你会非常地依赖它。”

    幸福石能分泌一种物质,通过人的肌肤渗透到血液里,从而影响到大脑中幸福基因产生幸福胺的数量。同时,这种物质还会引发人产生幻觉,与幸福胺共同作用下可使人产生幸福的幻觉,带来幸福的心

    长乐依言将这幸福石握在手中,闭上眼睛。不多时,便见她脸上出现了笑容。

    “母妃。”她忽然喊出声来,紧闭的双眼中涌出了泪水,但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变。

    在幸福石的幻觉里,她看到天上,有一位着白衣的女人正从彩云中缓缓地飞来,后还扇动着一双洁白的翅膀。她面容是那么的美丽,笑容是那么的亲馨,就和画像中的母妃一样。母妃飞到了她边,然后将她拥入怀内,低声地说着暖心的话。她埋头在母妃的怀里,边的环绕着七彩的云朵。。。

    过了良久,她终于睁开了眼睛,擦去了眼中的泪水,长舒了一口气,低声说:“谢谢你,我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然后她站起了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留下了阿图一个人坐在藤椅上直扰头。

    随即,苏湄走了出来。见到她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阿图顿时心中一凛,毛发一竖。

    果然,只见她眼中虎威汹涌,口中讥讽接连,“官人好生厉害,妾好生佩服。上元夜里一眨眼的功夫,一个猪头居然换了位公主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