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追杀令

    ( )    尤娜一急,差点就喘不过气来,“可是——霍少,离开她吧,不然,我怕你有事,而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命,来救你?”

    夏浅浅不解地看向尤娜,她是在暗示霍承恩,是她雇了人来加害于他吗?

    虽然,她真的很想这么做,可她也得分有术才行啊!

    霍承恩他不让她再到公司去了,又雇了个看护照顾她,他不在家的时候,就是看护守在她边,就连上洗手间这样私人的事,也不放过。

    看护说,霍先生对夏小姐真好,就生怕你出意外呢!

    其实她明白,他是提防她逃跑,偷偷生下他的孩子。

    听到尤娜的话,霍承恩也似乎有点意外,微微地怔了一下,却又似明白了什么似地,淡淡地开口道,“我早就知道,事没有这么简单……”

    尤娜又是那样有些怨毒地看了她一眼,还想说什么,却听到霍承恩又说,

    “异想天开!是我的,谁也别想抢得走!”

    眉宇间似乎已染了一层薄怒,便不再愿意再多话,只示意医生,把尤娜推进了手术室……

    回过头来,看到夏浅浅还在目光执著地,盯着手术室那扇门,他就益发不悦地蹙了一记眉,

    “别胡思乱想!我送你回家休息,好好地把体养好一点,跟医生约好了,子定在下周一……”

    夏浅浅心中顿时渗凉渗凉的,脸色青白得碜人,

    “霍承恩,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能不能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下周一,是他跟医生约好,要给她做手术的时间。

    霍承恩有些生硬地背过了去,点了一支烟,缓缓地吐了一口烟雾,看着眼前那一圈圈弥散的白雾,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模糊而迷离了起来,

    “不,夏浅浅,你还有我,我会好好地你的——”

    他会好好地她?

    她,却让她的亲人一个一个地离开她?

    她,却让她的公司名存实亡?

    她,却又狠心地夺走她的孩子,让她失去一切?

    夏浅浅满脸匪夷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付熟悉的/躯,一字一句地,

    “霍承恩,你只是个禽/兽!你根本就从来都没有过任何人!”

    霍承恩手一抖,指中的烟蒂,就那样滚落下来,烫了他的阿玛尼衬衫一个洞,也烫得他的心,炙灼般疼痛……

    ******

    自从那天尤娜对他说了那些话以后,霍承恩便雇了几个保镖随行,进进出出地,总是拥了一群人。

    储云雅笑话他,

    “怎么搞得跟个黑/社会的一样?”

    霍承恩就故作俏皮地回道,“现在潮流兴造势嘛,这样才显得我霍家有实力啊……”

    储云雅笑着摇头。

    而夏浅浅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霍承恩才会这样戒备十足的?

    她明明亲眼看到,他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枕头底下放了一杆,乌漆黑亮的便携式小手枪!

    白天,更是寸步不离地别在腰间,尽管前后、左右,都有保镖围着,他还是警觉地,将手放在离腰腹最近的地方……

    本来前几天,看到有报导说,

    “霍氏是不小心开罪了,黑/道/上的大人物了,人家下了通缉令,要将他除之以后快”的时候,

    夏浅浅还不甚在意地猜,这间杂志社的老板,真是活腻味了,居然敢杜撰起霍大少的谣言?!

    现在,看来,倒是有几分属实的样子,只不过,不知道这位黑/道老大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本市最大的帮/派老大琛哥,跟霍承恩是深交,那人居然也不卖琛哥的面子?

    ******

    明天,就是手术的子了,夏浅浅不知自己是该幸灾乐祸地,看着霍承恩现在陷入水深火的样子,还是,该担忧他的安全?

    她心烦意躁地进了洗浴间,忽又想起,那个晚上,霍承恩在这里发狠地要她,她累得上、下眼皮直打架,他却秉着禽/兽本地说,

    “先别累,完了再睡……”

    他无耻的大手,就在她光//体上,一遍一遍地游走……

    夏浅浅按下了开头,花洒上的水流,就那样“唰唰唰”地打了下来!

    她闭起眼,任由喷状的水,狠狠地洗刷着自己,仿佛这样,就可以冲去,那个人留在她心底的印记,就可以抹灭,曾经不堪回首的一切……

    可是,他又来了,那样鄙薄地问她,“你就不怕是坏人吗?”

    她怕什么?!

    这个世上,对她最坏的人就是他,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却像是忽然又来了兴致似地,伸手将头顶上的花洒关了,又猛地一下将她拽进了怀里,拦腰抱起,就要吻下来——

    自妈去世后,她就不太肯让他碰了,每天晚上,她睡在他旁,也是眼睁睁地瞪着天花板,直至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她才敢闭上眼,

    第二天,还得抢在他醒来之前起……

    而他大概是真的有些想她了,吻得又急又密,像是要深深地,将她揉进/体里似地。

    她胡乱地挣扎着,突然就不小心碰到了他腰间的那杆手枪,一颗心,顿时“怦怦”地狂跳了起来!

    他却是并未察觉她的异样,专注地吻着她,蛮横索取地……

    她把冰凉的枪口对准他的时候,他似乎还不愿意相信,“夏浅浅,你不会的——”

    可是,他错了!

    她太恨他了,他连她剩下的唯一的孩子,都计划要在明天给她夺走!

    她狠狠心,“砰”地一下扣下了扳机!

    他倒下了,不敢置信地倒下了……

    她的心痛得在不断地滴血,“霍承恩,是你我的,都是你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