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从前

    ( )    澳洲的四季酒店,某间装湟高雅尊贵的总统房内,鲜艳夺目的高级红地毡,一路铺延至,整面都是全落地式的透明玻璃窗下……

    窗前,一个修长拔的男子,点了一根烟,就那样静静地,眼神迷离地,眺望着楼下的万千灯火,眉宇间,还带了丝许轻愁……

    夜晚的澳洲很安静,也许是这里住宅人群较稀疏的关系,城市里的霓虹灯,没有C市的炫丽多姿,夜的色彩也没有C市的纸迷金醉,却格外地令人舒心。

    也难怪夏浅浅走遍了,世界上那么多个国家,最终,却在这里伫足了下来……

    她,其实是一个很安于本份的人,从不跟人争什么,包括,他。

    曾经,他以为,是她良好的家世背景,让她什么也不用去争,就自会得到所有最好的一切,

    后来,才知道,她是不屑于去争,她高傲得宁可转就走,也不愿意原地乞求!

    只是现在,脆弱的她,却变得格外地坚强了起来,坚强到作足了准备,要为了孩子,不惜与他一争高下!

    尤娜也曾经说过,夏浅浅除了一张脸和她对父母的孝心以外,根本不配做他霍承恩的妻子!

    她和他在一起,只会让他有永远担不完的心。

    可是,他是乐意的,他乐意为了夏浅浅担心,乐意为了夏浅浅痛苦,也乐意为了夏浅浅,学会成全和放手……

    用力地攥住了掌中的那一点闪耀,霍承恩狠狠地,最后再吸了一口指间的香烟,又重重地吐出——

    那是夏浅浅扔回给他的结婚戒指,一开始留着,本来是要归还给她的,可是,她却一再地惹他生气,他便也不肯让她舒心,只偷偷地一直保管着。

    到后来,他想再给她上的时候,却是再也找不着她了!

    这样愣愣地发了好一会的呆,霍承恩突然抓起手边的电话,鼓足勇气按下了几个数字,那是他动用关系才查到的、她在澳洲的号码,

    “出来见个面吧,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他没有骗她,他的确是订了明天早上的航班,要回C市去了。

    在澳洲滞留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也见到了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可是,意外的重逢,却远远没有小说中的温馨和缠/绵!

    她绝地划断了与他有关的一切,也不给他任何机会靠近,更是处处提防着他再打她边人的主意!

    她是那样厉颜令色地冲着他叫吼,,

    “霍承恩,我警告你,不许再来打听宝宝的事!宝宝是我的孩子,我和慕钦已经会给他一个温暖的家,我们会幸福、安定地永远生活在一起,你不要妄想用任何方式来伤害他、抢走他……”

    他凄然地怆笑,在她夏浅浅的眼里,他就那样无耻和冷血的人吗?

    就算他知道得太迟,就算他没有亲眼见到她当时的痛苦,可是,他怎么会不懂,她能生下宝宝,到底吃下了多少苦?

    甚至,可能会再也不能醒过来?

    虽然,当只有两三岁大的宝宝,突然就眼含泪光地,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委屈又惹人怜地唤他,“PaPa……”的那一刻,

    他曾多么地心喜如狂,他有多么地想不顾一切地,将他们母子抢回边!

    却被她冷冷地泼了一盆凉水,“你走吧,我早就忘了以前的一切事……”

    她不是忘了,只是因为她在害怕,害怕他夺走她最后的一个亲人!

    他是懂的,宝宝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他又怎么可以忍心从她边夺走他?

    “…………”电话的那端,是一段长时间令人窒息的沉默,似乎还是不相信他嘴里的话?

    霍承恩忽然就颓丧了起来,“不行就算了!就只是一份给孩子的礼物,我另外找人送去好了。”

    他就要挂断,却听到电话里她轻柔的声音,“在哪里?”

    霍承恩差一点就要潸然泪下,她到底还是对他存了一丝份的!即使心中是这样深深地恨着他!

    ******

    酒店附近的蓝山咖啡厅,轻松高雅的环境里,悠扬的G调轻响乐,淡淡地萦绕着餐厅里的每一个角落,显然是个很适合约会的最佳场所。

    夜里的顾客聊聊无几,霍承恩到了的时候,店里只有几对侣,还在时不时地斗着嘴,低声地说着绵绵的话,亲昵的样子很是招人羡慕,就像那时在北京的他和夏浅浅。

    那是他认识她这么长时间以来,仅有的对他像个恋的小女人一样,无理撒的几天,很短,却教他深深地留在了记忆里……

    “霍承恩,抱我……”

    “霍承恩,我喜欢你牵着我的手去散步……”

    “霍承恩,我累了,你背我走吧……”

    “霍承恩……”

    只是,曾经最美好的一切、一切,是再也不会回去了!

    对面座位上的人,依旧是美得那么地,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她原本的白皙柔美,清丽脱俗,渐渐地成熟,而有了另一种更慑人心魂的惊艳!

    三年前,怯生生的含骨朵,如今,终于长成了艳的玫瑰,他却悲哀地意识到,她,再也不是为他而绽放的了!

    他沿着桌面递过去一份封闭好的文件,“这是我给宝宝的礼物。”

    这世上只有一份,已是他的全部。

    她却仍慢慢地啜着杯里的咖啡,淡漠而生份地,“不用。”

    他终于有些失控地叫了起来,“夏浅浅,不要对我这样狠心,不管你有多么不愿意承认,可我知道,宝宝的确是我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