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你幸福……

    ( )    “浅浅?!”谌雷诺大大地震撼住了,怎么可能?浅浅她,明明还应该躺在医院里——

    失神凝眸之时,却不意看见了,尤娜放在裤袋里的手指,似乎一直在抖动?

    眸光一沉,他突然上前,一把拽出了她的手,也拽出了她掌中纤薄的手机,全触碰式宽大的屏幕上,“霍承恩”三个刺眼的大字,正在上面不停地闪烁着!

    他深沉的双眸骤然狠鸷起来,“你临死还想着算计我一把?”

    程莎莎惨死在她手下的旧账,他还没有跟她算清呢,又添上这一笔,谌雷诺眼中喷出来的怒火,简直要将她整个人地吞没!

    尤娜的双手,还在一直不停地抖动着,见他这样瞪着她,吓得连手心里,都全是密密的汗珠,

    “我求过你,放过我……既然你不肯,那就大家一起死!你要是现在把我弄死了,你也逃不掉……”

    她本来是要打给霍承恩的,不知道是不是他走开了,电话的那一头,居然是夏浅浅的声音!

    不过,也不重要了,夏浅浅那个自以为正义善良的笨女人,她一定会想办法救她的!

    谌雷诺怒得一把拎起她,又将她推至了破碎了的落地窗前,“尤娜,你自己说的,你自己做个了结——”

    前面,就是十八楼的高空,一旦坠落,她将粉骨碎、永劫不复!

    尤娜万万没有想到,谌雷诺会旁若无人地继续迫害她!

    她慌忙从他手中抢回自己的手机,惊恐万状地尖叫了起来,“夏浅浅,救我!”

    谌雷诺却又夺了过来,拿至耳边,“浅浅,挂掉电话,就当什么都没听过——”

    “不!雷诺哥,你——放了她!”

    听到电话里那个柔软的声音,变得异样的坚决,谌雷诺不觉拧起了双眉,“浅浅!乖……是她害死了师母,我今天一定要报这个仇!”

    “…………”

    电话里沉默了一下,“雷诺哥,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可是,我不希望看到,你下半辈子就这样毁了!”

    谌雷诺语气里却已变得冷漠和不悦,“不,浅浅,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挂断电话,你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他忘了,他心底藏得最深的那个人,永远都有办法令他屈服!

    夏浅浅就那样斩钉截铁地说了,“可是,雷诺哥,我已经知道了,你马上放了她,不然,我现在就报警!”

    谌雷诺踌躇了一下,他的份是不能往深里挖掘的秘密,一旦牵涉到官司,T&K公司真正的内幕,就会被曝光,他也不能再像现在这样,自由地往走于国际间……

    又听到夏浅浅说,“雷诺哥,是我不好,是我不配你的,可是,哥,你依旧是我最亲的人,我要你幸福,像你曾向我许诺过的那样幸福,好不好?”

    她似乎是哭了出来?

    谌雷诺听到了,她难过吸气的声音,终于相信她说的是真心话,心中拂过一丝软软的感觉……

    他心犹有不甘地又瞪了尤娜一眼,恼怒地啐了一句什么,最后却是丢下一句,“浅浅,保重!”

    便匆匆而去……

    直至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影,尤娜才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好险啊!

    她现在才看清楚,谌雷诺并不是像她以为的那样,可以驾驭得了的,也许以后,就只能凭自己的力量了吧?

    突然又想起一张血模糊的脸蛋,她嘴边扯出了一记诡谲的狞笑,没关系,剩她一个人就一个人,只有机会来了,这个世界,是每天都有可能会发生意外的!

    ******

    尤娜稍为地补了个妆,才走出酒店,没想到,又接到了夏浅浅的电话,她像是努力地在压抑自己的痛苦,“尤小姐,你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尤娜心下一沉,她怎么就以为,自己可以逃脱一劫?

    如果让霍少知道是她对程莎莎下的毒手,只怕会比谌雷诺更狠毒地对她!

    尽管,她是这样地他,为他忙前忙后,无怨无尤地陪着他这么多年,永远只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永远默默地忍受无数个,没有他在边的夜晚……

    她妩/媚艳丽的俏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悄然爬上两行咸咸的清泪,“夏浅浅,我没什么要对你解释的!”

    “可是,我明明听到雷诺哥说——尤小姐,那是一条人命啊!我妈跟你无怨无仇,你怎么可以这样麻木不仁地伤害她?”

    她嚣张的气焰,成功地挑起了夏浅浅的怒气,她叫着从/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扯动了肩后的伤口,鲜红的血渗了出来,浸染得雪白的纱布上,一片潮湿而鲜艳的血红……

    “人命?!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杀了人?三年前,警察找不到凶手,三年后,也不会有奇迹!”

    “尤娜!”

    她又叫了一声,一滴腥红的血,就这样从纱布上渗了下来,又接着一滴,两滴……

    可是,这些都比不上,刚才得知母亲死去真相的痛苦!

    但是,给了她痛苦的人,为什么却连丝毫悔意也没有?!

    “你去自首认罪吧,我妈会原谅你的。”她说。

    “自首?!我为什么要?夏浅浅,你不要太天真了!谌雷诺不会出面指证我的,这事他也脱不了干系,你就别指望了——”

    夏浅浅愤怒地叫了起来,“尤娜,你做了伤天害理的错事,为什么还可以这样地理直气壮?!”

    尤娜冷笑了起来,“我做错事?!夏浅浅,要说到错,这所有的错,都是你一个人造成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