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朝贡大典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昭武八年,西班牙航海家塞萨率领三艘探险船抵达马来,开启了大宋与西洋列国的交往之门,也因此得知欧罗巴人已经纵横于大西洋之上。大航海时代来临,武宗不甘落于人后,遂遣人在鲸海以东以及南洋以南海域展开勘探。

    逾年,大宋航海家于南洋西里伯斯西南海域发现一大岛。此大岛上带雨林与鸟类繁多,地形狭长,大过内陆一省,取名为南琉球。未几,南琉球以南又发现一大陆洲,此陆洲地域广大,与大宋内陆国土仿佛,其上更有一奇特动物,躯长大,模样颇似鼠类,以跳代跑,其快如马,腹下更开一口袋,以装幼仔,土人称为袋鼠。因这陆洲之上珍稀鸟兽与花草虫鱼甚多,自然景观又是奇特壮观,奥妙万端,所以便称其为奥洲。又过数年,探测船在奥洲东南发现二相邻岛屿,此二岛大小总和与吕宋相仿,彼此相距仅一线海峡,因其位于大宋最东之海域,最先见到出,便取名为旦州。因南琉球、奥洲与旦州均在南洋之外的大洋之上,因此世人将这三地连同周边岛屿统称为大洋洲。

    至于鲸海以东,武宗所派遣马逾也成功的抵达了美洲大陆,并于大地湾一带设置居民点,然后在北美西岸沿海也逐步建立了殖民所。

    不过,美洲的发现是源于葡萄牙航海家恩里克于西历一三二八年抵达巴哈马群岛。此后,西洋列国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英国、尼德兰等便展开了二百多年大规模的美洲殖民。大宋开拓美洲晚于西洋诸国,因此在美洲的地域与势力均不及西洋国。

    武宗思东北、北疆、西域、大洋州与美洲均是地广人稀之处,若无人民充实,百年之后恐怕沦于它国之手,决心行使人口迁移之法。于是在随后的二十年内,将内陆人口按户逢六取一,原本与高丽之民按户二取一,合计五百二十万户人口移去这五处。

    其时蒙元残余势力虽退于谦河及葱岭以西,但四大金帐汉国仍在,势力依旧强大,西北边境之地依有侵扰之患。南疆与南洋之地乃是新得,人心尚不稳固。加上帝国疆域太大,道路遥远,民族混杂,风俗各异,政令难通,治理颇难,朝廷苦之。

    为定边疆,武宗数度问计于朝堂,惜所对皆空言无用。帝料人本恶,非其民不知教化抚恤,非其国不思开疆阔土。思边疆非常之事非寻常官吏能治,便效仿古人分封之法。不料,诸臣风闻帝有分封之意后,以“裂土封茅,为后世至乱之由”,竞相上书言阻,帝一时颇为踌躇。

    昭武十二年,武宗次子赵雍,年二十四。因太子名份已定,继位无望,便试求分封于边疆以为诸侯。武宗曰:边疆苦寒,立国不易。赵雍对曰:宁死于边疆,不做这樊笼之人。武宗又曰:即求为诸侯,需去赵姓,除宗室,退避为臣。赵雍对曰:但封诸侯,无悔,请除宗族。武宗壮其志,封为伯爵,位于在益兰州一带,迁万户之民到此。又谓雍曰:“汝封地之西方乃是沃野千里,资源矿产数之不尽,此天下最佳之善地。若用心经营,可养万万生民。汝名为雍,与吾赵氏先祖赵武灵王同名,朕惟愿汝广开疆域,不堕此名之威。”

    赵雍乃取国号为夏,改名为夏雍。之国后,用武宗国策,广建城堡、设置乡县,兴修水利,招民垦荒。凡来投之民皆每户分得上田二十顷,耕牛一头或马一匹,免十年赋税,引民前来定居者则按民数多寡封为官吏。夏国土地广阔肥沃,加之各种物产丰富,逐渐引得中原无地耕民前往安家立户。到后来,西北边疆聚民渐多,土寨堡垒扩大为城,国民富足,对内陆移民的吸引力也是越来越大。

    夏国此后又陆续探得金、银、铁、铜、煤、宝石等矿产,冶炼金银,兴办煤矿铁厂,国遂富。立国既成,又制火器兵甲,招募军人,征伐西方,开疆拓土,杀得西方蒙古诸邦纷纷西迁避难。

    昭武十七年,武宗见夏雍立国已成,分封之策可行,便大封诸子女与功臣共一百八十人于东北、西北、西南、南洋、大洋州与美洲,大国千里,小国数十里不等。

    设封建爵位大公、公、侯、伯、子、男六级,分封爵位世袭不替。又与诸侯立约,凡属诸侯探明的无主之地或侵略异国异族而得之地,均属诸侯自有,与封地等同。

    武宗还定宗室分封制度:男、女均可封;分封之宗室须得需去赵姓,除宗室,退避为臣,与诸臣同列。

    武宗之子、女共计三十二人,除太子外,俱封为诸侯。

    自那以后,分封成为大宋的国策,凡宗室与有绝大勋功者都可以封国。

    如此五十年后,随着封国数目益增多,可封之地益减少,所封国之地域也渐狭小。

    武宗传文宗,文宗传宣宗,宣宗传熹宗。熹宗于宋历六十九年继位,在位十七年间,亲妄臣,远贤臣,不理朝政,曾有四年不朝之壮举。又亲信外戚、内侍,乱改武宗之分封法度,将祖训不可封之东北三省中黑龙江与吉林胡乱封给诸多的皇亲国戚及宠臣。

    待熹宗崩,睿宗继位,即修撰分封之法典,完善分封之之体制,铸武宗之祖训于太庙。至此以后,分封之法渐苛刻,皇室已经甚少分封异姓。分封主要限于宗室,而且多半封男国,最多也就是子国。

    ※※※

    七阶高台之下,唐国使者唐棣已拜服于地,口中呼道:“臣唐棣代父唐城叩见陛下,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唐大公唐城之女唐方乃是赵弘之妻、大宋皇贵妃,其国又是大公国,因此使臣唐棣便被安排在第一位觐见。

    唐国的开国之祖赵樾是武宗五子,分封于奥洲东南角墨城一带。赵樾因生平最崇“先师”唐游,便选国姓为唐,更名唐樾。唐游是武宗的老师,平生对大宋的贡献无人可匹,因此世人皆称其为“先师”而不名。

    奥洲本非上善之地,其东部是山地,中部是沙漠,西部是高原。内陆雨水缺乏,沙漠广布,只有从北部,经东部到南部这一圈临海地带才适合于农牧。后因唐游培育出了适合于在沙漠中种植的沙树、沙棘、沙灌、沙草、沙麦、沙豆等一系列作物,经过一百八十余年的植树、植木、植草,奥洲治理沙漠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成效,一部份沙漠转变为了森林或草场,大量的盐碱之地也变成了良田,连全洲的气候也得到了改良。如今,奥洲的农产非但能养活本地一千五百万人口,每年还要出口大量的农作与牲畜到州外。

    自一百四十年前,奥洲开始相继探得大型金、银、宝石矿藏,掀起了人们前去淘金的潮。这股淘金不仅发掘了更多的金、银、玉石等矿藏,更探明了多处巨型煤、铁、铜等资源矿,使得大宋的商人纷纷进驻,兴办各种工商。自此以后,奥洲的开发便是一千里了。

    百年之前,诸侯之间开始纷纷内战。唐国于七十年内连并数国,遂成大宋最大的诸侯之一。此时唐国已拥有奥洲最富庶的东南部并同旦州全境,地域过千万方里,民数近二百万户,称雄大洋洲。

    赵弘待他坐下后便开口问道:“公子远来,京城可住得惯否?”

    唐棣是唐大公之子,乃真正的公子,可不只是世人口中所说的那个敬称。他时年二十三,眉目清雅,举止俊逸,气质风流。

    虽唐家已更姓除籍,毕竟也是帝室之后,唐棣又是皇贵妃的兄长,赵弘看到他是十二分地欢喜。又见他材似乎和自己相仿,本还想下阶去相互比个高矮,但思今乃是大典,怕此举引起言官的非议,便只得作罢了。

    唐棣虽是唐城五子,但却是嫡次子。唐国嫡长子唐裳本是大公之位最有希望的继位人选,只惜其自幼体孱弱,且双腿不利于行,年近三十尚无子息,因此多半最终不可得唐国大位。除唐裳之外,最有资格的就是这唐棣。

    唐棣有贤公子之名,因其长兄无子,便将自己的长子过继给之。又因唐国流言四起,说他有谋算世子位之野心,便以读书为藉口前来大宋避嫌。赵弘从理藩院得知此人素行,心亦甚敬之。

    “谢陛下关。大宋风华物茂,地灵人杰。京都更是八荒争凑,万商咸集,繁华如锦。臣向往已久,恨不得能长住此地,怎会不惯。”唐棣笑道。他生洒脱,等到行完大礼,在皇帝面前也不是太拘谨。

    “好好。既然如此,朕便赐你京城宅院一所,公子在京城也算是有个居处了。如今你唐国已是大公国,次次朝贡的礼单亦是最厚。朝廷不图钱财,但重这份孝心。”

    皇帝得知这位公子此次前来,一是代父进贡,二是从唐州转学来京都大学读博学士,因此特地赐他京都大学附近宅院一所,也是表示关切之意。

    “些陛下关。”唐棣于座中拱手谢恩,虽稍有缺礼之嫌疑,但却更显不羁。

    赵弘见了,非但不罪,反而更加喜欢,含笑点头,正了正脸色后高声道:“传旨,赐唐大公朱户纳壁,食双俸。”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