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被底足与如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小屋内,油灯下。阿图坐在那张唯一的凳子上,而她正躺在他的上。

    苏湄醉了,醉得不醒人事,已经在上睡着了。

    他终于忍住了,让她安安全全地睡到了被子里。只是在帮她盖被子的时候,忽然想到“问何所趾”这句,不悄悄地在她的脚上捏了几把。

    这一捏,终于让他领悟到了“被底足”的旖旎之处。不过,书上可没说“被底足”究竟是穿还是不穿袜子的,这使得他盯着她的脚看了好久,挣扎了好半天要不要除去她的白袜。最后终究不敢冒犯,将被子给盖实了。

    灯火扑扑朔朔,跳动着晕晕沉沉地黄焰,将坐在桌边他的脸照得明暗间半。

    她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所喜欢的第一个人,但她是不会接受他的,因为她是先生,而自己是学生。

    她很快就要走了,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难道他喜欢她的结果就是什么都得不到,难道就是也许永远都不再见到?他觉得很不甘心,心里空空,并很想抓住些可以得到的东西。

    可是,如果这样做了,他只是满足了自己的不甘心。而她又得到了什么呢?也许她得到的只是失去,她很可能会后悔,也许会恨自己。

    难道自己的不甘心就是那么重要?难道自己的不甘心就不重要了?两个问题在他的心中交织着,象双手互搏,缠绕不休。

    看着上的苏湄,她正背对着这边睡着,长发象瀑布般铺在枕上,丝一般地柔软。想起清晨的那个读书影,虽孤单却是明朗,静谧的湖水与树林围成一个只属于她自我的天地。

    她本来就是孤一人来到这里,过几天再独自地离去。来去孑然无牵挂,这也许就是她所说的,也是她想要的“命运”吧。

    唉!自己又何必去破坏这一切,还是让她随着自己的心意好了。

    想到此,他深呼吸了一口,决定吹灯睡觉。她睡,自己睡地上。

    不巧,她恰好翻了个,把脸转了过来。双目紧闭着,双唇鲜红,滴,雪白的颈脖处撩人眼目。

    “难道就让别人得到这个体?而自己却傻看着?”他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出奇地愤怒,紧紧地咬牙,咯吱作响地捏起了拳头。

    “不管了!”

    他实在不甘心,愤然哼了一声,走过去揭开了被子,开始解她的衣服。

    正在此时,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的举动,突然地就似乎清醒了。

    他看到她醒了,心中激灵了一下,手势顿时停了下来,刚鼓起来的勇气又一下子消失殆尽。

    只是,她不该用一种鄙视的语气冲着他大声囔:“小贼,敢偷偷摸摸地占本姑娘的便宜!”

    这句话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他愤怒了,一下子就扑在了她的上。

    她推了下他,却没有推动,然后不知怎地就放弃了,任其所为。

    。。。。。。

    他终于进入了她,得偿所愿。

    想到她是学堂男学生心中的女神,而此刻却是被压在自己的下,这就让他有了一种征服者的自豪,快意异常。

    紧闭的眼睑里落下的一串泪珠,她哭了。

    “难道她后悔了?”他并不太懂女人的心思,反正即便是即刻退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她哭了一会,终于自己止住了泪水,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的上动着并快乐。她忽然有个很怪的问题,难道就是这样来来回回地,男人就高兴了?女人也高兴了,还能生孩子?

    “哦。”

    一种奇怪的感觉突忽而来,象是全都麻了一下,她的心随之急速地跳了一阵,然后就等着它继续再来。果然,不久它又来了一下,之后它偶尔还会断断续续地再来一下。

    原来自己是这种感觉,但为何他的脸上却是无休止地陶醉?她实在有些妒嫉,觉得这实在是不公平,要不自己也主动点,否则光是让这死小子占便宜了。

    。。。。。。

    “我觉得很罪恶、很刺激。。。”阿图在她的耳边呼着气。

    “我也觉得这样。”她带着极度复杂的表,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刚才也主动过了,主动的时候感觉好多了,可很快就感到全无力,败退下来。

    “你刚才哭了,后悔了?”他不理解流泪有着多重的含义,不仅是后悔。

    “也许。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决定要给你。”她一边笑着,却又流下了眼泪。

    她想,如果他没有化妆成那种成熟而有魅力的模样,自己还会不会因为酒后而动。今夜还会不会如此这般地重演。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她忘了他是自己的学生,也忘了他是个有能力的大仙,特别是忘了一个孤女人应该防备着些男人。

    “是不是因为我的鸭子烤得好?还是。。。”阿图说,刚说完就看到苏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于是他赶紧闭上嘴巴,还是只做不说为好。

    “我还会呆上十天,你可以天天这样。。。以后它就不是你的了。”

    她开始恨他的幼稚,也恨起了自己的轻率。她只能用言语来反击着他,希望能将他刺痛些,这样自己心里也平衡些。她刚说完,便觉他又是一轮狂风骤雨。果然,他被她刺激得有些狂乱了。

    “不是我的?那你要给谁?”

    “反正不是你!”

    “难道你要去嫁人?你就是嫁了人,我也要去把你抢出来,然后就象现在这样把你压在上让你哭。”阿图喘息着说,他开始觉得愤怒了。

    她吃吃地笑着,声音里带上了一丝诡异:“哈哈,死小子,你吃醋了。当我嫁人的时候,一定是你哭,而不是我哭。”

    “笑话,我会哭。我只会哈哈大笑。。。啊!”

    他刚说到这里,前的就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痛得他大叫一声。

    她咬完了,就将他的头掰了下来,在他耳边说着女人的宣言,刺激着他的嫉妒心:

    “我要嫁给别人,也许还是个老头子,让他来享用我的子,他会天天都象过节似的。而你,我想我会很快就把你忘记了。”

    “那我就造个铁房子,没有窗口。天天都把你关在里面,只有我有钥匙。。。”

    会有明天吗?她歇斯底里地笑着:“哈哈。。。死东西,你也想铁屋藏?”

    “哈!有办法了。我要让你怀上小阿图,让你嫁不出去。”

    “呸!就算是那样,先生我也是抢着有人要,才不会跟你。”

    “不许别人要你!”他心中妒火熊熊焚烧着。

    “别人就要,你凭什么不许!”

    “就不许!”

    “就许!”

    。。。。。。

    就这样,他们执拗地斗起嘴来,象两个五岁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