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崩了他!

    ( )    霍承恩一把抓起了亚东的衣领,“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崩了他!”

    亚东被他此刻失了冷静的举止惊了一下,随后,却是恼怒地挣开了他的手,

    “霍先生,别说傻话了,我们琛哥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不要白白去送命!”

    霍承恩还想要再纠缠,走廊的拐角里,却赫然传来一阵沉沉的脚步声,

    亚东警觉地一把推了霍承恩进去,双手按向了腰间——

    他是双手使枪,只要对方来的人不是太多,以他的手,是绝对绰绰有余的。

    琛哥也是因了他这一手绝活,才把他派了来保护他的兄弟。

    听说,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只不知道,老大这样见不得光的份,是怎么交上霍承恩这样的世家名流?

    …………

    楼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霍承恩也不由地紧张起来,他腰间上也别了一杆枪,是亚琛专门留给他防的。

    他轻轻地拔了出来,双手紧护在前,万一况不对,他就冲出去!

    他绝不能让夏浅浅再有任何危险!

    却听到门外的亚东惊讶地叫了一声,“白三少?!”

    是白慕钦!

    他才轻吁了一口气,悄悄地把枪收好,拉开了房门——

    哪知,白慕钦一见到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霍承恩,你回国吧!为了夏浅浅,我请你以后也不要再见她!”

    他修长的躯猛地一窒,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白慕钦似乎是眼中闪过一丝愠怒,

    “这事其实也怨不得他!是你们霍家先招惹他的,他现在也不过是要报复你而已!”

    霍承恩眼中还有一丝疑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白慕钦,他却再度开口说出了一件惊人的内幕,

    “当年,从霍宅里帮助夏浅浅逃跑的,并不是我,我只是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让我到郊外的一个破房子,去找浅浅,然后,就被他用枪着,连夜带上浅浅出了国的……

    浅浅这几年,用的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假护照,他并不是要伤害浅浅,他就是不想让你得到浅浅,他就是故意要让你找不到她的!

    这一次,如果不是你又突然闯了过来,浅浅也不会因为你而受伤!他跟我发过誓,绝对不会再来打扰浅浅的!”

    霍承恩终于相信,白慕钦并不像他外表体现的,那样纨绔而无害!

    他恨恨然地道,“是不是你告诉他,夏浅浅去机场找我了?”

    白慕钦则是轻挑眉宇,眼中透出一抹嫌恶,

    “没有。不过,我倒是很乐意见到,你倒在他的枪下的!”

    霍承恩差点气得一口闷气堵在口间,只憋得内伤似地,将牙齿咬得咯咯响,

    “那我还真是对不住你,让你失望了!”

    白慕钦却是突然脸色一正,近乎是用警告的语气说,

    “霍承恩,我不管你和他之间有什么恩怨,总之,伤害到浅浅就绝对不可以!”……

    ******

    金碧辉煌的澳洲希尔顿酒店,宽敞、奢华的总统间内,

    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正低着头,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着,那个神倨傲如君主般地,坐在米白色的意大利进口真皮沙发上,面色深沉地抽着烟的男子,

    “谌总,求求你,再放过我们霍少一次吧!我和夫人都商量好了,等他一回去,就立刻给他安排相亲,夫人说了,一定会让他从这些名媛淑女挑选一个,然后,迅速结婚,不会再让他来纠缠夏浅浅了……”

    她口中的“谌总”,到底是什么人呢?

    想必大家也猜到了,就是谌雷诺先生也。

    他听了尤娜的话,却是眼带睥睨地瞥了她一眼,

    “你三年前就出卖过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提起三年前,跪着的女人却是不由自主地、颤悚般地抖动了起来,她结结巴巴地说,

    “谌——谌总,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谌雷诺蓦地一个凌厉的眼刀扫了过来,他起,捏起修长的二指,突然就狠狠地掐上她瘦削的下颌,狂怒地道,

    “尤娜!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不是故意的?!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因为你而成了杀人犯,被全球通缉?你还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他狷狂而狠佞的样子,吓坏了她,尤娜惊恐地哭叫了起来,

    “谌总,你不要这样……”

    她怕他!

    很怕、很怕!

    别的人不知道,她却是清清楚楚地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比起她的霍少来,还要狠毒一千倍、一万倍!

    他所有的巨额财产,都是靠给中非那些战/乱的地区,贩卖军/火得来的不义之财!

    他骗夏浅浅说,他那个合作伙伴叫罗杰什么地,其实,就是个专门帮买主和走私集团牵头的黑道大枭!

    两个人都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霍少怎么能斗得过他们?

    她眼中的混蛋,果然也没有叫她失望,撤去掐在她下颌上的大手,竟是用力地一把抓起她的头发,

    “你口口声声地,说是要跟我合作,说只是要借用我的力量,拆散浅浅和霍承恩,可是为什么,你那晚刻意地和我上/,然后,趁我睡着的时候,开枪打死了夏浅浅的母亲?!

    你就那么恨浅浅?为什么?你不想你的霍承恩死,对不对?那好,你代替他死!”

    他说着,就要把她往后的全落地式玻璃窗方向拖去——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