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YY是天经地义的

    ( )    宝宝就过来拉霍承恩的大手了,“还在骂你混蛋呢!不然,你还是进去把我妈哄高兴好了,她很好哄的,我每回一哭,她就舍不得生我气了!实在不行,你也哭一个给她看……”

    霍承恩简直就要哭笑不得了,小孩子的世界,果然是单纯可的多了!

    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儿子白皙细嫩的小脸蛋,

    “夏梵昊小朋友,你得记住了,小男子汉可以愤怒,可以打架,也可以流血,但是,不可以流泪——”

    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后传来一记怒斥,“霍承恩,不许你教坏我儿子!”

    霍承恩转过,就看到夏浅浅一脸抓狂地,站在了病房门口,显然对他的“流血教育论”很有意见!

    “你混蛋就算了,凭什么还要来毁了我的宝宝?他才多大,你就教他打架?你这安的是什么心……”

    他挑挑眉,想说什么,却见宝宝又怯生生地抓紧他的大手,“可是,PAPA你不能打妈哦,她会很痛的……”

    他就一把抱起了小人儿,与他勾起了小手指,“PAPA跟你保证!不过,你得帮PAPA一个忙,可以么?”

    宝宝懵懂地点点头,他就放下他,“替PAPA看好门哦,不能让别人进来了!”

    说话间,人已走进病房,约莫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了脚步,见夏浅浅不解地回过来,却是长臂一伸,就往她旁探了过去,竟然是一把拽了她过来!

    她一个猝不及防,就重重地跌进了他厚实的膛前,她吃痛,“哦……”地叫了一声,却见霍承恩俯,就要吻下来!

    她大惊失色,慌忙要推开他,“你疯了,宝宝还在门外看着——”

    霍承恩却是愉悦地浅笑了一记,扬眉招呼他的宝贝儿子,“夏梵昊小朋友,关门,不许偷看!”

    小人儿一见他妈非但不生气了,脸上还绯红绯红地,一付羞涩得恨不得,直要将头埋进地底下的囧样,就大呼神奇,

    “PAPA,你这招太厉害了!我从来没见过妈生气之后,还会像现在这样脸红的样子的……”

    被夏浅浅厉喝了一句,“夏梵昊!”

    才赶紧关上了房门,心里寻思着,怎么每回他抱妈、亲吻妈的时候,也没见过她脸红过一下子?大人的世界,好难琢磨哦……

    ******

    房门一关上,霍承恩霸道而炙的吻,便狠狠地落了下来,夏浅浅不停地在他怀里挣扎着,他便抱得更紧,又将她充满攻击力的双手,紧紧地缚在了后!

    她于是又想抬腿踢他,他却从男人那标志的有力喉结里,溢出一丝闷声浅笑,“夏浅浅,你老公没那么笨,不会再上你第二次当的!”

    他退开了一点,在她稍稍放松下来时,却又蓦地上前来——

    夏浅浅下意识地就要往后退,“霍承恩,我警告你,你不要再过来了,否则,我就——”

    霍承恩却是对她的话恍若未曾听闻一般,修长精实的双腿,更是一步也未曾停过,近而来,而他那好看而**感的薄唇,还该死地溢出了一道轻佻的坏笑,

    “否则,你就怎样?又要来咬我吗?”

    夏浅浅就觉得愤懑难当,老天爷真是不公平,这样的坏人,为什么做起坏事,竟然还可以这样地帅气、迷人?

    你看他那双滥/的桃花眼,分明是浅笑吟吟地看着你,蓄意的挑/逗中,却含了一丝深,而他洁白整齐的牙齿,此时微微地开启,却将他嘴里炙烫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吹向你最怕痒的粉颈间……

    就这样恍惚之间,她后已贴上一堵坚硬的墙面,再无退路!

    她生气地叫了起来,“你再过来,我就喊非/礼!”

    霍承恩笑得更刺眼了,上前一步,竟是一个用力,就压向她——

    NND!他真的是用压的,他们两人的躯体,已完全契合得几近不见缝隙,他还故意将一双大手,拢向她的后,暗中使力,让彼此之间贴得更紧,

    以致她都觉得,自己/前的两团丰/腴,被挤压得有些变了形,而上面那两点敏/感的粉尖儿,甚至还战战兢兢立了起来……

    那丫的还很不要脸地说,“老公非/礼老婆,天经地义。”

    她真想朝他狠狠地吐一口唾沫,“霍承恩,你这混蛋是得了健忘症,是不是?不是告诉过你么,我现在的老公是白慕钦!”

    他却是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记,“通常一个月见面不到十天,每次还都分房睡,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真的是夫妻吗?”

    夏浅浅就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你请的这个私人侦探,一定是为了骗你的钱,提供的虚假信息,我和慕钦之间,正常得不得了……”

    “可是,他没有这样吻过你,”他骤然低头,攫住她润的唇ban,就是一记**的炙吻!

    她被吻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他才放开她,却又用他的一双厚实大手,忽地,裹住了她前的两团饱满,隔着衣物,轻轻地揉搓——

    他的大手,就仿佛充满了魔力似地,很快地,她就觉得,自己的前肿胀了起来,浑像是有一道电流穿透似地,更羞辱的是,她的/下竟然涌出了,一股久违而熟悉的流!

    那是yu的反应!她的/体渴望他!

    她紧咬着双唇,生怕自己会因为忍受不了而叫出来!

    听见他有些鄙薄地问,“也没有这样,对不对?”

    她却口是心非地道,“才不是!我和慕钦做过的,比这还要亲密得多呢!”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