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拿掉吧

    ( )    头顶上白色水晶吊灯的明亮光线,打在霍承恩冷峻的脸上,把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照得明亮坦然,见就要走出书房的夏浅浅突然回头,他下意识地就要躲避,

    可是,她已经看见了,他深邃的眸光中,竟然隐约地泛着水雾!

    她的视线模糊了,霍承恩,高高在上的霍承恩,他居然看着她眼泛泪光!

    他是相信她的!他不是像他嘴里说的那么无的!

    她眼圈一红,突然就朝他跑了过去,扑进他的怀里,埋头痛哭!

    他紧紧地拥着她,像是害怕她会凭空消失了似地,那么地紧,那么地用力,几乎都快叫她呼吸不过来!

    她也相信了,她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他的确是她的!即使赵丽莹死了,也不能带走他对她的

    她呜呜地哭着,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边哭边骂他,

    “霍承恩,你混蛋!你居然敢骗我说,你生那晚只不过是,喝了一整晚的酒,还让赵丽莹怀上你的孩子,你还要跟她结婚?!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真的想过要让你的孩子,叫雷诺哥做‘爸爸’的!你活该见不到自己的亲生孩子!”

    他静静地由她骂着,只把他微凉的俊脸,深深地、深深地埋进她缱绻的秀发,贪婪地呼吸着她的甜美……

    夏浅浅哭得更凶了,“可是,我受不了……霍承恩,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

    她骂得筋疲力尽了,也哭得筋疲力尽了,最后,变成了轻轻地哀泣。

    他还是那样紧紧地抱着她,就像永远也不要再放手了一样!

    她伏在他结实而迷人的蜜色口间,低低地抽泣着,体一颤一颤地……

    而他,却又微微地嚅动着双唇,喃喃地低语,“夏浅浅,对不起……”

    夏浅浅的脊背一下子直了起来,她错愕地自他前抬起头,“你说什么?”

    一定是她听错了!他明明是深着她的,他不会这样对她的!一定是她哭得太伤心,没有听清楚!

    可是,霍承恩已经恢复了,平里的淡寡无,他慢慢地松开她,又定定地注视了,她的一双似水黑瞳,足足有一分钟那么久,终于,还是一字一句地迸了出来,“夏浅浅,把孩子拿掉吧!”

    夏浅浅震惊得已说不出话来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一步步地退出门外,霍承恩却又了上前,用力地握上她柔弱的双肩,

    “夏浅浅,我不要你给我生孩子!可是,我会好好地你的,我不需要孩子……”

    夏浅浅却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地,目光灼炙地地盯着他看,越看,目光就越冷!

    她咻地摔开他的手,“不!”转就奔出了书房!

    霍承恩自里面追了出来,魔咒般的喑哑声音,如雷惯耳地穿透她薄弱的耳膜,“夏浅浅,你一定要答应!否则,你知道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她会不会后悔,她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她想,此刻被孤孤单单地,葬在这里的赵丽莹,一定是有过后悔的吧?

    三后,赵丽莹的葬礼上,只有几个霍家下人简陋地打点着,并未有见到她的未婚夫霍承恩先生,也没有见着她的准婆婆储云雅女士。

    外面盛传“霍承恩悔婚,赵丽莹以死相殉”的传闻,越传越烈,可是,当事人丝毫不以为意,照样谈笑风生地谈生意,风度翩翩地与女人们约会……

    夏浅浅颇是有些怜悯地,往赵丽莹的白色墓碑前,放了一束黄白相间的菊花,她知道,霍家人会为她准备白色的玫瑰花的,所以,才特意去挑了一束淡雅的菊花。

    看着墓碑上那张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夏浅浅的心底闪过了很多、很多……

    虽然,知道她是通过整容,才得到这么一付容貌的,可是,她竟然有些嫉妒她,至少——霍承恩是愿意要她的孩子的!

    不像她,巴巴地大老远跑去告诉他,得到的却是那样无的一句,“夏浅浅,把孩子拿掉吧!”

    他说他她,难道就不想拥有一个,他和她共有的孩子?还是,因为储云雅那一句,她这个姓夏的女人,不配给他们霍家生孩子?!

    夏浅浅默哀了片刻,正要离开之际,却见谌雷诺卡了一付超大的墨镜,一人形单影只地,从磁白交杂的墓园小路上走了过来,她眼中微微地闪过了一丝讶异——

    今时今的谌雷诺,排场之大,比起过去当红艺人的那一阵,一向是有之无不及的,但凡进进出出,旁总要跟了一群人,众星捧月似的。

    今天倒是难得地,一点架子都没有?不过,这也是人家的自由,她管不着。

    想起数天前,才与他不太愉快地分手,夏浅浅讪讪地擦过他旁,一言不发。

    谌雷诺倒也没有要为难她的意思,直直地就朝赵丽莹的墓碑走了过去,甚至连表面上的招呼,也没有跟夏浅浅打过一个!

    这么小气?!夏浅浅于是气不过地,又回过头来,走到他旁,“喂——”

    才碰上他的肩膀,却愕然惊觉,他整个体都在哀恸地抖动着!

    她这几天是第二回看到男人哭了,也就没太惊讶,又从包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

    只是,她实在见不得这样催人泪下的场面,便故意取笑地道,“诶,你不会也是为我哭的吧?”就算是,也别像霍承恩那样混蛋就行!

    却听见雷诺哥满是忏悔自责地,“对不起,丽莹,都是我不好,是我害得你变得这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