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着看她有什么好下场

    ( )    谌雷诺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浅浅,我们结婚吧!结了婚,我就把手上的股份全部转到你名下。”他的意思是,如果她不答应,他是不是还准备吃进,她现在所剩无多的股份,吞掉她的夏氏咯?

    不知道为什么,夏浅浅中就涌出一股恶心感,就像是不小心吞了一只苍蝇似的,胃里直翻滚得难受!

    她定定地注视着,眼前这张曾深深地刻在心底的脸庞,突然就觉得,自己像是从来都没有看懂过他?他一次一次地说她,可是,做出来的事,却是一件比一件地更让她难以接受!

    她有些感伤地撇开了脸去,“雷诺哥,我们认识三年多了吧?”

    谌雷诺眼角扬起,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是的,三年零五十八天。”

    也是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时分,她甜甜地笑着来了,仿佛一缕清风,拂过了他的灰白世界,带给他无比甜蜜的记忆……

    他有些动地握住了她微凉的小手,她是体虚怕寒的体质,一定是刚刚吹了空调里的冷风,手心里的温度,格外地低得有些渗凉。他就那样轻轻地给她揉搓着,“浅浅,嫁给我吧!我真的是没有安全感,你早早地嫁了我,让我安心,好不好?”

    夏浅浅却是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如果在一分钟之前,他这样对她说,说不定,她真的会感动得立刻答应他!

    可是,他刚刚明明是在威胁她,如若她不肯顺从他的心意,他就要拿走她的夏氏!现在,怎么还可以像在求婚似地,对她软语哝哝?

    夏浅浅重重地摇头,甚至是有几分嫌恶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很抱歉,谌先生,我夏浅浅不需要,靠卖自己来得到什么。”

    谌雷诺冷冷地看着她,“是因为我,所以才不行,对不对?”

    夏浅浅不想再理他,起就要走,却被他一下又拽倒坐了下来,“夏浅浅,你现在倒是很清高了?!当初你不也一样,为了夏氏去求过霍承恩么?怎么,因为是他,所以你就乐意陪他,在霍老太太面前装恩,你就乐意给他们霍家生孩子——”

    夏浅浅脸色气得发白,想也没想就一巴挥了过去,“你无耻!”

    她真的是气到不行了!同一天内,为了霍承恩,他们已经大吵了两次了,他到底还想要怎样?是不是非要她承认,她就下jian到背着他,又偷偷地爬上了霍承恩的,他才会罢休?

    谌雷诺抚了一下被打的那边脸,愤懑地道,“我无耻?!那是因为,你的心里只有霍承恩!”

    她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够了,我不想再跟你吵架,谌雷诺,我早就应该知道,我们是修不成正果的!你总也不会放心,我也已经累了,那就这样吧!”

    他又是那样冷冷地,带了一丝睥睨地,“你早就是这样打算好了的,对不对?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真的和我结婚,对不对?”

    夏浅浅已经不想再跟他纠缠,这种无意义的问题了,她缓缓地睁开眼,眸子里已经平静无波,

    “夏氏不会因为我没有去卖自己,而就此倒闭的!当然,如果你还念有一丝过去的份,就把你手里的股份全部卖给我吧!虽然我现在没有这么多钱,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去筹足的,银行方面,我还可以想想方法的,保证绝不会少你一分钱!”

    她不再看他,掂起自己的包包,就离座往外走——

    谌雷诺却又抓住她手臂,恼得提高了音量地,直呼她姓名,“夏浅浅,你不要欺人太甚!”

    夏浅浅也是没了脾气,一边用力地要摔开他的手,一边怒斥道,“你放手!再不放,我就大声喊了!”

    这里是高级西餐厅,他现在也是有份的人,就不相信他会一点也不顾忌。

    果然,谌雷诺听得她这样说,便恨恨地松了手,只是,嘴里可没打算放过她,“夏浅浅,我等着看你有什么好下场!”

    夏浅浅的脸上却是一直挂着浅浅的笑意,像个最完美的气质淑女般,翩翩然地一路走出了餐厅……

    直到脱离后那道愤恨的视线,她柔美的菱形唇边,才溢出一丝苦涩的惨淡笑容:她能有什么好下场?只要能把妈和爸爸留下的公司守护好,她不在乎有什么下场!

    想起精神恍惚的程莎莎,已经一个人单独留在家里,有好几个小时了,她赶紧拦了辆计程车,便直奔西街的家里而去!

    自从父亲骤然去世后,妈便患上了抑郁症,时好时坏地,有时候,还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惊人之举。因此,医生交待过,尽量不要让她一个人独处。要不是刚才和雷诺哥吵了起来,她也不会耽搁那么久……

    夏浅浅心里惦挂着程莎莎的病,下了计程车,匆匆忙忙地,就要往小区里跑,不想走过门口的值班室时,那个穿蓝色制服的保安小伙,却突然叫住了她,“哦,夏小姐,你等等——”

    她愕然地停下来,里央却又走出一个灰白制服的快递公司员工,递给她一个深蓝色的快递信封,“夏小姐,是这样,我们快递公司接了一单特快专递,指定务必要在三小时内,送到你本人手上,因为你不在家,所以才冒昧地地这里等你了!”

    夏浅浅心中划过了一些诡异地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些诡异了?只好签了字,收了快件,又匆匆地进了她住的那栋楼,进了电梯……

    到了家门外,她按了半天的门铃却没有人应。于是,掏出钥匙,开了门……

    可是,找遍了家里,却不见程莎莎的影子!

    她慌得赶紧翻出包包的手机,想要打电话,却突然听见了霍承恩的声音,“夏浅浅,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