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七)秦淮晚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公孙休的茶会阿图终究是没去。

    苏湄直到现在还闹着绪,要是去赴这个茶会,被她了解到原因,那自己岂不是自寻死路。再说,这京都号称“虎踞龙盘”,龙虽然只有那么一条,现在正盘着叶梦竹,但虎狼想必是不少的,保不准打斜里插出匹猛狼来,苏湄也许就要去喝酒吟诗了。

    这几天来,阿图不但陪着苏湄上街大包小包地蚂蚁搬货,餐餐大摆河鲜山珍,这晚更是包了一条小船,要与她共游秦淮河,看能不能营造出一个能使两人和好的机缘。

    秦淮河的冬夜,若非是有着这些五彩十色的灯饰,又借着上元节灯会的气氛,实是难与其它的季节比较。大船上的歌比较有名气,船上那花灯也是多半较为出彩,不但繁多,而且花式也翻陈出新,格外的讲究。小船虽比不得大船,但终归也是花了番心思的,好歹总是有那么几盏灯来点缀着船头船尾各处。

    这条船的前后四周也都悬挂了彩灯,虽不是那么地炫眼,但也照得四周河面上带着几分的光彩流影,时聚时散,象水中的梦幻。

    在幽静的夜里,桨声汩汩的伴奏声中,敞开两侧的船窗,阿图与苏湄并坐于舱内,观看着这一片秦淮夜色。

    河上的灯船着实不少,不一会儿,就会有那么几只擦而过。尔后,歌声自隔船飘来,音量随着距离而逐渐地低去,透过这夜色与水雾,再经波声、桨声的过滤后传入耳中,便有股依稀梦境之感。

    一艘彩船打侧而过,传来歌女悦耳的歌喉,一首昆曲的段子引得船上的客人们纷纷叫好。

    “对了,我们也可以点曲。”

    阿图对着旁的苏湄挤出了一脸的讨好,而后者只是斜了他一眼,并不接话。

    “公子、夫人,这是曲谱。”

    坐在船头的歌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有着邻家小妹般的清新甜美。她听见阿图要点歌,就犹犹豫豫地递上了一本歌折。

    阿图心头大赞她这声“夫人”喊得好,再转眼看苏湄也并未有何异议,心中甚喜,就翻开了折子点了一曲。

    小妹见他点了歌,端起了琵琶就坐在两人对面的一张椅子上边弹边唱了起来。她长得很是不错,可歌喉却实在不怎么出色,而且也似乎并不很熟练。只要有船打边而过,隔船的歌声唱得嘹亮一点,这小妹必定会跑调无疑。

    “奴家上船还不足一月,词曲有所不足,还请公子与夫人多多包涵,不要责怪,否则妈妈又要罚饭了。”小妹深深地福了一福,可怜兮兮地说。

    罚饭?小妹妹说得真是好可怜,阿图引恻之心顿生:“没关系,就拿你熟悉的来唱吧。”

    小妹得令,坐回原位继续开唱。

    不料,即便是她所说的“熟悉”的歌曲,也是时常的跑调。此时,小船逐渐划入一块闹的去处,四周的船舫络绎不绝。于是这小妹的跑调就更离谱了,到后来实在是唱不下去了,便收了声音,坐在那里满眼是泪。那名租船时和阿图讲价的老鸨见势不妙,更是躲在了船尾不肯露面了。

    他租船的时候贪了小便宜,讲了七、八条船,这家的价钱最低。事出有因,这条船之所以便宜,现在看来就是因为这船上的小妹不会唱歌了。他再看苏湄,但见她用袖子掩住了嘴角,在那里偷笑个不停,极有可能是笑他今夜做了回秦淮水鱼。

    他见了苏湄这模样,心中又急又恼。本来是想带她出来换下心,没想到会因为自己贪小便宜而大大地扫兴,看来起码今晚是无法和她重修旧好的了。

    急中生智之下,阿图忽然就想到了个补救的办法:“娘子,要不我给你唱一支歌好不好?”

    苏湄从未听他唱过歌,好奇的心思也就被引出来了,便点了点头,也忘了反驳他那个“娘子”的用词。

    “不过若是唱得好,你可得原谅我。”

    “行,大仙。你要是出了彩,这次便饶了你。”苏湄眉头先是一皱,可还是松开了。一切都是木已成舟了,不原谅他又能怎么样呢。

    “好!”阿图喜滋滋地回答着,随即闭上了眼,坐在椅子里沉思了起来。

    苏湄等了他半天也不见他开口唱,倒是忍不住了,问道:“喂,你倒是唱啊!”

    “是。我刚才在翻译它的歌词呢,原来的词你可听不懂。不过现在已经译好了。”

    说完他就站起来,开始扭动着体。双手互拍,脚踏地面,手脚同时打着节拍之下,一种奇怪的节奏便从他那里发了出来,并低声轻唱道:

    死寂的迷航,

    我的头昏晕发胀,

    芳馨的野麻香,

    弥漫在空气里。

    我吸入了幻觉,

    再将现实吐出,

    疲惫更加上了虚弱。

    我得找一颗星来过夜,

    一个可以放松的理想地。

    屏幕传来了人的图像,

    着她的大腿与膛。

    我迷糊着双眼问,

    这是地狱还是天堂。

    她出了光导航,

    指给船一条隐秘的航向。

    抛着媚眼,对着画面,

    她放地说,

    欢迎来到卡里佛星!

    如此神迷的地方!

    许多可的面容!

    无数奢华的客房!

    任何时候,

    你都能找到一间满意的客房。

    她的心为金钱所引

    她周围充斥了许多魅惑的朋友,

    她称之为人兽。

    在黑暗的街道中起舞,

    酣畅淋漓。

    一些舞是为了忘却!

    而一些舞是为了回忆!

    我坐上吧台,

    酒保说,这里不供应烈酒,

    只有更烈的酒。

    来一杯吧,在胃里燃烧的甘露!

    深夜,她们弄醒了你。

    说,欢迎加入卡里佛星!

    如此神迷的地方!

    许多可的的面容!

    无数奢华的客房!

    尽欢娱,

    是你下次再来的藉由。

    脖子上悬挂着枷锁,

    手里持着粉红的毒酒。

    她说,我们是彼此的囚徒,

    早在命中注定。

    他们在夜里相聚,

    恋彼此的体,

    又撕咬着,留下血色的痕迹!

    我惊恐地逃离,

    却被堵在了门口。

    她前来伺候,

    带着那些漂亮的朋友。

    她媚笑着说,放宽心,

    一切都如你意。

    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但你却永远无法真正离去。

    一曲唱罢,苏湄呆坐在椅中,她还沉浸于这首歌诡异的气氛而无法自拔。这首歌极度地奇特,象是来自于另外一种文化,但旋律与节奏又异常的好听,而他打出来的节拍也和这歌相得益彰,尽显歌中韵味。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她终于苏醒过来,深吸一口气,问道。

    “卡里佛星。我以前开船的时候,感到无聊了,有时会唱一唱。”他伸了伸舌头,语调带着些孩子气。

    这时,船头忽然传来了一阵琵琶声,原来是那个不会唱歌的小妹记住了这曲的调子,然后弹了出来。她初始还稍有生疏,然后就渐渐地熟练,最后竟然是将这首曲子中哀伤、迷惘、幽怨、沉沦、无奈、恐惧等种种的绪尽皆表现了出来。看来,这个小妹虽然不会唱歌,但就弹奏而言,无疑是个天才。

    阿图听到这熟悉的调子,头脑一,便从头再唱一遍。头先那遍,他是低声吟唱,而此次有琵琶的伴奏,便是放开了歌喉。他的嗓音本是清亮,中气息又足,开喉一唱,可谓是遏云绕梁。

    此曲唱完,小妹放下琵琶,盈盈下拜道:“多谢公子赐曲,珠儿生平所学之曲,无一比得上公子这首。”

    得到这位专业的小妹好评,阿图大为高兴,笑着扶起了她:“姑娘不必如此,若非你曲弹得好,我也不能如此尽兴。”

    她抬起头,和他的目光相逢时,脸上便是一红。

    “娘子。我唱得好不好?”阿图坐回了苏湄的边,揽着她的腰问道。

    “嗯。这次就饶了你。这曲真是好,不过这词。。。不会是你自己编的吧,怎么如此的。。。”苏湄想着这词的内容,不感到脸上有些发烫。而且里面还有不少稀奇古怪的词,诸如“光导航”、“人兽”什么的。

    阿图正待回答,不料船外忽然灯光大作,几道探灯同时入窗口。向窗外一看,七、八只大花船已围在了这艘小船的四周,而更多的船看样子似乎正朝着这边驶来。

    那几只大船的船头不约而同地走出来数名花枝招展、美艳袭人的歌女,朝这边含脉脉地笑着,异口同声地道:“适才是哪位公子放歌。奴家敬请这位公子上船品茶叙话。”

    虽然都是美女,看似也真意切,可这个时机。。。阿图心下一急,连忙叫出声来:“船家,船家。。。赶紧掉头,上岸!”

    注:本章歌词改编自英文歌《加州旅馆》,希望读者们能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