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大通旅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阿图装模作样地睡了好一会,没听到苏湄那边有什么响动,估计着她也差不多睡着了。悄无声息地翻过子去一看,只见两道杀死人的冰冷目光扫了过来,顿时打了了激灵,赶紧又掉转了回去装睡。

    这样,几乎一个钟头,他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只累得四肢发麻。

    到了下午,村上房家又回来了,不过这次他带来了大批的人。村上房家的到来终于把阿图给解救了,他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装腔作势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还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斜着眼一瞟苏湄,却见她早已经向着来人迎了过去,留给他一个急匆匆的背影。

    这批人都是学生们的家长,刚来到这里,就开始哭着喊着,“阿三”、“小毛”、“儿啊”地乱叫,有的还带着泪眼婆娑。

    中午的时候,松前国士兵在镇子里贴了通告,让学生的家长先在镇子上集中,然后一起去海边领孩子回家。

    家长们一拥而上,纷纷跑上前去各自抱住了自己的孩子,手中乱翻着孩子上的衣服,眼里不停的查看孩子上有无伤痕缺损的,口里嘘寒问暖的说个不住,尽是关切抚之词。

    临走的时候。这些人还纷纷向村上房家道谢,大赞松前国是仁义之国,松前兵是仁义之兵,把村上房家感动得眼睛都红了。

    这样,下午共来了两拨家长,接走了所有的学生。现在除了老师与家眷,就只剩阿图一个学生了。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没有家长来接?”村上房家对着他厉声喝道,同时将腰间的刀柄拉出数分,更添一层威势。

    杨继擀站前来,用单薄的子将他遮幕,好言道:“他叫赵图,是名孤儿。在学堂里读书,也在学堂里打杂。”再补充一句:“所有昇阳城的子弟都已经回城了,他不是城中之人。”

    村上房家盯着阿图上下打量一阵,只见他穿着佣工的衣服,不像其它的学生都穿着学生服,也就信了杨继擀的话。再说,上面所最看重的是傅家的子弟,傅家子弟的特征军中刚才已派人前来告诉他了,这人显然不是。即便他是昇阳城的子弟,就这么一个也是没什么用处的。

    “哗”的一声,腰刀入鞘,风又回到了村上房家的脸上:“山长,我军在镇上的客栈租用了几间客房,各位先生与家属们要不就在那里委屈两吧。”

    取下顿别只是时间问题,将来松前国还要于此设置治所,管理土地,象升学堂的这帮先生们是一定要笼络好的。

    既然还要“委屈两”,就说明昇阳城现在还没被攻下来。

    杨继擀不知不觉地松了口气,便道:“既然如此,就麻烦贵军了。”

    一行人开始缓缓地向着顿别镇出发。阿图看到苏湄手里拧着个布袋,里面装着还没吃完的馒头锅巴,腆着脸要伸手去接过来,却被她冷着脸将手臂一个横移给拒绝了。

    讨了个没趣,他只好闷头闷脑地走在她旁,心中暗思对策:怎么样才能让这位美人儿先生消掉怒气,不要再恼自己了。

    大约半个钟头,村上房家便带着他们来到了顿别镇上,耳闻目睹的就是一片的萧落。虽然松前兵并没有在镇上做任何坏事,但总是敌军。敌军一来,大街上就一片空寂,家家店铺都是闭门谢客,镇上的居民也都是守户不出,只有一些蓝衣松前国士兵稀稀落落地沿街站着,总算是聚集了点人气。

    松强国已经顺手取下了北见国在顿别象征的官府乡治所,里面的官僚早就跑得不知去向,只得空院一个。乡治所最重要的职能就是司法,虽然顿别已经分封给了傅家,但司法权却是分立的。顿别的居民,若是有了官司并非是去昇阳城,当然昇阳城也有调节的职责,但归根到底,只有乡治所的裁决才是最终有效的。

    顿别镇南面沿海的大路通往枝幸,高见虎在这里放了三百人,修筑了工事,以防南面有援兵前来。

    大家要住的客栈就在这顿别大街之上,名叫“大通旅店”。大通旅店没有关门,不知究竟是因为店主的胆大还是因为松前国着他们敞开大门做生意。

    村上房家带着众人进去后,店小二便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来,随后就给众人安排了房间。给杨继擀和苏湄安排的是后院上房每人一间,其它有家眷的老师是每家一间,无家眷的则是两人一间。阿图既然只是名雇工,就享受不得老师的待遇,村上房家随便给他安排了一个前楼的通铺。

    安排完了,村上房家告辞,各人自行回房。杨继擀在叮嘱了阿图不要走出客栈之后,也回房休息。他今忙了一天,也是累得很了。

    阿图走进通铺大房,只见房内沿着墙有两排大炕。小二领着他到了其中的一个位置,指着那里告诉他这就是他的铺位。

    此时房间内已有了六、七位入住的客人。三位客人正坐在炕头上相互说着话,还有几人正在炕上呼呼大睡,呼噜声震得天响。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臭汗的味道,还夹杂着酸菜味、旱烟味、臭脚丫味等等不表。

    阿图皱了皱眉,伸手拉过那薄被一抖,只见一只蟑螂从被子里落到了地上,在地上弹了一下,然后便迅速地溜走了。

    好在阿图从来不曾歧视过任何一种生物,他对蟑螂事先不经同意就占用了他的被子也毫无异议。于是他除了鞋,上了,盖上被子就呼呼啦啦地睡了一觉。

    这觉一直睡到小二来喊他吃晚饭。晚饭是杨继擀以学堂的经费定的包桌,学堂的人闹闹地坐了满满的四个大桌。

    店内除了他们,大概还有七、八桌,二十来位客人也在吃饭,听他们说话大多都是在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这场突来的战事。

    菜肴不错,六菜一汤,份量都是大盆海碗的,阿图分到与苏湄同坐一桌。

    饭席中,苏湄一直沉默不语,等到他稀里呼噜地吃完三碗时,却忽然道:“赵图,晚饭后照常上课。”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