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叉花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曲甲 书名:神马浮云记
    莽莽群山挟持着一条壑间土路,蜿蜒盘绕,逶迤西去。

    坡上,野草杂树漫山遍野,苍翠青郁,葱茏如锦。山体间又有数片枫树丛,层林染霞,在正午的阳光下赤红滴。万木皆抓住这金秋的时节,盛放一轮自我的本色。

    一轮鼓点般密集的马蹄声打山坳那边传来。少顷,一匹黑色骏马从山壁拐角处转了过来,在这狭窄的土路上狂奔。

    马上一名骑士,二十四、五的年纪,白俊英爽,唇上还留着两撇漂亮的小胡子。只不过此刻他面上神惶急,头上不见战盔,蓝色皮甲上也带着几块半干的血污。

    纵马冲入这条直道才不过半箭之地,他便转头回望。弯道处,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随即跃入眼帘。马上一名女将,红衣黑甲,脸上却戴着个夜叉面具,手执一杆花枪,正在后急追。

    还好,看样子这娘们并没有怎么追近!骑士暗松一口气,只要再跑十余里,便可以赶到己军的哨卡,到时候就要这泼妇的好看。

    “酋木正,是男人的,给姑停马大战三百合!”

    一连串叫阵之声,穿过黑铁制面具上镶着两根獠牙的大嘴,传入酋木正的耳里。只是女将的声音洋洋盈耳,缺少点粗旷,难免感觉威势有限。

    声音倒是好听!酋木正转头嬉笑道:“老子饿了,要回家吃饭,不赔你玩。”

    “放!你伤了我军十几人,还想有命吃饭?”

    酋木正不答话,只将右手两根手指伸入嘴中,回头吹了一个嘹亮的口哨,就算是对这娘们的答复。然后伏马上,只管催马快跑。

    女将听到这调笑般的口哨声,将长枪往脚边的搭钩一挂,取弓搭箭。“唰”的一声,羽箭出,直向酋木正的后心飞去。

    眼见得这箭即将中背心,酋木正好像后背生眼一般,体于马上一偏,右手一抓便把这箭牢牢地抓住。

    适才战阵中被她用枪刺来刺去,几个躲闪再加两个镫里藏之后,酋木正箭壶里的箭支就丢了个精光,长矛也被她用枪打飞,全只有一张空弓。此刻,一箭在手,便如同抓着个宝一般。

    两马继续驰骋,一前一后,始终拉不开距离。酋木正搭箭上弓,口中喊道:“兀那傅家娘们,老子不想辣手催花,你速速退去,这一箭老子就不了。”

    女将名叫傅莼,乃是傅喆之女,顿别介傅兖之妹,十七岁便随兄长们征战南北,五年来屡屡斩杀松前国大将。一具铁面,一根银鞭,一柄花枪,令人闻之丧胆,见之无胆,勇名四扬。

    为了让敌己双方都忽略掉她女将的份,每上战场她必戴一个刻着夜叉图案的黑铁面具。世人又传她容貌秀美,可比古时的花蕊夫人,所以就得了一个“夜叉花蕊”外号。

    夜叉花蕊,叫得忒响!这娘们武艺是没得话说,但要说什么“花蕊”,酋木正可不吃这一

    女兵女将己军也有,多半就是那种侧面看稍微带点曲线,打正面背面都看着象爷们的女人。有的女将肌是练得孔武有力了,可不知怎的,连脸上都练出些黑绒毛来,瞧着跟胡子差不多。估计这个夜叉花蕊也就是不怎么高颧阔鼻,血盆大口而已,被军中的那些饥渴汉子当做了天仙。

    “放!就凭你!”傅莼大怒,双腿一夹马腹,马被她一催,果然快跑了十几步,但随后还是慢了下来。

    双方先是在战场上打了半,然后再这么追赶了二十来里路,马力早就是不堪重负了。

    “看箭!”酋木正大喝一声,只听弓弦一响,发出“砰”的一声。

    傅莼听得弦声,把子一偏却不见箭到,明白他是在骗人,口中再朗骂一声:“猪!”

    酋木正在发了四、五记空弦之后,终于瞄准她的腹之间出这根宝贝箭。一点白羽如流星一般飞出,正没入到她腹部,随即就听到她口中发出一声大喊,体从马上翻落,在地上滚了几滚后便一动不动了。

    他一箭得手,终于缓过口气来。这婆娘实在厉害,连刺己方好几名武将,可说是所向披靡,连自己也是被她杀得丢盔卸甲加落荒而逃。

    女主人落马,那匹红马在多跑了十几步后,也停了下来,随后小跑回主人的边,用马头蹭着她的头盔,低声哀鸣。

    威胁已去,酋木正便想起这娘们的另外一半“花蕊”的外号,心念不一动。这么个凶恶娘们大家以前只看过面具,无人见得真颜。今伤了她,即便是死了,瞧一瞧她的容貌也好。再说,这婆娘是顿别军的都尉,自己杀了她,砍头未免太残忍,却大可带着她的尸回去请功。

    想到这里,他勒转马头缓步跑到她的前,然后滚鞍落马,俯下去准备将她翻个。不料,他刚弯下腰来,就见她体陡然一动,随即眼前一花,跟着小腹剧痛,一个长大的子已被她一脚踢翻。

    “上当了,臭娘们!”他被她一脚踢出了二丈多远,在地上滚了数滚后便翻立起,手中摆了个架势防备她的偷袭。这一脚力道着实不小,他一边凝神戒备,一边大口吸气来缓解腹部的淤痛。

    傅莼并没如他预想般追过来,站起后在衣甲上好整似暇地拍了拍尘土,笑道:“你没了马,看如何逃?”

    酋木正一瞅自己的黑马,正被她挡在了后,再看她上适才自己羽箭所的位置,却没看到有箭插着。他心下迷惑,难道这婆娘也有空手接箭的本事。

    傅莼看他面露不解之色,得意洋洋地说:“姑的皮甲里面穿了鳞甲,你那破箭哪里得透。”

    再细看她上,果然是内穿银色的鳞甲,鳞甲之外再了层黑色的皮甲。两层甲胄叠穿,形虽然有些鼓囊囊,但却是防护得严严实实的。皮甲的腹之处的确有个洞,他的箭显然是没穿透内甲。看到这里,酋木正顿时就气馁了。

    “你功夫不错,姑也不杀你,以后你就跟着我做个亲兵吧。”傅莼说,口气就象他是案板上的一块

    酋木正大怒,心道自己怎么也算是一名都尉,手下管着一百多人,这娘们居然要自己投降去当一名小兵,当下不怒反笑道:“听说你长得不赖,不如降了,老子讨了你当老婆如何?”

    “放!”傅莼大怒,形一晃便抢上数步,举起长腿,右脚对准他的脸部踹去。

    酋木正大惊,心道:“这娘们的法好快”,同时左手急挡这一脚。不过傅莼的这一脚乃是虚招,脚尖只是在他面前一晃,然后小腿回收,跟着就向他的腹部踢去。这一下中途急速变招,实在出人意料,酋木正忙用右掌外推,便要用掌去硬碰这一脚。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如此威猛的一脚居然还是虚招,就在他右掌刚刚发动,她忽然一个腾,左腿弹出,脚尖重重踢在他的脖子上。

    酋木正一阵头昏眼花,再次被她踢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然后一个空翻,起再斗。这次他有了防备,便多挡了三、四下,但很快还是被她在后腰上猛踹一脚,摔了个狗吃屎。

    他趴在地上,暗中调息好几口,偷偷打量她一眼,只见她站在两丈之外,戴着那个丑脸面具,眼神全是轻蔑。

    “老子得逃!”

    酋木正打定了主意,恶婆娘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他箭法高明,有“神箭酋木”之称,拳脚与兵器却是稍逊,看来远非她的对手。恶婆娘生着的一双夸张的长腿,舞动起来却如同手臂一般灵活,晃得人眼都花了。

    他本来如同条死鱼一般趴在地上,好似奄奄一息,忽然间便象狸猫一样飞跃起,向着一旁的山坡上狂奔而去。她有马,要逃只能往山上跑。

    不想他刚迈开步子,随即又跌了个狗吃屎。从七荤八素里醒转过来,但见一条长鞭绕在自己的双脚之间。原来这娘们不知何时从马鞍旁取下了长鞭,一个抖圈就把自己的脚给绑了。

    接着他又感到脚上一紧,长鞭倒扯,整个人被倒拖回十来步,脸在地面的砂石上蹭出了几条血丝。长鞭收回,又听得空气中连续几声暴响,背后就噼哩啪啦地挨了一顿鞭子,打得衣甲都迸裂开来。

    酋木正心惊胆战,只道自己今要归位。少顷,鞭子停了,他躺了半晌,觉得上也不怎么疼痛,方才明白她手下留,鞭鞭只打甲衣,并未伤及皮

    “再跑,就一箭死你!”

    后传来了她恶狠狠、冷冰冰的恐吓声。对了,她还有弓,自己是逃不掉的了。于是酋木正慢慢爬起来,举起双手道:“在下认输,凭姑娘处置。”

    傅莼收了长鞭,两道凌厉的眼神穿过面具的眼孔停留在他脸上:“姑是都尉,你得喊大人。”

    “是,听凭大人处置。”

    “光投降也不行,松前国还是会赎你回去的。你伤了姑的亲兵,得补数,否则一刀砍了你。”说罢,傅莼缓缓抽出了马刀,于空中抖了两下。

重要声明:小说《神马浮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