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留下孩子,除非我死了

    ( )    在赵丽莹有些清冷的墓碑前,夏浅浅愕然地看见了,雷诺哥在悲恸地哭悼,又听见他满是忏悔自责地,“对不起,丽莹,都是我不好,是我害得你变得这样的……”

    夏浅浅不太清楚,雷诺哥与赵丽莹之间的纠葛,于是,就不解地道,“怎么能是你的原因呢?你们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只是,谌雷诺似乎不大愿意搭理她,只一迳地注视着照片中的赵丽莹,有哀伤、有自责、有难过……

    夏浅浅见他不作声,只以为他还在怨恨她跟他分手的事,丢下一句,“那我先走了!”便要离开。

    走了有好几步了,谌雷诺幽幽的嗓音,才从后淡淡地飘了过来,

    “你那天晚上去找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夏浅浅蓦地停住了脚步,他突然提起这事,才让她想起,

    因为她那晚在记者面前的口无遮拦,第二天,便在全城的各大报章杂志上,轰轰烈烈地登了出来……

    程莎莎知道后,气得半死,直嚷嚷着,要把她拉到医院去做掉孩子,

    “囡囡,你疯了?!他都说了,他不要你的孩子,难不成你要做单亲妈,独自抚养孩子吗?”

    “囡囡,我警告你,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让你生下这个孩子!”

    ……

    母女俩人大吵了起来,最后,程莎莎却是哭着求她了,

    “囡囡,拿掉孩子吧!你还这么年轻,没必要为这种混蛋,毁了一辈子的幸福啊……”

    又怒火中烧地咒骂霍承恩,“霍承恩,你害得我们家还少吗?现在,还想害了我女儿一辈子,是不是?”

    ……

    夏浅浅终究知道,是自己令妈伤了心,这几天晚上都没敢回家,只在公司附近的酒店开了间房。

    有一天,她突然吐得停不下来,整个人还浑无力地,就没去上班,小林打给她,说是要她签一份文件,她便告诉了她酒店地址。

    她一进来,看见她脸青唇白地,躺在/上的样子,就担忧地问她是不是病了?

    结果,她的话还没说完,夏浅浅又是一下子从/上跳了下来,慌不迭路地冲进卫生间,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

    小林这才知道,她不对劲!

    追问了她好久,她才吞吞吐吐地说,自己怀了霍承恩的孩子。

    没想到,小林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一定是上次在北京的时候怀上的吧?有一个多月了吧?”……

    是啊,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发生了多少事啊?

    她原本是要和霍承恩分手的,后来,他们又莫明其妙地和好了,再接着又冒出个赵丽莹,他们始终还是没有能走到一起!

    他和赵丽莹要结婚,她就跟雷诺哥订婚,谁知道,爸爸却又突然去世了,她恨死了霍承恩,可是,她却又怀上了他的孩子!

    一个他不要的孩子!

    他从前不拿正眼看她的时候,不肯要她的孩子,现在他口口声声地说“她”,还是不肯要她的孩子!

    她有多伤心啊,他总是这样,每一次都能深深地伤害她……

    可是,伤心又怎么样?事,永远也没有完!

    小林给她捎来了雷诺哥的股权让渡书,他到底还是念了几分过去的面,他要回美国了,他要把手中的夏氏股份卖掉,并且,愿意考虑第一个卖给她。

    可是,她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他给了她三天时间,如果到时,她还凑不上钱来,他就要卖与别人。

    她劝他说,他手上的股份价额这么大,很少有人愿意拿出这么大一笔钱的,不如,压低一点让给她吧!

    他却是有成竹地轻笑,说是有人还愿意出比她高于一倍买进,他们过去的份只值三天!

    过了这三天,她拿不出来,他就立即转手卖与别人……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明天,就是他给她的最后期限,可是,她想,她一定是搞咂了!

    她这两天跑遍了所有的银行,竟然没有一家愿意借钱给她!

    实在是诡谲至极!

    她和雷诺哥分手的消息,并没有在外传开,他也跟她保证过,绝不会去干涉她借钱的渠道,那么,是谁呢?谁做得这么过分,要把她赶尽杀绝?

    “你那天晚上去找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听到雷诺哥这样问自己,夏浅浅勉强地自她好看的菱形唇边,溢出一丝故作调皮的浅笑,“你应该很庆幸,我还是很念旧地,没有让你当一个便宜爸爸。”

    就说她傻吧!要换了别的女人,这种时候,必定赶紧地跟他结了婚,然后,再骗他说,自己怀了他的孩子,等到他觉得孩子出生早了一些,还可以买通医生,说是早产,一切不就天衣无缝了吗?

    她却偏偏要选择跟他吵,气得他拍桌子而去,深深地恨了她……

    以前,她总是很讨厌,霍承恩动不动就骂她笨,经常对她一开口就是,“夏浅浅,你真是笨死了!”

    现在,想想,她还真是有那么几分笨的!不然,怎么会落得了今天的这个下场?

    也许明天,买了雷诺哥股份的人,就是个虎视眈眈的野心之徒,处处算计,要把她踢出董事会?

    也许,为了保住父亲的心血,她从此就必须要与那人斗得昏天暗地,连养胎的时间也没有?

    也许……

    也许的可能有很多,只是,没有一个会是美好的。

    夏浅浅心下怆然,低下头,不再看谌雷诺。

    却听见他似乎屏住呼吸、小心奕奕地轻声说,“如果,我不介意呢?我还可以把我手中的股份一分不少地转给你,只要你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