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故意的?

    ( )    夏浅浅心急如焚地,在人群里寻找那一张熟悉的冷峻脸孔,她想大声地叫出他的名字,想亲眼看到他能安然无恙地站在她面前,

    再叫她一声“夏浅浅!”,哪怕是那样绝地对她说,“以后,我不会再见你……”

    这一刻,她忘了她对他的仇恨,也忘了他的无和伤害,她竟然是害怕的,害怕再一次经历那种等待中的、揪心的无眠之夜!

    他不会知道,三年前,当那一颗子弹穿透他的/体时,她的心有多么地痛!

    明明知道,是他亲手毁了她的一切,是他害得她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公司,甚至,还要牺牲她腹中的孩子,他就算死一万次,也不能弥补他对她造成的伤害!

    可是,当慕钦告诉她,他可能永远也不能再醒来的时候,她竟然坐卧不安、愧疚自责地失眠了整整两个晚上,直到他重新睁开眼睛……

    她心乱如麻地将视线,从这一张陌生的脸移到了下一张,又下下一张,下下下一张……

    只是,她找遍了整个机场,却依旧没有找到,她心中的那一个人!

    她却已累得不想再动了,坐在休息室内气喘吁吁地,就想,或者,就这样算了吧?

    不再去管他莫名其妙的忧伤和思念,也不再管他诡谲不解的遗嘱,安份地做那一条与他永不再交集的平行线,也漠视他字里行间的“万一遭遇不测”,给她带来的震撼……

    一双厚实的大手,忽然落到了,她柔弱的一方香肩上,她木然地顺着那只手,抬起头,却意外地看到了那一张冷魅坚毅的俊逸脸庞!

    今天的阳光和昨天的一样,灿烂而刺眼,穿过机场的落地大玻璃窗,斜斜地/进了休息室,有几缕还落到了,他黑亮而强韧的发丝上,让他的头部和脸面都似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煞是帅气而迷人。

    而他棱角分明的阳刚、深刻线条,也因此变得有些柔和了起来……

    霍承恩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夏浅浅,面色苍色、额顶还在冒汗的虚弱样子,就有些担心地走了过来,握上她单薄的肩膀,

    “你还好吧?要不要陪你去看医生?”

    可,她却侧着脸,就那样一瞬也不眨地看着他,不哭、不笑,也不说话。

    霍承恩于是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没事,温度正常的。

    又用他修长而圆润的指腹,拭去她额顶和鼻尖上的汗珠,“夏浅浅,回去吧,你放心,就算你不来送我,我也不会跟你抢孩子的——”

    怀里却已扑进来一具温软馨香的/子!

    ******

    夏浅浅伏在他古铜色的结实膛上,轻轻地磨蹭着,而她纤长的双手,则是绕至他后紧紧地环住了他,仿佛这样,就可以驱散心中的惧怕!

    霍承恩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只微微地蹙了一记,他那两道浓密英的剑眉,又用手来扳开她,

    “夏浅浅,让我看看,你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是不是白慕钦……”

    可她却像是嫌他太多话,一个伸手,就将他精实有力的脖子勾了下来,没头没脑地,“我不想你有事……”

    他很想问她,他能出什么事?

    可,她那两片红滟滟的唇ban,却是那样媚/人心神地,一下又一下嚅动着,像是在忧怨地诉说相思,又像是要邀他一举品尝她的甜美……

    霍承恩深邃的双眸,于是,益发地幽深了起来,大脑空白了几秒之后,竟然,眸中炙的亮光一闪,突然就抬手攫住了她尖尖的下颌,一个俯首倾下,就深深地吻了下来!

    夏浅浅似乎是挣扎了一下,可他却是很执着、很耐心地吻她——

    不再是长驱直入的攻城掠池,也不是疯狂霸道的蛮横占有,只一遍遍地流连于她唇齿间,缠绵而烈地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

    他磁好听的嗓音中,透着掩饰不住的狂喜,“夏浅浅,你没有忘记我,你还是我的,对不对?”

    夏浅浅当然是要否认的,可,他一直缠着她的小嘴,她甚至没法顺利地,腾出它来顺畅地呼吸!

    旁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口哨声,“哇,好浪漫的机场吻!”

    …………

    夏浅浅羞得一下子红到了耳后根,突然就抬起一只脚,狠狠地踩上了霍承恩的鞋尖!

    他吃痛,闷哼了一声,终于赦免了她的小嘴,她“呵呵”地直吸了好几口气,才愤愤地说,

    “你是不是故意的?什么‘万一遭遇不测’?!我看你倒是悠闲适意得很!”

    霍承恩只是呲着牙,一脸痛苦地忍着脚上传来的痛楚,却又不敢自毁形象地跳起来捂住脚——

    就算不是在国内,他也是新闻人物,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他可不想留下这么一张狼狈的画面。

    只好忍得脸上直抽/搐,却仍说,“你要是肯再让我吻一次,我就算马上‘遭遇不测’,也乐意!”

    这本是一句**的话,他们都没有当真,夏浅浅还嗔怒地骂了他一句,“无耻!”

    可谁想到,就在霍承恩发挥他比城墙还厚的厚脸皮特长,想再次强拥她入怀里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道红光了过来!

    夏浅浅一惊,想起上回在北京那会,她和霍承恩站在酒店门口说话时,也是这样一道红光过后,他就人事不省地倒在了地上!

    她慌忙扑向了他怀里,然后,她就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嗤”地一下穿破了她的/体,她痛苦地叫了一声,“霍承恩……”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