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暗夜狙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三人在地图面前蹲了下来,傅恒从袖子里掏出把折扇,一比地图上城外西北面的那些马场说:“我城现有男丁二百八十余人,老弱与妇孺三百左右,马匹只有四十八匹,大车十六乘,因此想到运送这么多人去原拂是不可能的。从沿海大道去原拂港有三十里,但此路被松前军封住,因此我等只能走北边的小道,这样就要多走十里。如果步行,这群老弱与妇孺白天都需得七、八个小时,至于夜间那时间就更长,所以还是得从马场调马过来运人。”

    “城外最近的几处马场距北门五里,将马场的大车聚集起来,估计还能凑出十几辆,城内与各马场的马具合计还有二百,因此可调二百多匹马前来城。不过我方一旦从马场调马,就会惊动对方,引发他们的追击,所以我方还得布下两处地点阻击对方的追兵。”

    “在西门之外去马场这条路上有条河,路河交接处附近有个土坡,利用地形可以在这里埋伏一批枪手与弓手。另外敌方见我等撤退,其东营定会派出人马沿海边大道向原拂方进军,以图合围我出逃人马。在原拂与顿别间的这条大道上有一狭窄之处,东面临海,西面是个高山岗,我等可于道上设置障碍,于岗上埋伏枪手弓手阻击敌人。”傅恒一边说,一边用手在他的画图上不停地移动着。。。

    听完傅恒的讲解,傅兖一看傅莼,见她郑重地朝着自己点头,便痛下决心道:“好,就这么办。”

    谋划妥当,唯一剩下的便是分兵的统军人选。傅兖站起来,在城头上来来回回地踱了数十步,然后停下脚步道:“四弟,东面岗上伏击的那队人就交给你了。”

    “好!”傅恒当仁不让。

    傅兖点头,在他肩上重重一拍,然后说:“六妹与我于西门外阻击敌军。事后,六妹带人速去原拂与四弟会合。。。”

    听到这里,两人大惊,齐声问:“大哥,那你呢?”

    傅兖立起来,伸手在披风的下摆拍了拍,拂去上面所粘的尘土,面不改色地说:“领主有守土之责,我是顿别介,所以不能走。要是我一走,这顿别以后恐怕就不姓傅了。”

    诸侯国里,若是附庸领主失了领土,多半都会被捋去称号以及领地,即便是后北见国收复了顿别,也一定不会再还给傅家。

    傅莼一把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花容失色的脸来,拉住了傅兖的衣袖,音带呜咽:“那大哥要去哪里?”

    傅兖面露微笑,伸手在她脸上抚摸了一下道:“和佐藤取带上十几个人去山里,只要我不离开顿别,就说明我们傅家还是在这里作战。至于打不赢,那是因为兵被国府调走了,国主也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剥夺了我家的领地。”

    城头的火把跳动着黄红的火光,照着三张神色各异的脸与一张提在手里的黑铁面具,空气静默得可怕。

    主三楼的道场仍然在进行着,内燃的巨烛放出的光芒,随着夜的深沉而益发地耀眼,傅喆的跳神声也在金鼓、唢呐声的伴随下一句句地传来,在静空里显得格外地刺耳:

    “谨请北方大帝君,玉皇钦赐玄天尊。真武明传武当山,九天依界把天门。脚踏龟蛇两八卦,手执宝剑斩妖精。星宝剑常在手,散髮披头拜神君。受玉皇亲敕令,差来凡间救眾生。弟子一心专拜请,玄天上帝降临来。神兵火急如律令!”

    。。。。。。

    ※※※

    月光昏暗,城外野地上雾气逐渐地集结。

    一座土丘之后,两名黑衣人正潜伏在那里,探出半个头来观察着松前军的动静。

    这里离昇阳城二里,离松前军营三里,正是最危险的地段,因为对方也会派出斥候来探察己方的行动。

    他们出来的时候是一队十二人,两两成组后就四下分散开来,在每一个松前军斥候可能出现的地方,都布下了一组人。他们的任务是尽量地格杀对方的暗探,不让对方过于靠近城墙。

    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声轻微的响动,左边一蒙面人凝神细听,然后便对着右手那人做了个手势。右手那人转过头来,黯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白皙的面部显得有些惨白,这人便是小开。

    他看清了柴门纹的手势,便点了点头,向右连续几个侧滚,翻去了土丘的另一边,不带一点声响。柴门纹是佐藤家培养出来的女武忍,从四岁开始就在山中接受忍术的训练,至今已十四年,其天赋颇高,是佐藤家武忍中的佼佼者。他们这两人一组的行动,小开受命听她的号令。

    果然,远处出现了几个模糊的影,他们以地形为掩护,向着这边猫着腰暗暗地靠近。

    对方起码有四个人,黑夜中看不清楚,或许他们后还有着更多。

    小开连吸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慌乱,然后从扎紧了的箭袋中抽出了一根弩箭,支到了短弩上。

    短弩的最佳程虽然只有三十五步,但对方离着这边却已经只在二十五步左右了。

    “噗、噗”,连续响起了两声弩弓发出的声音。

    对面的人影倒下了两个,另外两个立即卧倒。看来,柴门纹的短弓也已命中目标。

    黑夜中,只听到一名伤者痛苦但低沉的呻吟,象用毛巾捂住嘴巴的伤狼在嚎叫。而另一名被倒的人了无声息,恐怕就是一箭毙命了。

    对方停止了接近,纷纷匿藏于可以躲的地方。

    陷入了僵持。

    土丘后,小开踏上了第二根弩箭。初得手,虽然一颗心仍是在蹦蹦地猛跳,但信心却是前所未有地强烈了起来。

    雾越来越浓,能见度只在数步之内。

    小开再向着柴门纹那边望去,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啪、啪啪。”

    传来三声暗沉且有节奏的金属敲击声,这是柴门纹给他的第二个暗号。

    小开深吸一口气,随即抄起旁的一面圆盾护住侧面,弯着腰奋力朝着数丈外的另一个土丘奔去。

    脚步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弩弦声响了,两枚弩箭向着他了过来。其中一枝偏,另一枝在包铁的木圆盾上发出“嗙”地一声。

    成功跑到了目的地,小开藏于土丘后大口地喘着气。

    就在这时,从对方那边连续地传来了两声哀鸣。接着,敲击声再次响起,节奏却换成了三快两慢。

    小开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这是柴门纹的第三个暗号,说明她已然解决了对方那两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