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浅,你怎么这样傻?

    ( )    霍承恩往全场淡淡地瞥了一眼,最后,却是鄙薄地朝她开口道,“如果,夏小姐不肯让贤,其实我不介意,再买进吴董事手上6%股。”

    瞧他那付“小人得志”的样子,丫的,简直就是在活生生地“宫”!霍承恩这个混蛋,他竟然敢对她明目张胆地“宫”!

    夏浅浅气得脸上一片煞白,拿着文件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在发抖,她就想把手上的文件夹,狠狠地咂向他那张可恨的冰山脸!

    她还想大声冲他地吼,“霍承恩,你给我滚!带着你的臭钱,马上滚出我的夏氏!”……

    可是,她不能!

    股东们都在看着呢,她要是这样做了,以后在他们心目中,她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而且,霍承恩的话里,分明暗示着,事还有转寰的余地——

    他如果真的要把她赶下台,就如他所说的,他直接再买进吴董事的那6%股就可以了!届时,他是第一大股东,他说什么都行了!

    而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一定是别有企图的!

    夏浅浅努力地,隐忍下自己心中的怒气,对他展开一抹温柔大体的微笑,“霍先生,我们谈谈,可以吗?”

    答案必然是不言而喻的。他这样一步接一步地她,等的可不过也就是这么的一个机会?夏浅浅率先离开了会议室……

    夏天的气息是越来越浓郁了!才不过是早上九、十点钟的时分,太阳已经炙辣到,让人难以忍受的程度。

    董事长办公室。

    夏浅浅走至窗边,伸手拉下了悬挂在墙上的米白色卷叶帘。

    可还是有一缕阳光,穿过那斜斜的缝隙,落到了她白皙的藕臂间,由最初的微,到慢慢地变得滚烫,最后,变得像灼烧般的疼痛,就像那个人此刻给她的感受,焚燃至体无完肤、伤痕累累……

    她心神恍惚地,以至并没有听到门外的敲门声,等到她终于感伤完,下定决心,要振作起来,处理公事的时候,一转,看见后站了一个高大英躯时,却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她轻抚了一记/口,不悦地说,“你怎么进来也不吱声?”

    霍承恩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我有敲门,不过,你好像没听见。”

    额,大概吧!她刚才的确是失神了好一会。

    于是,她决定不再纠缠这个问题,绕过她旁,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又转过来,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霍承恩,你一定要这样我吗?”

    霍承恩也转过了来,就那样直直地注视着她白皙的小脸,“我才真弄不懂你,我都说了,不要孩子,你为什么非得跟我唱反调?”

    她一直就是这样,他让她乖一点,她就频频给他出岔子,他说要给她“霍太太”的名份,她却一转头就跟别的男人订婚……

    难道,顺从他一次,对她来说,就有那么难吗?

    夏浅浅摇头,“我不是在跟你闹气,我就只是想生下这个孩子,我不想再像上一次那样,痛苦在失去他……”

    霍承恩的表有些漠然,怔怔地凝视着她,随后,却从冷薄幸的唇边,逸出一丝讽刺的冷笑,“是真的不想失去孩子,还是想利用孩子,来分我们霍氏的家产?”

    霍家遗训有指明,凡霍氏男儿,自出生之起,均可继续家族三成的股份。

    他的样子太欺负人!夏浅浅隐忍多时的怒气,终于破功,她愤愤地单手叉腰(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她最近都特别容易劳累,腰背间更是动不动就犯酸,她只好扶着腰。),大声斥道,

    “霍承恩,你尽管放心你的臭钱好了!我告诉你,我们早就离婚了,这孩子,是我一个人的,我一分钱也不会要你们霍家的!这样,你满意了吧?可以滚出夏氏了吧?”

    霍承恩却又沉默了……

    夏浅浅等了他半晌,见他还是那样冷冰冰的酷样,心里也开始拔凉、拔凉地,难道她都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了,他还不肯放过她么?

    她嘴边渗出一丝苦涩的强颜欢笑,“是不是还要我立下契约,表明立场,你才肯相信?”

    霍承恩却又幽幽地看她,“夏浅浅,你为什么非得要生这个孩子?你还这么年轻,没必要为我这种混蛋,折腾自己的体!”

    原来,他也知道,他自己很混蛋呀?夏浅浅突然就眼中一,滚下两颗豆大的泪珠,“你管不着!是我活该,是我犯jian,行不行?”

    她“呜呜呜”地低声哭了起来,他迟疑了一下,伸过手来,将她搂进了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夏浅浅,你怎么这么傻?怎么就这么傻?傻得不肯听人的话了呢……”

    她哭得更凶了,抽抽噎噎地,“都是你!都怪你,对我这么狠心!我恨你!我恨死你……”

    结果,他不知是生气了,还是想堵住她的咒骂,突然就攫住她尖尖的下颌,骤然一低头,就那样狠狠地吻了下来!

    密密实实地、疯狂地,吻得她媚眼如丝、四肢无力,吻得她软绵绵地攀附在他/上,气喘吁吁……

    办公桌对面的意大利进口长条沙发上,霍承恩柔蜜意地,将夏浅浅抱坐在怀里,像过去一样,亲地将他冷峻的脸孔,埋进她缱绻的长长秀发间,低低地呢喃般唤她的名字,“夏浅浅,夏浅浅……”

    她以为,他们总算是和好了吧?至少,孩子可以留下来了吧?

    于是,就轻轻地问他,“承恩,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还是女?”

    却见他脸上的温柔瞬间隐去,一双宽厚有力的大手,竟是不偏不移地按在了她尚是平坦的小腹上!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