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七)草堆与爽*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月光很亮,在马厩的茅草顶上洒下了一片银色。

    心醉,神醉,沉醉,在这么个深深的夜晚,一位刚刚从海岛回来的少年坐在茅草上,让风一般的思绪,梦一般的遐想,任意游

    “阿图。”下面传来了一声短促的女人声。

    阿图伸头一看,入眼的首先是多娜那道份外野的眼神。奇怪!这么晚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借着月光,凭着居高的优点,他的目光自上而下地停留到了她的上。经这银光一洒,那里便显得分外的神秘加上分外的大。忆起了那个窗纸上的人影,他开始心意猿马。

    屋檐下,她的金色卷发垂在了腰后,大眼睛灵活得象猫一样,嘴巴也很大,这让阿图想起一个词来,就是“感”。不过这感说的只是嘴唇,她上既不多也不瘦,腰很细,腿也很长。

    “我知道你晚上常在这里,还来看过几次,可没碰到过你。”她咯咯地低笑几声,再向周围望了望,似乎是怕被人瞧见。

    看来,她是特意来找自己的。她深夜来找自己干什么?莫非是想和自己幽会。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他再次将目光集中于她的前,喃喃地问:“有事吗?”

    “你下来,还是我上来?”多娜用舌头在感的嘴唇上了一圈,似乎是在给他一种暗示。

    “你上来。”他在屋顶上把手伸了出去。她很灵巧,跳上屋檐下的板车,踏着窗台,再被他一提就上了屋顶。

    “去那边。”多娜指着屋顶的另一角。那里有棵巨大的黄杨,枝叶繁茂,将月光完全地挡住,留下一片黑。

    “嗯。”他应了一声,然后随着她移了过去。

    这个地方不错,黑漆漆地一片,让人打心眼里感觉到安全。

    她把贴在了他的胳膊上,嘴凑到了他的耳边,并用吹气撩动着他说:“宝贝,想不想爽?”

    “不可如此!”他暗自警醒。虽然傅莼和苏湄都不在,但边还有傅樱,自己不能得陇望蜀。。。

    于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狂野,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不需要你喜欢,”她的绿眼珠里闪烁着奇异地光彩,“但我可以让你爽,要不要?”

    不待他回答,她就勾住了他的头,先给了他一记吻,然后只是随便的一扯,就拉开了自己的前的衣裳。

    她拿过了他的手,放入到自己的衣襟里,然后凑到他的耳边带着急促的呼吸声说:“宝贝,摸过女人没有?”

    “啊。”

    阿图的手中有两团大大的软,这使得他瞬间就是一阵晕眩。她很直接,他反应也实在很强烈。

    “笨蛋,就知道你没有。”多娜掰过了他的头,然后开始吻他,“你喜欢的那个难道就没让你爽过?”

    他没回答,她也并不需要他回答。她的吻很有技巧,舌头在他的口中不住地扰动着,撩拨着他的,他即刻就忍不住了,手在她衣襟里胡乱地捉虫。

    过了一阵,她结束了与他的长吻,将他的手从自己的前拿出,同时伏下了子并开始解他的腰间的带子。

    “你要?”他张口结舌地问。无论是和苏湄、傅莼,还是傅樱,从来都是他主动。

    “笨蛋,让你爽!”

    很快,一切都呈现在她的眼前了,坦坦。他只觉得一阵羞愧,剥人衣服与被人剥衣服,感觉的差异竟是如此之大,让人心慌慌。

    “天啊,怎么可以这么大。”她低呼一声,又放地笑了几下,便开始用她的手与舌头。

    “啊。”一阵潮水般的快意袭来,他绷紧了双腿,任着这股爽劲在自己全

    。。。。。。

    “呼!”

    他长吁一口气,从天边的极限处将一缕游魂给收了回来,塞入空空的心腑。没想到这种事还有这般的做法,只叫人魂动神摇。

    “爽吧。”

    阿图抬起头来,所见到的就是她那双艳的红唇更加地艳了,嘴角还挂着一丝意味深长含笑。

    这副眼色。。。?俄顷,“暧昧”这个词就跳入他的脑海。

    “走。”

    “去哪?”

    “去你的房间啊,你不是一个人住吗?你爽了,我也要爽。”

    阿图赶紧摇头:“城里有规定,要是带女人回宿舍,被发现了是会被开除的。”

    真正的原因是他从那个宝藏洞带回来了金银一包并宝贝若干,全都摊在上还没收拾,给人瞧见可不好。

    “没用鬼。”她骂了一句,没好气地说:“走,我知道一个地方。”

    “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

    两人从马厩的茅草顶上下来,多娜脚步不停地把他带到了木器所的后面。这里的地面上堆着三大堆干草,每垛都摞得有个小房子那么高。

    “阿图。别过来。”最近的干草堆里发出了一道急切的阻止声。

    “啊!”阿图吓了一跳,他听出来是毛松的声音。

    他阻止自己过去,莫非他是在草堆中。。。想不到毛松这个平时看起来又斯文又老实的家伙竟然是个闷鸡子,瞒着兄弟们泡女人,平时一句口风头都不曾透露。

    他转头去看多娜,只见她并不以这里被人占了为意,反而咯咯地笑出了声来,又将他的手一牵,带去另一个草堆。

    “阿图,别过来。”还没走近,便又传来一声含糊的呼叫,这里居然也有人。阿图头都要大了,难道这些草堆是城中的年轻人专门用来那个的场所?

    虽然心中已然不抱有什么希望了,但还是来到了第三个草堆前。忽然,草堆中的某处被人掀开了,一个脑袋探了出来,小开笑嘻嘻地冲着他说:“我刚完事,让给你吧。”

    小开和丁一不是都去了原拂吗?阿图惊得后退半步:“你怎么回来了?”

    只见他边从草堆里往外手脚顺溜地爬着,边用极为诚恳的语气说:“回来看看你们这些兄弟啊!”

    这个。。。这个说假话的货色,看兄弟看到草堆里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