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浅,不要……

    ( )    医院门口,停了霍家的一辆黑色林肯房车,赵丽莹在后面的车门旁停了下来,气派十足地等着司机小张来给她开车门,不想门却自里面打了开来,“我倒是想知道,凯悦是什么时候开设了妇科门诊的?”

    是她熟悉的磁喑哑男声,与诺的清澈明净不一样,却是同样致命,同样好听,只是,赵丽莹却顿时吓得脸青唇白,一步步地往后退,话也说得结结巴巴起来,

    “承恩——你怎么——怎么来了——”

    却见霍承恩修长的双腿慢慢曲起、上抬,又“嚯”地一下落到地面,下得车来,则是一手插/进他的阿玛尼西裤口袋上,一手撑在车门顶上,拨的躯益发地高大而笔直,姿势也依旧迷人、帅气,

    只是睨着她的狭长凤眸,却是佞地半眯着,那灼灼的目光,就仿佛是要把她的体穿透似的,让她浑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承恩,我不明白——我就是在医院——做检查而已……”

    霍承恩的脸色是更郁了,如果不是在医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赵丽莹真不敢想像,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而绝不会是像此刻这样,隐忍着怒气,冷冷地斥了一声,“上车!”

    可是,赵丽莹哪里还敢上车啊?看霍承恩现在这个样子,分明是已经知道了,她和诺在酒店见面的事了,孩子流产的真相,估计也知道得八/九不离十了……

    她悲哀地意识到,自己的份败露了,他绝容不下自己再留在他边!

    再加上,她害得他和夏浅浅如今反目成仇,近乎是水火不相容,依他一惯的作风和手段,只怕,她受到的惩罚——

    赵丽莹光是用想的,就已经是不寒而悚了!

    于是,在霍承恩伸过手来,在外人看来就像是,要亲密地搂上她香肩的时候,她却猛地一下转,撒腿就向医院外面的马路冲了过去!

    ******

    赵丽莹发誓,她根本就没有要寻死的念头,她就只是想要跑路,逃离霍承恩的掌控的——

    可是,一阵电光火石之间,她的灵魂就被抽离出了躯壳,模模糊糊地,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尖叫,

    “啊,东风大卡撞人了……”

    而被撞的那个人,竟然是她!

    她的意识还在无边无际地飘着,看见天堂在向她招手,也看见了地狱使者的青面獠牙,她却只想逃!

    亲的死神啊,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还跟那个人说一句话。

    也许他是知道,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他,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他,“诺,我你!”……

    医院内的霍承恩也是惊呆了,看着那张和某人一模一样的脸蛋,就这样在他面前鲜血淋漓地倒下,一向冷酷无的他,竟然——

    是很害怕的!

    失神地喃喃轻唤了一句,“夏浅浅,不要……”

    不料,这闪神的一瞬间,却被人意外地捕捉到了,那人回去仔细地听了好几遍,确信自己听到的,真的是,

    “夏浅浅,不要……”

    他诡谲地狞笑着,将这一片段刻录了下来,又包装好,放进了一个白色的透明塑胶袋中,又打通了速递公司的电话,

    “你好,请到我这里收快递单件,地址是……”

    ******

    夏浅浅在小区门外靠着,任由心里胡思乱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她的行为真的太怪诞了,不时地就有人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饶是她再后知后觉,也仍是察觉到了。

    于是,又讪讪地往回走,坐电梯上了楼后,还没进家门,就接到了谌雷诺的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些愧意,声音低低地,

    “浅浅,真生气了?”

    要不然,也不会等他打第三通电话才接吧?

    谌雷诺见她不吱声,又闷闷地说,“对不起。你不要再像这样不理我了,好不好?”

    夏浅浅也不好再追究,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我没有不理你。”

    雷诺哥就有这一点好,肯认错,肯哄着她,不像霍承恩,就算明知自己错了,也绝不会在嘴上说,只会一步步地她妥协——

    呀,怎么又想起霍承恩了?刚刚他和雷诺哥不是才为了他吵了一架么?

    夏浅浅心里一惊,又生出一丝歉意,连忙又对着电话里说,“晚上不忙的话,一起吃个饭吧!”

    雷诺哥高兴了起来,“那我让秘书去订位置。”

    晚餐约在了莲花路上,那一间他们以前去过的VIP俱乐部西餐厅。

    那时候,雷诺哥还没有那里的会员卡,是夏浅浅强拉他去的,她没想得太多,只是因为那里格调幽雅,装湟也让她看得舒服。

    却不曾想到,雷诺哥为了这件事,受了父亲的一些奚落,后来,却是再也不肯陪她去了!

    大概也是受了很深的刺激,他这次从美国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着了秘书去办了一张VIP卡,让夏浅浅不知该怎么说他才好?

    晚餐的时候,谌雷诺起初还是小心、周到地伺候着,夏浅浅也一直挂着笑脸,彼此之间的气氛像是又回到了以前的融洽亲密……

    后来,他去结帐,回来时,却见他意气风发地,跟一些生意上的熟人打招呼,言语之间,颇有已将夏氏纳为已有的姿态。

    于是,就有些不悦起来,“雷诺哥,以后,我还是到公司上班吧!”

    谌雷诺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浅浅,我们结婚吧!结了婚,我就把手上的股份全部转到你名下。”

    他的意思是,如果她不答应,他是不是还准备吃进,她现在所剩无多的股份,吞掉她的夏氏咯?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