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口莫辩

    ( )    赵丽莹扬起一手就要挥下去,夏浅浅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不知怎么地,她突然就摔向了病旁边的桌子上,肚子正好抵在了尖尖的桌角上,顿时血流如注……

    储云雅扑了上前,一边扶起血淋淋的赵丽莹,一边按下了急救键,又心急地催促霍承恩,“承恩,快去!快去叫医生——”

    夏浅浅在愣了半秒之后,也连忙上前帮忙,反倒是霍承恩,像个局外人一样,冷眼看着她们三人手忙脚乱地……

    赵丽莹是委屈又伤心地哭了起来,“妈——”

    因为她和霍承恩马上就要结婚了,她就这样称呼储云雅了,虽然,霍承恩似乎并不以为然,不过,她的未来婆婆,显然比她的准老公好相处,她喊第一声“妈”的时候,储云雅就笑眯眯地应了下来……

    听见赵丽莹的哭泣,储云雅以为她是痛得难受,便柔声安慰道,“不怕,不怕,着点,孩子不会有事的——”

    赵丽莹却更是伤心地一边哭,一边摔开了夏浅浅伸过来扶她的手,“算了……承恩他——本来就没想要这个孩子……不然,现在也不会和夏浅浅一起过来,还任由她推我了——”

    储云雅这才想起这个罪魁祸首,转就狠狠地扇了夏浅浅一巴,“夏浅浅,你给我滚!我告诉你,我的孙子要没事就算了,要是有什么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浅浅被她扇得两眼发晕,却还是捂着脸,说,“我没有——”

    医生这时过来了,当机立断地把赵丽莹推进了急救室……

    储云雅这才缓了一口气,转,想去找医院院长。她和院长是相识,自然想替赵丽莹争取最好的物资设备。回头却看见夏浅浅也跟了过来,顿觉一口恶气堵在/口,新仇旧怨也全都涌了上来,

    “夏浅浅,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歹毒?!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们霍家断后才好呢?!是,你的孩子没了,的确是因为我不想要,你这个姓夏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后来,我又着你和承恩分手——可,就算你心里再怎么记恨着我,那拿我出气就好了,你冲丽莹撒什么气?!”

    夏浅浅原本只是,有些担心地跟过来看看,虽然,她并没有推过赵丽莹,可她到底还是流了血,又正在抢救,她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不过,储云雅的厉声指责,却让她感觉又冤又屈,“霍夫人,我真的没有——”

    储云雅正在气头上,哪里容不下她的辩解?正要再度发难,霍承恩终于说了话,“妈,医生不是正在手术吗?丽莹的孩子也不一定就会没了——”

    一句话,却又把储云雅的怒气点得更旺,“好!承恩,你要偏袒她,是不是?你现在为了她,连你妈也不顾了,是不是?”

    霍承恩只好搂着她的肩膀,轻轻地安抚着,“妈,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我哪里又不顾着你了?你哪一次说的,我没有照你的做?”

    不是他怕母亲,又或是不敢忤逆母亲,而是,父亲离世这二十几年里,他清楚母亲过得有多么辛苦,明明可以再找一个好归宿的,却为着他,又为着继续领用二叔给的生活费,她一个人独自过了,那许多年的寂寞与无助,如今,他终于大器有成,又怎么忍心让她受委屈和吃苦?

    储云雅的口气软了下来,“那好,看在你的面子上,要是孩子没事,妈也不想为难她,不过,承恩,万一孩子有什么不测,你也不要怪妈不通理!”

    霍承恩这时淡淡地瞥了夏浅浅一眼,她连忙说,“霍承恩,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推她——”

    他却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不知是同意了储云雅的要求,还是,应付夏浅浅的解释?

    三个人,就这样各怀心思地等在了急救室门外……

    那一盏红色的灯,一圈圈地闪耀着,也一下一下地牵扯着他们的心!

    霍承恩拥着储云雅坐了下来,夏浅浅却没敢坐,雷诺哥打来电话的时候,她就简单地交待了一下这边的况,他说马上就赶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却见到霍承恩嘴边噙了一抹鄙薄的冷笑,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冷了起来……

    等到医生一脸凝重地走出来,宣布说胎儿已经因撞击太猛烈,无法存留下来时,储云雅已经叫来了警察,要将夏浅浅移交法办,又打电话给她的律师,

    “方律师,你给我拟个起诉书,我要控告夏浅浅蓄意伤害我未出世的孙子……”

    霍承恩竟是半分阻挠也没有地,就任由警察将她带走了!

    储云雅指证说,她是因嫉成恨,见前夫要结婚,新娘子又有喜孕,一怒之下冲到医院,大打出手,恶意伤人的。

    夏浅浅一再解释说,自己并没有这样做过,又说,霍承恩可以证明,她是被他强拖着到医院来的,根本就不存在蓄意伤人的意图。

    法庭上,法官神严肃地问着证人席上的霍承恩,是否曾于某携前妻一共前往医院?

    霍承恩却是深深地,睨了被告席上的夏浅浅一眼,“没有。”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