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承恩的遗嘱

    ( )    白慕钦驾着车子驶出院落没多久,又见它退了回来,夏浅浅跑上前,问,“怎么啦?是不是车子出毛病了?”

    他却只摇下车窗的一条缝隙,丢下了三个字,“夏梵昊。”才又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夏梵昊?!”慕钦他没头没脑地,突然对她说起宝宝的名字干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名字!

    夏浅浅怔怔地看着,白慕钦的车子渐渐远去,直至完全消失,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

    她知道了!慕钦说的是,霍承恩在遗嘱里,把宝宝立成了财产的继承人!

    可是,这怎么可能?

    霍承恩三年前就明明说过,他一点也不想要她腹中的孩子!

    对于他来说,向夏氏复仇,就是他最重要的事,她只是一枚任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卑微棋子,只是储云雅口中活该被凌迟迫害的仇人之女,更是不配怀有他们霍家子嗣的下jian东西!

    他从来就没有真心地过她,也不期待宝宝的来临,怎么会把他全部的财产,留给一个他不要的孩子?

    难道就因为他没有其他的子女吗?

    可是,纵使已三年不见,他风/流倜傥的霍大少爷,却依旧是社交界永不褪色的宠儿,多的是女人想要贴上去,更多的是指望一夜之后,顺利怀上“龙种”,母凭子贵、入主豪宅的……

    夏浅浅冷冷地嗤笑了一记,不过是一个孩子,只怕,他想要多少个,都没有什么问题吧?

    慕钦的消息一定不是正确的,可能又是从哪里聊八卦听回来的吧,作不得准。

    夏浅浅转进了家,想甩去脑海中那些纠结的画面,其实,她真的很希望,有一天再想起这个人的时候,能够真正地做到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也一直很努力地在学习忘记,

    可是,不管她再怎么地努力,每一次想起他时,心底却还是不能避免地,划过了一道尖锐,

    她恨他!她好恨他!她竟然比他恨爸爸的还要更恨他!

    慕钦说,“浅浅,你忘了过去吧,你这样会很累……”

    她知道,恨一个人,真的很累、很累,只是,不恨他,她也做不到!

    三年前的那一枪没有要了他的命,算他运气好,如果他敢再来招惹宝宝,她一定会跟他拼命!

    夏浅浅把餐桌上剩余的早点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出门去上班,她现在在悉尼的一家企业做秘书,工资不算高,不过,已足以够维持她和宝宝的常生活了。

    慕钦倒是提过,让她去打理白氏在澳洲的分公司,她婉拒了,不过她故作清高,或是抱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穷迂腐,而是,她不能做强度太高的工作,她得把大多数的时间,空出来给宝宝。

    不能给他一份完整的父母之,已经让她非常内疚,她希望能尽她最大的力量,给宝宝一个美好而快乐的童年。

    所以,她选择了没有太大压力的秘书职务,并且,三年来,一直把工作和宝宝都兼顾很好,尽管白慕钦有些不以为然,“你瘦了,每天都很辛苦的样子……”

    可她没关系的,只要宝宝好,她就觉得一切都好……

    她抓起钥匙出了门,才想起,自己忘了拿包包了!

    都怪慕钦,没事提起那个人干什么?

    她碎碎念着返上了二楼,推开房间门,就看见她的包包放在了梳妆台上。

    她伸手拿了过来,却不想把下面的一个文件袋拉掉了下来,她俯拾起,才发现,这是昨晚在咖啡厅临走的时候,霍承恩强行塞进她怀里的那份文件。

    黄皮信封里的重量却不大,似乎只有薄薄几张纸?霍承恩他到底给了她什么东西?

    翻起手腕看了一下表,还有一点时间,她有些好奇地拆开了信封——

    竟然是霍承恩亲笔签名的遗书!

    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霍承恩本人嘱意要将他名下的资产,包括所有动产和不动产,万一他遭遇不测,就全数转入了夏梵昊的名下。由于其**,在其满十八岁以前,由其母夏浅浅代为保管,云云……

    夏浅浅惊得双眼瞪得有如铜铃般大小地,又再次一字字地重新看了一遍,没有错,里面的内容的确是这样的意思,那末页那个龙飞凤舞的字迹,她认得,绝对是霍承恩的真迹不假!

    她着了魔了一样地,一遍又一遍地看起那份遗嘱,不有些怀疑,霍承恩是不是真的被她那一枪打得失忆了?

    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不寻常的事

    “夏浅浅,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才作了这样的选择的,你会相信吗?”

    昨天他沉痛的凝眸,似乎还在眼中闪过,如果不是深知,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她的孩子,她会忍不住相信,他其实是深深地着宝宝的!可是他明明,曾经是那样深、那样深地狠狠伤害过她啊!

    心底忽又涌出一些痛痛地、麻麻的感觉,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愫,在/口间一寸一寸地滋长……

    只是,“万一遭遇不测”?难道说——

    夏浅浅突然就下了决心,她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回公司,“梁总,我今天请个假,我会安排方雪替我代班半天……”

    挂了电话,就冲出了门,截了辆计程车直奔机场而去!

    可是,到了机场,就疯了一般地插/入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潮,逐一检视起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这一刻,她忘了她对他的仇恨,也忘了他的无和伤害!

    她竟然是害怕的,害怕再一次经历那种等待中的、揪心的无眠之夜!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