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凤鸣九天与傻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听到这句“休想”的话,无疑让人联想到肯定有某个人是“可以想”的。

    阿图心中郁闷无比,端起酒碗就喝。冷风吹来,不知不觉地就有点轻飘飘的。

    忽然她眼中一亮,一边点头一边得意地说:“不行,得找个给别人亲过抱过,最好还那个了的女人嫁给你当老婆才成。”

    他脑中一昏,这都是什么啊!张口笑道:“你不是也被人抱过了,那就你算了。”

    “混蛋!”她伸手就打,却被他抓住手腕一拉入怀,借着酒意就在她唇上重重一吻。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面颊上又多了五个红红的指印。

    他狂笑,猛地站起来提起酒坛就灌,连喝半坛,再纵声长笑,一洗中郁闷之气。笑声止歇,再饮烈酒。

    傅莼被他这番举动震得愣了愣,半晌才笑道:“这才象个爷们,别老傻里傻气的。”

    “你不怨我!”他惊愕,她居然没有因为自己的强吻而生气。

    “算了!”她悠悠地说:“我两次昏晕之际,或许被你亲过多次都难说。”

    他闻言又是一阵大笑,坐下再痛饮数大口。她歪着头对他看了一阵,忽然点着手指恍然大悟道:“原来真的被你偷偷亲过,你这混小子!”

    “哦!”他垂头丧气,又被她看穿了。

    她跳了起来,蹲到他前,抓住了他的衣领怒气冲冲地说:“是爷们,敢作敢当!说,偷亲了几次,亲了哪里?”

    “我发誓,只亲过一次,是额头。”

    她听完就坐回了原地,闷了好一阵,才泄气地说:“我居然这么没有魅力,只被偷亲了一次,还是额头。”

    他不笑了起来,她与他相对而笑。

    “谢谢你!你两次救了我。”她正色道。

    “嗯。”他心下涌上了一丝激动,自己对她做了那么多,总算是得了一声谢。

    “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真的是用的仙术吗?”

    “如果你肯告诉我这两坛酒是怎么变出来,我就告诉你。”

    “很简单。我时常在清晨的时候来这里练功打坐,”她向着后的山岩一指,继续说:“那里有个小洞,我原先藏了两坛酒在那里,刚才趁你走开就掉了包。”

    于是,傅莼带着他去看那个小洞。十几步外的一处山岩上爬满了青藤枝蔓,她拨开它们就露出了一道窄窄的只能侧而入的小缝。

    进到里面,只见洞内空间不小,长宽在一、二丈之间,石缝间隙透了些亮光入来,倒也明亮。洞中用稻草铺了个形,草摆了个小几,几上放着茶壶、茶杯。洞中一角之支了个木架,上面吊了个铁罐,下面是熄灭的火堆,洞中另一角就摆着坛坛罐罐,其中就有那两个空酒坛。

    看到这么洞,他啧啧称奇:“真不错。俗话说‘狡兔三窟’,你还藏了这么个好地方。”

    “胡说,才不是兔窟,”她口中囔着,随即拍着双臂做出了一个鸟飞的姿势,扑腾了几下后,趾高气昂地说:“姑是凤凰,翱翔于四海之外,清鸣于九天之上。所以呢,这是凤巢。”

    “那我是龙,”他用手在额头上比着两只角,脑袋与子一阵晃动,神色活现地说:“隐伏波涛,升腾宇宙,驾雾乘风,伴凤而舞。”

    “呸!你哪有那么好。就算是龙,也是条傻龙。”她嗤笑道。

    他也不以为意,厚着脸皮说:“即便是条傻龙,那也是龙。”

    “嗯!那姑许你做一条傻龙。”然后就对着他喊一声:“傻龙。”

    “哎。”他毫不迟疑地应声。

    她笑得花枝乱颤,前俯后仰,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那铺干草之上。她今天也喝了不少,好几斤总是有的,眼见得已经红霞满脸,面泛桃花。

    “坐过来!”她起不了,拍着边说。“嗯。”他坐了过去。

    “现在该你说了。”她仰望着他,等着得到这个百思不解的答案。

    “不是仙术,是医术。”他轻声说。

    她发了阵呆,然后闭上双眼,黯然神伤地道:“我想也是如此。”,然后又睁开双眼:“你说该怎么办,又给你占便宜了。”

    “不如此,如何能救你?”

    她长叹一口气,将头偏过一侧:“算了,不想了。别人在不在乎我才不理呢。”

    阿图听了,心下暗道:既然你不在乎,那还不如干脆那个了算了,就拿着眼光上下在她上游移着。

    就在此时,她转头看到他的神态,决然说:“我知道你想什么,那是休想”,说罢又面露暧昧,道:“对了,你有没有和你的小人那个啊?”

    阿图连连摇头。她笑道:“你这个没用的家伙,不把人家抓牢点,小心人跑了你就哭了。”

    “才不会。”他反驳道。

    “喂!”她用极端好奇的口吻问:“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哦!是。。。”他陡然收口,“我没有那个过。”说完,汗就流了下来,这也太丢脸了。

    她咯咯直笑,骂一声“没用鬼”,然后一本正经地道:“要不,我去找人试试。等我有过后就告诉你,让你长点见识。”

    阿图听了几乎晕倒,连忙说:“不用了。你不用去试,我不需要知道。”

    “反正我又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去试试也没关系。”

    他只觉得口感舌燥,半天才吞吞吐吐地问:“那。。。那你想找什么样的人?”

    “嗯,我想想。”她故作姿态地想了一阵后说:“得找个长得丑的。”

    “什么?”他吃了一惊,“为什么?”

    “因为长得丑的难找老婆啊。我反正也就是试试,还不如便宜了他们。”

    阿图现在真是一头的汗了,这位莼小姐的想法也是太离奇了,于是说:“其实我很丑,要不你就便宜我好了。”

    “想得美。”她笑道:“我见过的人就没一个比你俊的。喜欢你的人可多了,这个我知道。”

    “不行!”他气急败坏地囔着:“我很丑,一点都不俊,也没人喜欢我。”

    她一阵疯笑,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真是个呆子,连这种话都信,笑死我了。”

    汗颜,又是骗人,再次上当!他恼羞成怒地盯着她。

    “把酒菜拿进来,我们在这里喝好不好?”

    阿图负气不理,却被她在衣袖上拉了一下,声说:“去嘛。小女子走不动了。”

    他还是不理,又听得她自言自语地说:“嗯,不喝了。孤零零的一个女儿家,喝醉了可怎么办?还是下山算了。”

    话刚说完,他即刻站起来,说一声“我去”,然后摇摇晃晃地出去了,惹得她躺在草上直笑。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