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九)拜姐为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下午,叶婕妤决意要开门收徒,于是船上就上上下下地忙将了起来。

    好在大宋所有船只开船之前都要焚香献祭,以祭江河湖海之神,因此香案和香烛都是常备的。

    主舱里摆上了香案,案上香烟缭绕,供品也放了数样。案后的木墙上贴着一副画,画前的案上还有块灵牌,上书“祖师叶遁之位。”

    画像上之人乃是名和尚,着灰色僧衣,头上烫着香疤,眉目十分地清峻,宝相庄严的同时,又似乎带着些飘然出尘之感,乃是道知大师中年时代的画像。

    叶梦竹此次前去京都所带的行李中正好有祖师叶遁的画像一幅,此时挂将出来便使得香案声色不少。否则,若是只有一个木牌供在龛位上,未免显得过于粗糙和空廓。

    阿图起先见要拜的是个和尚,未免就有些老大的不高兴。尘来的风采他是见识过的,难免就连累了所有的僧人,和尚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着实是不怎么样。可后来听叶梦竹略说了一番道知的往事后,心下便起了佩服之意,无论如何,一个可以想出开连锁和尚庙这种主意的人的确是有点天才的。

    和尚头上要烫疤疤的,画上的和尚头上烫了十二个,可见他甚有硬骨。阿图数过尘来的头顶,上面只有六个,又可见尘来是怕疼的,所以少烫了一半,于是心中便对他更加地鄙夷了。

    “阿姐,我要是拜了你当师傅。那不是平白矮了一辈,我想过了,这太吃亏,我不干。”众人都等着看阿图拜师,却没想到他连香都拿着手里了,却忽然来这一句。

    叶梦竹正坐在案边的椅子上,等着他行参拜之礼,听了这话也不恼,只是笑道:“既然你不愿拜我为师,那我就只得代师傅收你为徒了。”

    “那阿姐的师傅又是何人?”阿图问。

    “我的棋实是自学的,乃是靠打谱与同他人对弈得来。如果硬要有个师傅,也算是有一个,乃是个和尚。”

    叶梦竹所说的便是雪斋了。她有一次去京都万佛寺进香,无意之间就遇到了这个和尚。之后他便时常来与她对弈,教授她更高层次的棋道,使得她的棋力飞涨。

    “哦,又是个和尚。”

    让他拜个和尚为师难免有些为难,还是叶梦竹好,起码她要美得多。反正他以前就拜过苏湄,再认个美女当师傅也没什么大不了。

    见他的神色中还透着犹豫,叶梦竹深深地一笑,露出白贝般整洁的牙齿,道:“你拜我为师,只是在这教棋、下棋的时候把我当成师傅即可。其它的时候,你还是我的弟弟,也不用你执弟子之礼。”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的。阿图点头应,收敛起神色,恭恭敬敬地去到案头拜了三拜,然后将手中的香插到了香炉里。

    然后高拱便端过来一个茶盘,上面放有清茶一杯。阿图取过茶杯,走到叶梦竹前,躬起子,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叶梦竹正要接过茶盏,严象却在一旁冷言冷语道:“小子,斟茶拜师是要跪的,还要磕三个响头。”

    阿图转头怒视他一眼,几乎就要开口骂这个讨厌的家伙。他自然知道这拜师是要跪的,只是想着蒙混过关,叶梦竹只要不提也就这么算了。不料这人喊了出来,实在是可恶。

    “算了,算了。阿图就不用跪了,我们这对师徒只要个名份,其它的也就马马虎虎了。”叶梦竹却是善解人意,知道他不想跪,那也就随他了。

    当下,她接过了阿图手中的茶一口喝完,这拜师之礼就算行过了。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吃饭,阿图便跟着叶梦竹在舱内学棋了。第一天里,叶梦竹教了他不少棋理,还默写出几篇歌诀让他背诵。

    阿图的记可真是让叶梦竹惊讶,就这么读了一两遍,那些歌诀就被他统统地记了下来。让他背诵时,居然一字不差。

    “以你的记,哪怕只是将围棋中固定的下法和一些名局给统统背下来,棋力便可以长进良多。”叶梦竹道。

    第二天他们开始对局,叶梦竹让他三子。

    “单论局部的接战,我已经无法胜你。你的算路远在我之上。这世上虽亦有其他算路在我之上的人,但也决计远不及你。不过围棋的棋力只有七成是算路的因素,另外三成因素便是弈理、心理以及对局之人的格、运气甚至体状态等等。但这三成便是国手和庸手的根本差别,否则那算学好的人便人人都是国手了。让三子,对我来说,棋盘空间很大。你要越过这关,也不容易。”

    叶梦竹侃侃而谈,然后面色一正,深吸一气,同时“啪”地一声,将棋子打到棋盘之上。

    “啪!”阿图也放下一子。

    初时,他听叶梦竹说下棋要讲究“气合”。棋与心,心与气,三合为一,棋子要拍得有力而清脆,他便拍碎了不少棋子。害得叶梦竹后来连说他现在还不是高手,不讲究“气合”也不要紧,这才保住了剩下棋子的命。

    三十几个来回之后,盘面上叶梦竹的白棋遍布各处,象洒下的白豆子一般。这些白子,粗看象是各自为战,互不相干;但细看之时,却是彼此之间暗含联系,相互呼应。如阿图这种蛮牛,就最怕这种招法了。

    眼见对方仿佛已布下了天罗地网,阿图抬起头用很怀疑的眼神来看着她:“你又要骗我了。骗我去吃你这个几个子,然后自己偷偷地去围空,是不是?”

    “我这是骗着,亦是正着。你应不好,上了当就是骗着。你应好了,也占不到便宜,这招也就是正着。”叶梦竹毫不退避地和他对视着,心道:“小子长进了,知道要吃骗了。”

    “你的棋太散,有好几块孤子,我不知道应该去吃哪一块才好。不吃你,我就赢不了。吃你恐怕又要上当了。”他一说“吃你”,叶梦竹就白了他一眼,这个词太暧昧了。

    “快下,少啰嗦。你不是说自己的脑子比牛还跑得快吗?”叶梦竹恶狠狠地说,心里却是要乐翻了。这小子老吹嘘自己的算路快,说什么比红牛、黑牛的还跑得快。牛能跑多快?看它们在那里慢吞吞地吃草甩尾巴就知道了。

    审视了一番棋盘,阿图下定了决心:“吃!不吃也不行了。看着,弟弟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要吃你了。”轻拍一子上去,棋子居然还是碎了。

    “喂。你不能轻点吗?又拍破了。”

    这,共下了八盘三子局,阿图四胜四负,大家打了个平手。

    到了晚上,阿图便提议要试下一盘二子局,叶梦竹笑着答应了,说如果输了就要还是要退回到三子。

    结果这盘二子局却是叶梦竹赢了,阿图又不得不退回到三子。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