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疯了才会担心他

    ( )    夏浅浅把车子开到半路,忽然又神使鬼差地掉了个方向,竟是朝着半山的霍宅而去!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那个陌生而诡谲的声音,“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清楚,赵丽莹不过只是个替死鬼,霍承恩真正想要弄死的人,是你,夏浅浅小姐!”

    还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打转,她却担心,霍承恩会不好受,会认为赵丽莹的死,于他自己也有责任。

    她了解刚刚失去亲人的痛苦,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

    手下的车速,就益加地放得飞快——

    她不相信那个人的话,她不相信霍承恩真的如此冷血!她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他会对一个已经不幸失去他孩子的女人下手?

    深夜的街道上,有一点点空寂的感觉,车,没平时多了,路上的行人,也聊聊无几,国贸广场大楼上的液晶电视墙,随着夏的凉风,飘进了夏浅浅的耳内,

    “今早上,记者在医院外目睹了一起交通死亡事故,死者是本市第一大财团霍氏企业——霍承恩总裁即将新婚的未婚妻,警方目前初步判定为交通意外。不过,也不排除有恶意肇事的嫌疑。据悉,赵小姐曾在医院门口与霍少起了争执,然后,才不顾一切地冲入了车流之中……”

    而她,刚刚也从电台里听到了一则消息,说是有大批的记者守在霍宅,只等霍承恩一出现,便要一涌而上,争得第一手资料,大宅门外一派乱哄哄地……

    所有的人,都在等他给个说法,他一定觉得,舆/论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吧?

    在离霍宅还有一段距离的宅院前,熄了火,夏浅浅远远地望着,那座灯火通明的房子,听着那一阵嘈杂的人声,她的心,居然奇异地安定了下来,因为,她分明看见了——

    厚重的窗帘后,那个高大拨的黑色影,是她所熟悉的人,是那张坚毅而意气风发的俊脸。

    隔着这样远的距离,隔着那阻滞目光的不透风的窗帘,她却仍旧读得懂,他此刻一定是蹙紧双眉,不悦地凝视的目光,却并未有惊慌。

    她于是傻傻地笑了,她真是太傻了,他是谁呀?

    他是那样的有本事,他书写过商业的传奇,他二十四岁就从叔父的手里,夺回了父亲的公司,出任了霍氏的总裁,

    他什么都能办到,他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他是无坚不摧,只不过是失去一个女人而已,怎么会困扰得了他?

    她在黑暗里重新发动了引擎,正要驶离而去,她放在车前格子里的手机,却突兀而尖锐地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却霎时定住了:

    屏幕上,频频地跳动着一行熟悉的号码,是她从来没有刻意记过,却至今未有记错一字的数字,霍承恩的电话,她该要接吗?

    想不到,他居然会打电话给她,在她决定就要撒手而去之前,是因为心有灵犀吗?

    她现在用的手机,当然不再是,霍承恩送给她的摩托罗拉钻石款,那天被她一念之下扔掉了之后,

    虽然,她也曾很傻气地回过头去找,却终究是希望落空,

    也许早就被她扔到了,一个什么都不见光的角落,也可能扔在某块绿草地,被路过的人拾去了……

    后来,雷诺哥有帮她买过一只索镶钻的,她却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再用这样贵重的手机,

    苹果手机被霍承恩扔了,她又扔了霍承恩的摩托罗拉,谁知道,哪一天,又会有谁,一怒之下也扔了这台索

    想想都觉得浪费,便退回了给雷诺哥,自己买了支三星纤薄款的,价格却只有一千多块。

    至少,再扔掉的时候,不会再觉得,又丢了个几百万心疼!

    也不是她太钱,是她很清楚,雷诺哥一旦撤资夏氏,她又得面临什么样的困难重重?

    手里的电话还在执着地响着,夏浅浅却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一行数字,心中的决定在摇摆……

    那个名字,令她瞬间无力,令她的心怦然直跳,也如那字迹一般,闪烁不定!

    她终于用力地按了下去,对方却突然挂掉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盏显示通讯信号的信号,骤然灭掉,就好像自己的心跳,也猝然中止一样,她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停顿,立刻就按了回拨——

    传至耳内的,却是冷冰冰的系统回复,“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他不但挂了电话,还屏蔽了所有来电!

    夏浅浅突然就对自己心中的猜想,感到了不自信起来,也许,他伫立在窗前,是在忏悔,或是在流泪?

    她快速地拨了个电话回霍宅,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声音接的,可能是霍宅新聘的下人,嘴里只一直推托地说,“少爷不在家。”

    一定是霍承恩吩咐了她这样说的。

    夏浅浅狠了狠心,一车开到了霍宅门外,记者一见下车的人是她,立即所有的镁光灯,都全对准了她,“夏小姐,你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

    “夏小姐,据闻霍少一直不太想赵小姐结婚,是因为你的关系,你有什么想说的?”

    “夏小姐,听说你怀疑夏董事长,是因为听了霍少的话,大受刺激而骤然亡的,你是不是故意给霍少和赵小姐制造茅盾的?”

    …………

    记者的话越说越难听,不过,夏浅浅却是一直好脾气地微笑以对,又侧脸,对一旁的某台记者说,“可以借的话筒用一下吗?”

    接过话筒之后,又让他把音量打到了最大,这才抬头看向二楼那个灰黑的影,“霍承恩,我怀了你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