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四)老而弥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面对着坐在椅子中的杨山长,阿图深深地吸了口气,平息了因师长的威严而出来的加速心跳。

    他适才在外面就想好了一顿说词,可能不能取信于他,却还未知。这段说词里的真话是多半,可也参杂了不少虚言。

    按他最初的想法是如原来哄傅莼那样说自己是墨剑士,但又想到杨山长精通经史典籍,估计墨家的学说与历史他都是知之甚详,自己恐骗他不过,因此不得不另编言语。

    “山长,其实弟子是来自于另一重时空。”

    听到这个答案,杨继擀似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诧异,只是反问:“另一重时空?”

    “就是另一重世界之意,我们那里的时间和空间和这里的不太一样。比如,我们的一年在这里要算十年。”

    杨继擀愣了愣,脱口道:“天上一年,地下十年。”

    看来杨山长似乎开始顺着自己的话去思想了。阿图点头道:“正是。”

    “那你是怎么从你那个‘时空’来到这里的?”杨继擀问道。

    “一般而言,我们那个时空的人来不了这儿,这儿的人也去不了那里,就好象我们去不了极乐净土一样。弟子本来是开着一条货船做生意,可因为遇上了海盗,不得不逃,因机缘巧合落到了这个世界上。。。”

    。。。。。。

    接下来,阿图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的面前,真假参半地交待了一番自己的来历,然后又将自己来到顿别后所发生的事也大多老老实实地坦诚了出来。

    阿图潜意识地觉得杨山长是值得信任的,虽然他偷看了苏湄留给自己的信。至于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杨山长平素的为人行事都散发着一种浩浩正气,就好象杨山长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可在那个松前国的村上房家要对他不利的时候,而出挡在了他的前。

    因此,如果让他在这世上选择某个人去相信,除了苏湄与傅莼之外,那个人无疑就是眼前的这位杨山长。

    听了阿图的一番话,杨继擀虽然脸色冷然,心中却无比地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弟子居然是从另一重“时空”乘着会飞的货船来到这里的。

    于是他对阿图所来之处提出了诸多的问题,比如天地究竟有多大?象他所来的那种“时空”到底有多少重?有没有神佛?有没有西方极乐世界?有没有四大部洲?有没有和人一样聪明的动物?那里人说什么语言,上什么样的学校,读什么样的书?有没有皇帝?等等一系列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阿图所知道的都一一地回答了,说不清地就坦言不知。

    杨继擀完全地相信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没有人能编造得出来。阿图为了证明自己还给他演示了一番隐本领,并说他们那重“时空”的人都会这招。

    “真想不到那个木槌大仙就是你,干得不错。”杨继擀赞道。

    杨继擀很喜欢阿图这种知恩图报的心,傅家不过只是对他有点小恩惠,他就巴巴地去救了别人一大家,事后也完全不介意自己做无名英雄,很有古人之风。自己患病之时,他是冒着被识破的危险来救自己的,这份心尤其难得。

    正如每次被杨山长夸奖一样,阿图脸上的笑容象花朵一般地绽放出来,趁着他心大好的机会,赶紧道:“先生,学生实在是孟浪。不过我是真心喜欢苏先生的。”说着又偷看了他一眼,瞧他的反应。

    杨继擀没有接他这话头,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是说今后打算做什么?”

    “我想明年就参加统考,然后去京都读大学读书,请先生成全。”

    阿图有自己的打算。中学并无规定学生必须要学完几年中学才能参加统考,这一切由学校自行决定。凡中学生参加统考必须得由中学堂推荐并为其报名,决定权在学校手里。至于升学堂,权力就是在杨继擀手里。

    “嗯,你是想去见苏湄吧。”杨继擀嘿然一笑,但笑声中并没有什么讽刺的意味。

    “是,弟子是有此意。”阿图低眉顺眼地回答着。

    眼见杨继擀的杯子空了,阿图顺手给他加满了茶:“山长。颜医师说您大病初愈,最好多喝点茶,每至少三大杯。”

    这个弟子又有本事又孝顺,杨继擀老怀甚慰。又因为他说了实话,他就再也不责怪他了,反而开始处处为他打算了起来:“其实,这师生之说其实也并非不可通融,毕竟她不是你斟茶磕头拜的座师,但以后还是要尽量地保守秘密,不得到处张扬。以你之能,天下无处不可去,若是寻那富贵,封侯拜相亦是不无可能。因此,这声誉对你而言便十分的重要。”

    “是,多谢先生指点。”阿图诚心诚意地说。

    “按你其它的科目来说,即便是明年参加同考也并无不可。但你国学还不行,这半年的时间还是过于紧迫了。不过你也可以试试,只要你单科的成绩特别突出,国学就算是差一些,应该还是有不少大学愿意通融录取。话说回来,即便是明年考不上,也可以后年再考,学校给你报名就是了。我适才也想过了,这里天地太小,大宋、京都才是你最佳的去处。你下学期就跟着中四、中五一起上课吧。”

    说到这里,只见他忙不迭地点头,满眼都是感激之色,不由暗骂句“没出息”。

    “以后不要再说是阿努阿那种地方来的。现在别人自然是没有兴趣去考究你到底自何而来,但如果你今后有了出息,象阿努阿这种编造得出来的地方,别人始终有办法能揭穿你的谎言。”

    “因此,今后若是有人问你来历,你就说是海外遗民,因慕我大宋文化,万里海域之外归国。途遇风暴,因而船只沉没,满船之人仅你一人逃得命,然后被海浪冲来这虾夷,间中还因头颅受损而失去对往事的记忆。他人无据可查,不信也得信。”

    “至于你刚才和我说的那番来历,我已经忘了,你今后万万不可和第三人提起。殊不知匹夫无罪,怀璧自罪。如果被人知道了你的来历与异能,那么普天之下都会打你的主意。还有,以后你这些的能力和奇思怪想能不用则不要用,俗话说‘上得山多终遇虎’,你为人处世太过惹眼,终究是会引起世人的怀疑。。。”

    杨继擀一边说,阿图一边点头。为人处世之道,他还是浅得很,行事完全是凭着本能与喜好。

    等杨山长说完,阿图便行了个深揖:“学生多谢先生的指点,请先生受学生一礼。”

    今杨继擀对他的提点犹如醍醐灌顶,让他明白了许多今后应该注意的地方,不由自的满怀感激。

    杨继擀点了点头,受了他一礼。

    “好了,好了。你也坐吧,老是站着,你累,我也累。”杨继擀指了指旁边的那张椅子,让他坐下。

    “是!”阿图依言落座。

    杨继擀端起茶杯又喝了几口,忽然想到一事,便不紧不慢地问:“对了。你刚才跟我说,你给我治病的药有很多好处,那到底还有什么效用?”

    “这药改变了您体的机能,因此您会比常人长寿得多,力量、体力、精力、智力都会有很大的改进。。。哎呀!”

    听到这“哎呀”的一声,杨继擀顿觉心惊跳:“有什么不对了?”

    “这个。。。这个。。。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也许先生您要再续一房师母了。”

    这是什么意思?

    怪不得最近每逢有成熟女人前来探病,自己的目光都要不自地在那些学生妈妈的、腰、间偷偷流连,而且清晨每每昂扬,夜间常常难寐,即便是坐着不动都思潮暗涌。

    难道是“老而弥坚”?定不可能!除非是。。。

    思及至此,杨继擀几乎跌倒:“你这个混小子!”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